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再次把帽子扣到脑袋上,结果还是很小,一气之下直接抓下帽子,用力一拉,拉断了后面的扣子,然后再戴到头上,这样就舒畅多了。

  “奶粉香肠是不良产品也就算了,军训服也不良产品,这个世界我慌了!”说着我一脚踢开厕所门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

  走回教室的路上,一群人都盯着我看,我都不忍心看我自己的着装,我怕我自己都看哭了。

  一把推开教室门,发现里面的人都不见了,再出门一看,别的班都陆续的走向操场,我直接走向操场。

  由于军训都穿着迷彩服,望过去一群人都一个样,我都辨别不出哪个才是我们班。

  我撇着脚,时不时用手去抓裤裆,实在是太紧了,走路像只鸭子一样。

  n酷匠网@M正%版,M首发.

  在一群人的好奇和惊讶的眼光下,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班级,连忙排到陈狗后面。

  “大头,你去哪里了?”陈狗的帽子还是压不住他逆天的飞机头,“老班找你好长时间了,马上开集会了。”

  “厕所换衣服去了,怎么那么早就要集会了?!”我的手还在不停抓着我的裤裆。

  陈狗转过头来看着我,直接笑了出来,“大头你玩紧身的诱惑啊,还有,你下面是有多寂寞难耐?!”

  我没去理会陈狗,我知道我现在的行为的确很不雅观。

  接下去,就是升旗台上面站着的校长和部队排长给我们讲话。

  在一串流利的普通话加土话的演讲下,我们的军训正式开始了。

  我们的教官是一个眼睛很小,装的很高冷的一个人,女生都叫他龙哥。

  一上午除了走正步就还是走正步,这些我都在初中学过,所以根本没用心去学,眼神时不时的飘向前两排女生,寻找着我熟悉的身影。

  “看什么呢,大头。”旁边的陈狗戳了我一下。

  “看风景,羡慕吗?”

  “滚犊子,找田鸡呢吧?”

  “今天怎么就找不到她了呢,即使一堆人穿着迷彩服,按理来说,老子应该还是能凭着感觉找到的啊?”我一边有气无力的踏着正步,一边愁眉苦脸,“奇了个怪了!”

  “后边两个偷偷讲话的男生给我出列!”教官的声音要死的响。

  我和陈狗两个人默默的走了出去,我的目光还是在女生群中徘徊。

  “你们两个给我站到前面来,看看人家怎么走的!”教官面无表情,“原地踏步,齐步,走!”

  我们走到了前面,面对着队伍站在最前面,这个时候我一眼就看到了田鸡,第二排最左边。

  我的天呐,她穿着床单来军训了啊,脚上的鞋子跟随时都会飞出来那样,看得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大头,你们还没在一起就换着衣服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