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赡部洲,武玄山,刑堂深处。

  “你可认罪?”一个颇具威严的声音响起来。

  “我无罪可认。”被四个弟子牢牢按死在地上,无法动弹的少年冲那个声音来处,呸了一声,“冥顽不灵,来人,废他脚筋。”

  “啊——”少年惨叫出声,面容疼得都扭曲了。

  “黄子昂,你可认罪?”那个威严的声音继续问道。

  “我不认。想让我认我没做过的事情,你休想。”黄子昂咬牙忍下了这股剧痛,仍然是一脸刚毅不屈。

  “很好,有个性,有骨气。不愧是我武玄门百年难遇的练武奇才。”另一个声音响起,接着一个中年道人从暗处走了出来,对着黄子昂拍手称好。

  黄子昂咬牙骂道:“我就知道是你,我一猜就是你。柳聚沙,你好卑鄙。”

  那个中年道人国字脸,剑眉星目,一派道貌岸然,浑然不像是少年所喝骂的那种人。柳聚沙摸了摸垂至下颌的胡须,笑道:“黄师侄,你的傲气、你的风骨真是令我佩服之极。可惜啊,你落到了我的手里。”

  黄子昂骂道:“贼子,你莫让我得了机会,不然定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柳聚沙点了点头,同意了黄子昂这句话,说道:“我信。你可是我武玄山百年难遇的习武奇才,若让你脱了困,还真就没有人能制住你。所以,我不会给你任何机会。”

  黄子昂怒喝道:“狗贼,我义父待你如兄弟,你竟然这般残害他。”

  柳聚沙笑了,心情愉悦之极,说道:“这点你就错了。黄师兄待我亲如兄弟,我也视他为挚交手足。我们向来兄友弟恭。反倒是你这个黄师兄的义子却狼心狗肺,竟然下毒杀害自己的义父,真是禽兽不如。”

  黄子昂明知道自己的陷害的,也明知这柳聚沙是专说这些来气他,但心中仍然是忍不住怨怒之极,一时气难通顺,口吐鲜血。

  最新#t章节-l上pv酷匠网i●

  柳聚沙摇头道:“哎,现在悔了?可怜迟了。黄师兄本来只是中了落痕霜之毒,若是解得及时,还能救回来的。可惜啊,我未能及时赶至,才令得师兄饮恨于你这逆子之毒手。可悲,可叹呐。”

  黄子昂看着这柳聚沙这般表演,心中绞痛不已,蓦然间满腹怒意难抑,瞬间挣开了那四个按住他手脚的弟子,双手猛然往地面一拍,便电也似的扑向柳聚沙。

  柳聚沙不料这少年被废了脚筋竟然还有能力发动这垂死反击。柳聚沙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被黄子昂欺身扣住了脖颈,一股寒意瞬间涌上了柳聚沙的心头。

  还没等黄子昂手中用劲,蓦然间一声大喝,只见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柳聚沙的身侧。那人平平推出一掌,便拍在了黄子昂的胸膛。

  黄子昂只觉得一股如山巨力轰在了胸膛,咔咔几声怪响之后,少年心中悲凉,他知道这一掌将他浑身骨头都震碎了。

  黄子昂的身子被掌力轰出了数丈之远,才堪堪停了下来。

  柳聚沙看了救他的那个人一眼,心中庆幸,还好自己事先将他收扰过来了,不然这次说不得就栽在这个小子手里了。柳聚沙修为高出少年许多,只是他太过大意了,忽略了一个人在怒到极致的暴发。

  柳聚沙虽然并没有受伤,但也觉得丢了颜面,喝令道:“把那小子拖过来,斩断他的手筋。”

  黄子昂全身筋脉被废,脚筋也早被挑断,如今全身骨骼也被震碎,完全无法动弹了。只得瞪着眼睛,用怨毒的眼光看着那些挑他手筋的人。一个弟子竟被黄子昂的这个眼神看得心里发麻,不敢下手。

  柳聚沙一脚踢开那些被吓住了的低阶弟子,抢过刑刀来,亲自割断黄子昂的手筋,然后一刀插在黄子昂左手手背上。

  柳聚沙笑道:“黄师侄,你真是给我太多惊喜了,这都能让你抓到一丝半缕的机会,看来还真不能让你活下去了。”

  黄子昂早无视了这般剧痛,只吼道:“声聚风,这便是你说的秉公处置!!!”

  出手击退黄子昂的正是一手擒住黄子昂的刑堂长老声聚风。声聚风沉吟不语地看着黄子昂,眼中满是冷酷萧杀之意。

  柳聚沙一掌击在黄子昂脖颈处,然后站了起来,向声聚风行了个大礼,道:“多谢声师兄相助了,不然柳某还真就要命丧于此子毒手了。”

  声聚风冷眼看着柳聚沙,说道:“若不是为了武玄门,我也想掐死你。”

  柳聚沙丝毫不以为意,反倒笑意更浓,说道:“犬子柳昂扬向来倾慕声师兄爱女,不知何时能有喜事呢?”

  声聚风对柳聚沙道:“莫要自作聪明,我声某人不是你能拿捏的。若不是长尊会通过了你这龌龊之法,我岂会做出违反原则之事。”

  柳聚沙夸奖道:“声师兄向来刚直,此子弑父之恶行也是铁证如山。你看,是不是早些结案。”

  声聚风指着黄子昂道:“他可没有认罪。”

  柳聚沙笑了,说道:“他弑父之行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当时在场所有人都能做证,这点声师兄不会是想推翻吧。再说了残杀四剑盟主之子,这可是他亲口承认的罪状,单这两条,还不能定他死罪么?”

