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能败!

  我不能死!

  我绝不能放弃!

  我绝不能屈服!

  我还有仇要报,我还有梦想要完成。

  我怎么能就这样死在这里,背负着那样的污名。

  黄子昂咬紧牙关,努力使自己睁大眼睛,左腿奋力一踢,正中一个向他靠近的武门弟子。那个弟子顿时倒飞出去撞倒数个布着剑阵的玄门弟子。

  立在黄子昂身后的武门和玄门弟子,见机便从黄子昂的背后偷袭。黄子昂猝不及防背后中了两剑,原来结痂了的后背顿时又血流如注,倾刻间将原来就黑红一片的衣衫再次染透。

  黄子昂扭身一个横扫,踢爆了那个偷他后背的弟子的头。再借这一脚之力划了个半圆带倒了一大批。

  真是没完没了。黄子昂背靠着一根庭柱,恶狠狠地盯着那些层层围攻着他的武玄山双门弟子,心里涌起不妙的预感,恐怕这一次是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黄子昂长喝一声,唤起了几分心底的胆气,二十二式罡仙拳劲凝在手上,如同一条对敌的毒蛇,随时会扑向敌人的咽喉。

  “帝子”黄子昂本是武玄山这一代弟子中的天才式人物,三岁习武,五岁通玄,十二岁便学遍了武玄山中武门与玄门所有武学,并在天东四州的武道圣会中夺得魁首,人称“帝子”。彼时黄子昂在武玄门中正是天之骄子,行走江湖亦是万众瞩目。不曾想短短的半个月后,竟然就沦为了残杀盟友,欺师灭祖、弑杀掌门的宗门叛徒、武林败类。

  黄子昂暗骂了自己一句,迅速的收起了这些心思,眼前的情况才是目下最需要思量对策的。可是他实在是太累了,自半个月前他从武玄山上杀下来,他便没有休息过,大战小战不下百余场,而且还要小心提防不少侠气凛然的江湖侠士的偷袭暗算,这一路走到这里,真是已经筋疲力尽了。但是黄子昂仍旧不能睡,不能闭上眼睛,因为这一睡、这一闭上眼睛就有可能被这些人杀死,再也不能报仇雪恨。黄子昂一路逃命,就是想回他的老家寻求庇护,可惜最后还是在这个破庙里被数百名武玄山弟子给堵住了。

  黄子昂用力擦了擦眼睛,抹去眼皮上结着的汗水和血块。这样下去真就得死在这里了。

  那些武玄双门的弟子又重新围了上来,黄子昂后悔方才没有他们手里抢一把剑来,不然的话这个时候能用那套节省体力的清微剑法。自己现在使的二十二式罡仙拳劲是武门品阶最高的一套功法,使用出来杀伤力极大,而且每一拳打出总会带着拳劲,能给他清扫出一小片无人范围,这样就能大大避免别人对他的暗算了。只可惜这门功法太过于损耗体力了。

  那些个武玄又门北子眼见黄子昂的眼睛时睁时眯着,想来已是疲惫不堪了。终于有两个弟子壮起胆子,长剑一甩便从两个方向刺向黄子昂。

  黄子昂心中冷笑,这一式“抚风分月”还是自己改良过的呢。

  白虹贯日——黄子昂一拳击中左侧来人,那弟子顿时口喷鲜血倒飞了出去。

  苍鹰击殿——一招未尽,黄子昂便击飞一个,随即黄子昂迅速变招又是一拳打出击中了另一个袭向他的弟子。这个人同样是吐血倒地的命运。

  *酷匠网◇t唯d;一:正版,其F他{都,n是)盗E版'

  这次黄子昂学聪明了,趁机夺了一柄长剑在手。黄子昂用牙齿在衣袖处撕下一块布来,将剑柄与右手紧紧缠在了一起。然后抬起困兽一般的凌厉狠绝的眼神,那些武玄弟子早被黄子昂的凶悍给打怕了,一个个地只是围着却不敢再靠近。

  开玩笑,黄子昂赤手空拳的时候就了结了他们二十多人,此时手里有剑,那更是令人胆寒了。谁都知道黄子昂已是强弩之末,但谁也不敢当这第一个扑上去送命的人。

  一时之间,黄子昂与剩余的七八十个武玄门弟子僵持住了。

  蓦然间一声清啸从破庙之外传来,紧接着一道紫影闪过,大袖狂摆带起一股罡风瞬间将黄子昂刻意盈造的那股凶悍之气给扫荡干净。随后这人再并拢左手食中二指往黄子昂眼睛戳去。

  黄子昂大惊,立即反应极快的向那人刺出一剑。来人冷哼一声,双指一收便夹住了剑尖,再猛然一收,便缴下了黄子昂手中的长剑。

  黄子昂心中一凛,来人不简单啊。随即黄子昂便似炮弹一样射了出去,手中积攒着下来的力量都集在手中,靠近来人之后,喝道:“气冲天斗。”

  来人眉角微皱,随即大袖一摆,转正身子直迎黄子昂这奋力一击。

  黄子昂虽然不清楚来人是怎么样的,但是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就算来人再有别的什么算计,也逃不了这一拳。

  “中——”

  这一拳正中来人胸膛,可惜却没有黄子昂想象中的来人重伤倒地的情景。这一拳竟是打在了棉花之上,毫无效果。

  “化海为空?”黄子昂心中大骇,这是武玄门长老才会有“空海玄功。”

  来人笑道:“不错,好眼力。”

