紧接着萧旭琮用胳膊肘捣在他的手腕上,另一只手接住了往下掉落的手枪,枪口对准壮汉的额头。整个过程都很连贯,很迅速,壮汉显然有些懵。

  “宝儿的事你参与了,就必须得死。下去了,好好给我弟弟赔罪!”萧旭琮毫不犹豫的扣动扳机,鲜血溅到脸上,眼都没眨一下。

  还是迅速收拾现场,然后离开……

  第二天,街道上多了些巡逻的警车,各个出口都设了卡,往外走的每个人每辆车都彻查,私家车的后备箱也不放过。

  朝歌酒吧一夜之间出了两起命案,又被匿名举报有卖淫,贩毒,私藏枪械,更有人直接把王泽王科犯罪的视频发到了网上,朝歌酒吧直接查封,王泽王科两人也被带走接受调查,案子的重心似乎从凶杀案转到了王泽王科身上,受害者成了主要调查对象,这背后,肯定有使劲的人……

  欢乐时代KTV,杨盼办公室:“王泽王科已经折了,就剩下我们了。”杨盼明显的怕了。

  “萧旭琮背后有人!”那个人的语气有些颤抖,“这是奔着咱们的命来的。”

  “他太反常了,就算是有人在背后支招,他也该沉不住气的,这种事,他做不出来。”办公室的另一个人开口。此人陈煜天,白浩天手下一员大将,前几年因为失手杀害了一个民警,被白浩天藏到外地,但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只有当事人自己知道。

  “你的意思,有人在中间搅和?”那个人忽然感到眼前一亮。

  “王泽是什么人?他的后台比咱们都硬,但为什么进去了?为什么枪案发生的第一时间不是找凶手,而是追着被害人?这一切,都是偶然吗?如果没人跟着搅和,累死他也不会想到这么做,我们一起这么多年了,他什么性子我比谁都清楚,这事,肯定不是他做的。”陈煜天斩钉截铁的说。看得出来,他在这里的地位不低,至少能跟杨盼平起平坐,甚至更高。

  “这就难办了。”那个人长叹一口气,整个人都很乱,他实在想不出来zj市还有谁能在这个时候跳出来搅局。

  “他现在在哪?”杨盼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在家躺着,守着的人刚传来的消息,他没有离开过。而且安在他家周围的监控和小区的监控,都没有发现他出门的影踪。”陈煜天摊开双手,似乎有些不满意。

  “赶紧把你的人撤回来,快!”那个人忽然变得很激动,杨盼和陈煜天也是一头雾水,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酷匠v网永“u久V免0费看}J小W5说、

  “天,把你安排在萧旭琮身边的那些人赶紧撤回来,萧旭琮要动了,再不撤,就完了!”那个人平静了一下,抬头看着陈煜天,“他已经惊了,那些人和监控他早就知道了,现在时机也成熟了,今晚,他就得动,你的人,不能留,留下,就回不来了。”

  陈煜天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粗人,比萧旭琮还简单,遇事根本不走大脑,也不去想些什么事,更不会去分析什么人什么事,那个人的话把他说的云里雾里的,他反应了一会,还是照做了,开始给那边守着的人打电话。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您好,对方暂时不方便接听您的电话,请稍候再拨……”

  “出事了。”陈煜天拿着电话木然的说着。那边派出去的人,都是他这些年秘密培养的心腹,这一下电话都打不通了,肯定是折了,落在萧旭琮手里,根本没有生还的希望……

  “什么?”杨盼这会也反应过来了,萧旭琮会动手,但他没想过会这么快。

  “他们应该死不了,但皮肉之苦肯定是得受的。”那个人反而镇定了,“我这里抓着萧旭琮的命根,他会跟我换的。”

  “你错了,他宁可做掉他们,以后再另想办法从你手上拿出来,也不会跟你做交换的,他已经疯了,当初,就不应该点火。”杨盼的脸上全是懊悔,惹急了萧旭琮,谁都没有好果子吃,毕竟许昌的身份在那摆着,谁也不想挑战一下国家的司法机关。

  另一边,萧旭琮刚从朝歌酒吧回来:“朝儿,我这边完事了,干的利索点。”萧旭琮坐在沙发上,悠闲的喝着红酒,给守在他家外面的单子朝打去了电话。

  在陈煜天一开始安排人过去的时候他就知道了,因为在他家周围,已经被他安装了监控,360度无死角监控家的周围,甚至是整个小区,几乎一览无余。陈煜天的这点小把戏,对于萧旭琮来说就是小儿科。萧旭琮要想动脑子,那个人加上杨盼也不够他玩的,更何况一个头脑简单的陈煜天?

  他就坐在家里看着外面的人鼓捅,也不吭声,他要出门之前让单子朝带人包在他们的外面,等着他的消息。

  他回来,看到他们给陈煜天报信,他知道实际已经成熟:“朝儿,动手!小心点,别惊了他们。”

  “连这么几个人都处理不好的话,我还怎么混?”单子朝自信的笑了,然后招呼了一下自己的人,两个人一组,分工特别明确,那些人还没有察觉,两个人上前一个勒脖子另一个注射药品,很快这一帮七八个人全都昏死了过去,被单子朝藏了起来。等的就是陈煜天的电话,等的就是让他们乱!

  当陈煜天再打电话的时候,全部无法接通,仅仅差了不到一分钟,他辛苦培养出来的人都完了……

  “你们是谁的人?为什么要来我家?”萧旭琮看着眼前的一个瘦弱男子,有些好奇的问道。其实知道不知道是谁的人对他来说都没多大用处,他只是出于好奇,但仅仅是因为他的好奇,竟然牵扯出那么大的一桩桩血案……

  “想要要你命的人!”瘦弱男子盯着萧旭琮狠狠的说,那眼神,似乎要把萧旭琮吃掉一样。

  “不说吗?那你没有机会了。”萧旭琮谢谢的笑了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上出现了一把匕首,冲着男子的脖颈划了过去,男子瞪着大眼睛,渐渐失去了呼吸。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