  声聚风皱了皱眉,沉想半天,甩手道:“随你便了,老夫不想管了。”

  柳聚沙笑道:“这可不行,刑堂向来是声师兄掌管,没有你的批字,这案论可不会有人相信。”

  声聚风冷笑道:“你莫要太猖狂,你真以为黄家没人了么?”

  柳聚沙脸色微变,这才想了起来,黄家除了黄聚楼和黄子昂,还有一个人极为棘手,那人就是黄聚楼之妹——黄聚凰。

  黄聚凰虽是挂名在武玄山,也是三大长老之一。其实甚少在武玄山出现,因为她的真实身份却是武林一位传奇人物的关门弟子。此女性情如火,疾恶如仇,而且极为护短,若是让她知道了这件事,恐怕柳家便有难了。

  柳聚沙面色很快恢复了正常,阴笑道:“不妨,黄聚凰再如何厉害,我也有应对的方法。至于黄聚凰身后的那个人,我也早有应对之策。声师兄就不须我为操心了。”

  柳聚沙从怀中掏出一张早写好了的案卷,对声聚风道:“声师兄,下案论吧。”

  声聚风接近来,看了看这张纸上所写内容,脸色蓦然难看起来,但最后还是长叹一声,签下了他的大名,用上了他的掌刑大印。

  …………

  “武玄山内门二代弟子黄子昂,恃宠而骄,目无尊长。于月前残杀四州剑盟盟主之子。又因不服掌门处置,竟怀怨在心毒弑了掌门。在事后毫无悔改之意,竟然偷得武玄山内阁秘藉,杀害数名守山弟子逃下山去。三日前刑掌长老声聚风已将逆徒黄子昂擒获,并确认其罪状无误。依我武玄山千年门规,黄子昂应判三废之刑,并投入后山暗渊。谨至,声聚风暨长尊会同印。”

  柳聚风召集了武玄山内外门所有弟子,以及长尊会五老,再加上武玄山三殿四堂七位掌权长老在武玄山正殿太乙真殿之前,当众宣读了黄子昂的罪状。

  罪状方宣,底下弟子便一片哗然。

  “真的假的,黄师兄怎么会是弑杀掌门的凶手呢?掌门可是他的义父啊。”

  “你懂什么,掌门无出,只有这个义子。掌门一死,岂不就是他登上掌门之位。”

  “胡扯,就算是掌门死了,也是副掌门代位,哪有义子继位掌座的,你当这是朝庭么。”

  “你们知道什么,我可是亲眼看见了。掌门初时中毒并没有即刻身亡而是用内力逼住了毒,可是那黄子昂狼心狗肺,竟然还阻挡别人去救掌门,这才导致掌门毒发身亡。”

  “居然惩罚得这么重,三废之刑也就罢了,居然还投入暗渊?!!这姓柳的实在是太毒了。”

  “就是啊,那暗渊本是祖师用来豢养妖兽和阴魂地方,只有一代弟子升为长老的时候,才作升级考核之地而用的。这姓柳的,恁得如此歹毒。”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这黄子昂犯下如此大错,哪怕是千刀万剐也不为过。”

  “真是无知,是个人都看得出这是姓柳的在捣鬼了。那掌门之位,他不晓得眼红了多少年。”

  …………

  黄子昂被绑在一个高架之上,漠然地看着下面的人群对他议论纷纷。

  那些人的眼神,或鄙夷、或痛恨、或同情、可怜悯……黄子昂却替那些人觉得可悲,他们只不过是一群羊,不需要真相也不需要反抗。这些人只听从上面的人的命令与宣告,并奉为真理,和一群猪有什么区别。今日是我黄子昂落到了这般境地,他日不知道又是哪个赵昂、李昂了。

  黄子昂又觉得自己很可笑,已经沦为一个废人了,居然还有闲心去想这些事情。

  三废之刑,是武玄山处置门内叛徒的重刑,即是废去武功、废掉筋络、废断根骨,意在彻底断绝一个人的习武根基。

  执刑弟子将黄子昂从高架上解下来,然后押解到了后山的一处深不见底的悬渊边上。数千的武玄山两门弟子都跟着前去观刑。

  柳聚沙又是一通义正严的煸动之后,下令道:“将这逆徒抛入暗渊深处。”

  黄子昂冷冷地盯着柳聚沙,怨毒如蛇,令柳聚沙不禁有些许的胆寒。

  柳聚沙喝道:“还不推他下去。”

  两个执刑弟子对黄子昂小声说道:“黄师兄,我们也只是奉命行事,希望你莫怪我们。”

  黄子昂大吼道:“姓柳的,我还会回来的。”

  柳聚沙身体莫名打了个寒颤,狞声道:“快抛他下去。”

  黄子昂四肢被废,无力反抗。身体一空,便被抛下了暗渊。

  黄子昂越想越不甘,不禁费尽最后一丝力气,吼道:“姓柳的,吾必杀汝——”

  这一声长啸,在暗渊持续良久才慢慢消去。

  柳聚沙立在暗渊边上,心中冷笑道:“你武功已废,四肢也已残,你还想在暗渊里活命?简直是妄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