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市,薛囡囡在一个很偏远的地方租了一间地下室,每天几乎都窝在里面不出去。除非要买什么必需品,但也是速去速回。

  她总是担心白浩天和谢振林会追着她不放,所以她在她老家的时候取了一大笔钱,然后带着现金跑到了离着老家十万八千里的L市。

  就算是在这里,她也不敢到处乱逛,就连工作都不去找,她现在很敏感,也很惜命。

  夜幕降临,薛囡囡早早的上床躺下了,不多会就睡着了。

  两个身高体型差不多的男子从这个小区的围墙翻进来,奔着薛囡囡住的那栋楼的方向走了过去。

  “咱们两个能行吗?”一个稍微能瘦一点的男子有些哆嗦的问。

  “就一个小娘们,咱两个大男人干不过她?”另一个胖一点的男子很鄙视的看了他一眼,语气也极其的不屑。

  瘦男子没再说话,而是从手里不知道掏出什么东西还是对着锁孔咕咚。

  几分钟后,楼房的门上的锁“啪嗒”一声很轻微的声音开了。

  “嘎吱”胖一点的男子推了下门,顿时发出很怪异声音,吓了他一个机灵。

  “她真能跑,拿着那么多钱就跑这么个破地方,还住着这种破房子,竟然能跑地下室去,这是要做秀嘛!”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嘟哝着,因为这里住的人不多,位置又很偏,晚上来真的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辗转二十多分钟,两个人才找到薛囡囡住的地下室,然后那个瘦点的男子又开始捣鼓门w锁,“像这种普通的锁真的侮辱我的智商,都没有开的兴趣。”

  “你快得了吧,就你那点本事,也就开个这样的锁,真给你个保险柜你就瞪眼了,先干正事吧。”胖点的男子催促的说道。

  “你们是谁?谁派你们来的?”薛囡囡本来就不敢睡死了,一听到门上很轻微的动静,直接抄起桌上的水果刀,冲到门口,一脸戒备的盯着门口的两人。

  “有话好好说嘛,何必动刀动枪的。”胖点的男子笑着往前走了一步,“我们进去说好不好?”

  “别动,你们到底是谁?”此时的薛囡囡双眼暗淡无神,只是麻木的看着门外的两人。

  “我们是求财的。”胖一点的男子话音未落,一脚踹在她的手腕上,水果刀瞬间飞出。

  “啊--”薛囡囡俏脸一白,纤细的手腕瞬间肿起来老高。

  瘦男子手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块方巾,猛然向前一步,捂住了薛囡囡的口鼻,薛囡囡很快就不动了,两个人手脚麻利的背着她离开了……

  zj市:一个多月过去了,萧旭琮每天都窝在家里,看着他的人为他收集到的一份份资料,每天都要看上好几遍,仔仔细细地研究着上面的每一个人--他要制定一份完美的复仇计划。

  以前的他,做事从来不走脑子,直接简单粗暴的干,干完就跑路,还有许昌给他擦屁股。但现在他有了牵挂,他还有两个不到十岁的孩子,他得活着,他得照顾他们。

  天渐渐地亮了,萧旭琮揉了揉猩红的双眼,又是一夜未眠,忽然他想到了一个绝妙的计划……

  “西子,帮我办件事…”他迅速拨通一个名为“李树西”的人的电话,那段听着他的安排,时不时的应一句。

  挂断电话后,萧旭琮编辑了一条短信,群发了出去,很快收到了几乎一样的答案。

  萧旭琮看着手机,突然之间笑了,他自认为这个计划很完美。

  要关上手机的时候,萧旭琮突然看到了壁纸上一家三口的合照:薛囡囡一脸幸福,萧文越在他俩中间紧紧拉着两人,把开心幸福都放在了脸上,另一只手几乎下意识的从口袋掏出另一张全家福:方宁站在他的身边,紧紧挽着他的胳膊,萧杰被他俩抱着,真的是把眼睛都笑弯了。

  两次婚姻,两个女人,两个孩子,这几乎是他的全部了,但到最后,好像身边只剩下了萧文越……

  欢乐时代KTV:“他太平静了,这不正常!”老人也有些坐不住了,在他的认知里,萧旭琮现在早就应该有所行动了。但他忘了,萧旭琮还有孩子,他图的是安稳。

  “要不,再给他加把火?”杨盼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他身边,还有谁是你能够得到的?”老人缓缓摇头,“萧文越每天上放学,甚者连学校里面都有他的人,你觉得你跟萧旭琮手底下的那些人有的拼吗?”

  “是啊,这个不要命的,手底下全是些亡命徒,可真不好惹。”杨盼耸了耸肩,“都是人命喂出来的,我只是一个KTV老板,跟他拼不起。”

  “王泽,我就不信他能坐住了,现在最急得是他!”老人忽然想起了什么,“只要咱稍微一使劲,他肯定得上,那时候,就有好戏看了。”老人说着笑了起来,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来。

  “他就一定会答应吗?”杨盼反而半信半疑。

  “他现在没什么别的想法,就是一门心思的想要给他儿子报仇。人呐,很容易被仇恨冲昏头脑的,尽管他这些年衰落的很大,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让他打头阵,最好不过了。”

  “可是这样等于我们也把他给得罪了,他能罢休吗?”

  Mg酷匠网唯一正r版/G,:D其他都|是‘X盗}_版I{

  “他能赢萧旭琮,但是惨胜,他还有什么力气来对付我们?除非他不要命了。”

  ……

  十分钟后,杨盼走了出来,开始给人打电话。

  “天,来活了。干完大奖!”杨盼笑呵呵的给人说着,那边一听大奖,顿时来了兴趣,把手上的事都放下,坐住了身子好好听着,生怕漏了一个标点符号。

  “行,我知道了,盼哥。保证给你办的漂漂亮亮的。”叫天的人听完杨盼的话,笑着应了下来。

  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杨盼都是在找人做事。

  平静了这么久的zj市,终于要热闹起来了,这仅仅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真正的疯狂,还在后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