  话未完黄子昂腹中传来一阵剧痛,令人几欲昏厥。

  来人从黄子昂的腹部收回拳头,笑道:“我的这招气冲天半如何?比你的丝毫不差吧。”

  黄子昂捂着腹部,倒在地上吐着酸水和腹中於血。

  “咳咳……”这一拳的力道分明比自己的还要强上三分,黄子昂虽然因为疲惫,神经不甚敏感,但他却感觉到了这一拳绝对伤了他的五脏六腑。

  黄子昂咬紧牙关,说道:“不过如此。”

  黄子昂道:“有本事就接下我的这一拳吧。”

  黄子昂拼尽残存的一些力量,双膝下蹲,猛然间弹起,这次是双拳同出。

  来人冷笑道:“强弩之末,困兽之斗。”说完也是同样的姿势,同样的两拳打出。。

  四只拳头,带着四股劲风在半空里撞在一处。空气中瞬间炸开一阵爆响,站得近了些的弟子竟然被股劲风给推得倒走数十步。

  黄子昂本就撑不了多久了,这两拳又损耗了残存的体力,“哇”地一声又喷出一口鲜血,身子倒飞出去,撞到了庭柱才停了下来。

  那人也是倒退了几步,一脸惊疑地看着黄子昂。“果然不愧是‘帝子’,到了这个地步居然还能打出这等拳劲来。声某佩服。”

  黄子昂颤颤巍巍地爬了起来,单膝支撑着自己以防再倒在地上。黄子昂这才看清了来人,竟是武玄山三大长老之一的律刑长老声聚风。此人向来不苟言笑,但又行事狠辣,主张重刑治山,是武玄山三代弟子中的梦魇。

  黄子昂咳尽了喉间血,笑道:“真是难得啊,想不到我一个小小的二代弟子,竟然劳了声长老的大驾。”

  声聚风看了黄子昂一眼,目露异色说道:“你或许不知道,你现在已经是整个江湖的名人了。江湖中人都在盛传武玄山的一个二代弟子,竟然单枪匹马闯过了七星剑阵,破了九宫迷林,杀退了十数波追杀,独战武玄八杰并从他们的手底下逃得性命。你这帝子之名,想来会成为江湖中的传说了。”

  黄子昂冷笑道:“想必江湖中人听到的更多的是,此子心性狠毒,残杀四州剑盟盟主之子,毒杀本派掌门,并且携带本派秘籍叛逃下山吧。”

  声聚风定定地看着黄子昂,这个弟子本来是武玄山的骄傲,也是武玄山重振雄风的希望,武玄山的长尊会也是对他寄于厚望,谁曾想命运如此弄人,不过半月光景却成了这般配境地。声聚风自然不信黄子昂会毒杀掌门,但是敌不住“铁证如山”啊。

  声聚风按下心底的这些乱绪,说道:“黄子昂,你认输吧。”

  黄子昂咬牙切齿道:“我没有与谁赌斗,何来认输一说。”

  声聚风眯了眯眼睛,若在平时声聚风真是要为这孩子的傲骨而拍掌,但是眼下声聚风却是对黄子昂不合作的态度恼怒不已。

  声聚风道:“你如此顽抗,逃不过一死的。随我回山门,无论事情结果如何,我保证禀公处置。”

  黄子昂朗笑了几声,却被胸中剧痛打断,只得按了按胸膛说道:“对不起,我对你的禀公处置不感兴趣。我怎么知道你和那个人是不是一丘之貉。”

  声聚风也被说起了火气,喝道:“你真要自寻死路么?”

  黄子昂说道:“就算死,我也要站着受戮。绝对不回去,跪在那个人面前求饶。”

  声聚风本就不是什么有耐心的人,只是因着这孩子是掌门师兄的义子才一再劝说,想不到这孩子竟然如此顽固不化。

  声聚风下最后通牒道:“我只问你一次,跟不跟我回宗门。回去,我自会给你做主,不至于冤枉了你。”

  黄子昂呸道:“要么带我的尸体回去,要么我们同归于尽。”

  声聚风的火气再也压不住了,喝骂道:“好大的口气,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天外有天。”

  声聚风双臂一展,衣袍便无风自鼓,一个苍鹰翔天便欺身掠向黄子昂。

  黄子昂已然到了极限,但还是咬紧牙关站了起来,双拳一并再旋个半圈在左后身侧,眼中满是决绝之意,竟然真是一副同归于尽的姿态。

  眼见声聚风接近,黄子昂不躺不避直接迎面而上,双手急旋轰向声聚风。

  “拳崩山河。”

  声聚风看着这一明显带着鱼死网破、破釜沉舟之意的拳劲,心中叹惜啊,这么好的苗子却是硬生生的毁了。

  声聚风也是不躲,竟然在半空中滞住了身形,也是同样的一拳打出,只是速度远远快过黄子昂。

  又是四拳相交,拳劲在半空中爆响,震得观战的武玄门弟子无不掩耳。

  黄子昂身体再次倒飞出去,撞碎了两根庭柱才停了下来。

  黄子昂这次却再也爬不起来了,口中不断有血沫涌出,身子再也无法动弹了。

  这便败了?这就要死了?好不甘心啊。黄子昂躺在地上,泪止抑不住地流了出来。

  声聚风看了黄子昂一眼,说道:“带他回宗门。”

  两个武玄山弟子立即取出锁链来要穿黄子昂的琵琶骨,声聚风道:“不必了,他现在已经没有反抗的力气了。”

  黄子昂意识渐渐模糊,眼皮也越来越重,很快便昏死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