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连忙从田鸡身上爬了起来,春凤瞪着我让我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我都不敢回头看地上的田鸡一眼,因为从开学到现在,包括我们开学的打架,春凤从来没有发过那么大的火。

  这个时候,一只大手伸了出来,一把拉起了地上的田鸡,陈狗拉起田鸡后,还用手拍了拍田鸡衣服上,裤子上的灰尘。

  然后陈狗就插着口袋站在一旁,还甩着刘海。我白了他一眼,一脸的鄙视。

  弯腰顺手捡起掉在地上的军训服,直接回到了座位上。

  “你们看看你们,就用这种态度和这种纪律去面对军训吗?”或许是春凤真的生气过头了吧,也没有多骂我们,只是跟班长嘱咐了几句接下去该做的,然后就走出了教室。

  这个时候陈平凑了过,“大头,我说你也不用这么饥渴吧。”陈平对着我挤眉弄眼的,“在教室里直接就把人家扑倒了?”

  “对啊,你他妈是有多饥渴!”这个时候楠走了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脸坏笑看着我。

  我没有理会他们。

  傍晚放学回家,我随手把军训服一丢,走进厨房,看着老娘正在翻弄着平底锅,旁边煤气灶上面还放着一个锅,不知道里面炖着什么汤,只知道香味扑鼻。

  手贱想偷点菜吃,偷偷摸摸的抓了一颗刚刚出锅的螺丝,放在嘴里使劲的嗦。

  “臭小子,每次都不洗手偷菜吃,跟你爹一个德性!”

  “对啊,儿子像爹,金子打墙,你教我的。”我嘴里还在使劲嗦着那颗螺丝,含含糊糊的回答了我妈。

  “就知道嘴贫,这一点就跟你爹一模一样!”

  “对了,要军训了,军训服等下帮我洗一下,然后晚上用吹风机吹干。”我还是没有嗦出那颗螺丝。

  %最G新章|^节}上/3酷$匠!网b

  “那还洗什么,直接穿不就得了,就知道让我多干点活!”老娘还在炒着菜,头也没回。

  “你知道的,我有洁癖的。”

  “知道了,等下洗。”老娘还是答应了我。

  我朝着垃圾桶用力一扔,那颗螺丝抛物线进桶,他妈的嗦了半天嗦不出!

  吃完晚饭,我躺在沙发上,老爹坐在我旁边。

  “最近在学校怎么样,有不有犯错误?”我爹头也不抬的,眼睛一直盯着手机屏幕。

  我在那么窄小的沙发上翻了个身,望着天花板,脱口而出“没有!”

  “哼!”我爹冷笑一声,“你在学校的动作我都一清二楚,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头还是低着,眼睛还是盯着手机屏幕没有离开过。

  “你好厉害哦!”我懒洋洋的回了我爹一句。

  “那是比你厉害一点。”我爹把脚抬了起来,放在了茶几上,放下了手机,一副牛逼的样子看着我。

  我直接从沙发上坐了起来,表示很不服,“谁告诉你,你比我厉害,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听过吗?”

  “姜还是老的辣,听过吗?”老爷子悠然的拿起了茶几上的茶杯,抿了一口。

  我当场就不乐意了,还想着反驳呢,我妈就在楼上叫着我,“你的军训服好像有点问题!”

  我当时脑子一热,想都没想,“随他去,军训服都这样!”,然后又跟我爸开始了辩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裙下霸气说:

喜欢书的朋友顺手送个挖掘机,每天撸一撸,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