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是谁?为什么要抓我?”薛囡囡被关在一个很狭小的房间里,但却没有见到任何人,她很慌,很怕。

  “薛囡囡,你挺能跑啊!”突然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走了进来,男子小平头,浓眉大眼的,穿着一身休闲装,看起来很精神。

  “是你?”薛囡囡惊愕的看着平头男子,“你们压根不打算放我走,在zj市不方便下手,跑这儿来毁尸灭迹吗?”

  “弄死你,还用费这么大周折吗?你值得我大老远跑一趟吗?”平头男子不屑的看着薛囡囡。

  “你想干什么?”薛囡囡突然意识到一股子危机感,比死亡更恐惧的危机感。

  “呵呵呵呵……”平头男子阴森森的笑了起来。

  “不要,求求你,放过我吧,不要……”薛囡囡顿时花容失色。

  /最NF新6章节+*上酷匠C网

  “你有的选吗?呵呵呵……”阴森的笑声传遍房间的每一个角落,薛囡囡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zj市:夜深人静,萧旭琮穿着一件黑色的立领长外套,戴上了假发,头顶带着一顶棒球帽子,完了还戴一副平镜,在脸上还贴了几颗痣子,打眼看上去完全认不出来。

  今晚,他将开始实行他的复仇计划……

  欢乐时代KTV:“这都好几天了,他怎么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那个王科到底靠不靠谱?”杨盼急得一点坐不住,萧旭琮,无疑成了他最大的心病,想除掉,没那本事,不除掉,还怕被反噬。

  “再等等,就快了。他沉不住气的。”那个人也很怀疑,王科倒地靠不靠谱?萧旭琮的背后会不会还有人?不然他为什么能沉住气?按理说宝儿死了,他应该很疯狂才对,但事实是他很安静,没有一丝要动的意思。

  “太不正常了,总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萧旭琮,变了。”杨盼都有些魔怔了,宝儿死了,萧旭琮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那股子亡命徒的暴戾之气愈加强烈……

  朝歌酒吧:今晚的生意出奇的好,简直是爆满,好久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了,整个酒吧的人都一个分两个使,因为实在忙不过来了。

  “先生您好,请问我能帮您什么?”前台美眉声音很甜的对萧旭琮说道。

  “我找魏经理。”萧旭琮轻笑,“我跟他打过招呼,麻烦再帮我叫一下他吧。”

  “行,您稍等。”前台美眉甜甜的笑了一下,拿起电话拨通了魏经理的内线,说明情况之后挂断。

  “哟,魏哥,好久不见,甚是想念。”老远就看到魏经理的萧旭琮率先跟他打招呼。

  “哎呀呀,来了也不早说,我得好好招待你才行,走走走,去我那里,咱俩好好叙叙旧。”魏经理以前没跟萧旭琮接触过,现在更认不出来了,只是碍于面子,人家很熟络的跟自己打招呼,他也不能丢了面子,愣是硬着头皮说了下去。

  “行啊,好久不见,魏哥连我都认不出来了。”萧旭琮点头,跟着魏经历去了楼上他的办公室。

  魏经理,只是名义上的经理,说白了就是个炮灰,朝歌除非别出什么事,一旦出事,他第一个跑不掉。

  “上次喝断片了,今天咱俩必须再接着喝!”魏经理很大方的递给萧旭琮酒。

  萧旭琮笑了笑,接了过来。

  “魏哥可是海量啊!”萧旭琮看不清表情的回了句,“就是不知道记性咋样。”

  “刷”魏经理猛然抬起头,看着萧旭琮的脸变得很怪异。

  “怎么了魏哥?我脸上有东西?”萧旭琮假模假样的摸了把脸,“宝儿魏哥听过吗?”

  “萧旭琮的弟弟?”魏经理心里已经犯嘀咕了,眼前的这个人到底什么来头?

  “呵呵,知道就好。”萧旭琮点头,“他死了,魏哥知道吗?”

  “好好的说这些干嘛?跟咱也没有关系,喝酒,喝酒。”魏经理生硬的转了话锋。

  “我就是萧旭琮,我来找你复仇了。”萧旭琮话音刚落,手上的酒瓶子“蓬”砸在魏经理的头上,这一下给他干懵比了。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萧旭琮的匕首直接划过了他的手腕处,两只手软乎乎的耷拉在魏经理的手臂末端,完全使不上劲了。

  “你是谁?想干什么?”魏经理以最快的速度调整自己,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些。

  “别急,我不会让你死的太快的。”萧旭琮笑得很碜人,魏经理忍不住的哆嗦了一下子。

  “怕了?当初就不要想方设法的排挤他啊!你好好对他能怎么样?他能害你不?”萧旭琮整个人都有些癫狂,连着“咣咣咣”的捅了他好几刀,但都是些无关紧要的位置。

  “记好了,老子萧旭琮,宝儿是我弟弟!”萧旭琮刚一说完,手上的匕首径直扎进了魏经理的脖颈,“到那边,好好的给我弟弟赔罪,有什么怨,来找我好了。”萧旭琮轻声呢喃,面无表情的抽出匕首,鲜血溅了他一脸,配上他的笑容,让人看了忍不住的转腿肚子。

  萧旭琮轻车熟路的收拾完现场,没留下一个指纹,脚印神马的。

  出了魏经理的办公室,萧旭琮又去了三层的一个办公室,里面的格局跟魏经理的都差不多,简单大方。

  “咚咚咚”萧旭琮先敲门。

  “来了。”里面应了一声,随后响起“塔塔塔“他走路的声音。

  “嘎吱”门开了,里面却没有人,萧旭琮皱眉,刚想往外走,门突然被关上了,一个壮汉手上拿着一把仿六四,黑洞洞的枪口直接对准了萧旭琮的额头。

  “老魏不认识你,我不一样,从一开始就是我弄你,在你进来的时候我们去,我就已经注意到你了。”壮汉脸色黑的吓人。

  “你吹牛逼呢?你开一个我看看。”萧旭琮笑着盯着这个不知道在哪见过的脸,语气带些玩味。

  “嘣…”壮汉直接扣动扳机,萧旭琮的身体以一种及不规则的形态躲了过去,但额头还是被擦伤了。他擦了下额头,一股子大难不死的幸存与侥幸。

  “该我了。”萧旭琮大跨一步上前,一拳打在壮汉的鼻子上,“啪嚓”壮汉的鼻子瞬间凹陷进去了,骨折的声音传了出来,壮汉愣是忍住了,一声没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