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主治医生走后我百无聊赖,但是想一想明天我便可以出院了所以也就释怀了,于是我玩了会手机而后就收拾了收拾衣服准备睡觉了。

  但是可能是白天睡觉睡多了,再加上唐雪柔她们送来的食物味道确实不错,此刻感觉有些涨肚,翻了几下身子也没有睡觉,而白天那些奇怪的事情再次出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老妈显然还记得有周明这号人物,而孙武却已经忘记了周明的存在,不过我也赶忙安慰自己可能是学校为了封锁消息,所以才让孙武对此绝口不提的,然而再仔细想想却也是不可能,毕竟要封锁消息的话孙武应该直接给我开门见山的进行挑明,而不会拐弯抹角甚至找一个如此拙劣的借口来搪塞我。

  “哗哗哗”一阵病床轮子的声响从寂静的走廊上响了起来,一点一点接近我这里,而到了我所在的病房之前忽然间戛然而止,紧接着房门“嘎吱”被推开一条缝,一个身影拿着一个手电在房间里照射片刻,确认我已经睡着了之后那个身影明显松了一下,而后慢慢退了出去关好了房门,病床车的声音再度在走廊上响了起来,而后越来越远,最后完全消失了。

  我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然而一股尿感随着我的忽然放松涌了上来,我借着手机微弱的灯光拿起了衣服披在身上而后准备出病房,但是就在我接触门把手的那一刻我不由楞了一下而后把手收了回来,趴在门上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动静,确定没有人经过这才将门打开了一条缝隙,像一只泥鳅一般滑进了走廊死角处的一处黑暗中。

  走廊的医用灯散发着一丝丝冰冷的气息,可能是已经是午夜的原因,所有的房间全部漆黑一片,没有一丝光亮的痕迹,更没有一分声响。

  安静清冷,死一般的寂静。

  我愣了片刻,而后只觉得膀胱一紧,这才想起了自己此次出病房的目的,转念一想反正明天我就要离开这个鬼地方了,也就没有再去计较那么多,蹑手蹑脚的走向走廊的尽头去寻找厕所。

  然而寻找一圈过后,我并没有发现有厕所标志的房间,所有的门都是一样的,上面全部大大的用红笔写着病房的门号,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出了一丝丝诡异的气息。

  “憋死我了,”我不由得再次加快了脚步,心想这层没有厕所我便到下层去找,瞬间将医生给我的所有叮嘱全部抛之脑后,借着昏暗的灯光朝楼下走去。

  )=酷o=匠网z正◇#版…Z首/4发V》

  楼下的部局和我居住的那一层布局兼职大相径庭,整条走廊之上两边墙壁光秃秃的,没有任何一间病房的迹象,昏暗的灯光照射在水泥板上更加显出楼道的死气,走廊的尽头黑漆漆的根本看不清有什么东西,我当下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祈求在走廊尽头可以找到类似安全通道之类的地方可以让我方便一下。

  愈靠近那个尽头,我只感觉一股冷气刷刷的从走廊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喵”忽然不知道从何处传来了一声猫叫,原本神经就比较紧张的我差点被吓得小便失禁,我四处张望了一圈,只见医护值班台方向一扇窗户“当当当”的被风刮得作响,医护值班台上空无一人,一只肥硕的黑猫正蜷缩在椅子上打着盹显得十分惬意。

  “死猫,”我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而后随便从台子上拿起了一本书砸了过去,那猫惨叫一声而后直奔那个开着的窗户,灵巧的翻了出去,我翻了个白眼准备继续前进,然而这时候我却发现手上就在刚才抓书的那一瞬间弄了一手的土。

  这引起了我的注意,我不由得靠近那些桌子和墙壁柜上的东西仔细看了起来,这才发现整个医护值班台就好像被废弃了很久一样,随便轻轻吹一口气,一层粉尘便把我呛的咳嗦了半天。

  “有点意思,”我暂且忘了内急,从墙壁柜上拿下了一本病例借着灯光看了起来,上面的字纸张已经发黄,显得十分古旧,我翻了两页感觉没有什么意思便将它放回去而后继续寻找厕所。

  就当我手刚要放回的那一刻,忽然一双绿色的眼睛从那本病例深处的壁柜黑暗中现了出来,我当即大叫一声而后将案例扔了进去,那个绿眼睛“喵”了一声而后从里面扑到了我身上,我慌忙将它抖到地上,那身影一跳跳到了地上,我定睛一看才发现这还是一只猫,体格相对刚才那只小了很多,毛色在灯光之下显得极为灰黄,由于身形过小所以无法一跃冲上窗台逃生,于是他便放弃逃跑呲牙咧嘴的冲我“喵喵”叫了起来。

  “死猫,我让你吓我,”我说着又拿起一本病例冲猫扔了过去,那猫一时间避闪不及被直接砸在了地上,长长的哀嚎了一声而后奋不顾身的冲我扑了过来,我急中生智一下躲开了,那只猫因为用力过猛一下撞在了走廊对面的墙上,而后直直的掉了下来,卷缩在地上只是发出“呜呜”威胁的声音,再没有攻击我。

  “哈哈哈,怕了吧。”我笑了两声,而后大摇大摆的继续朝走廊尽头走去,短短的一段距离好像好像跨越了几个世纪一般,最后我终于看清了走廊尽头的情况。

  一扇大门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上面的把手已经锈迹斑斑好像几个世纪都没有人碰过一般,我扫视片刻终于发现在门的最上方有一个绿色的人形标识若隐若现,想必这里就是医院的安全通道了。于是我慢慢搭在了把手上,把手的冰凉让我的手像触电一般抖了一下,而后我稳了稳心神,轻轻转动了把手,一声锁头弹出的声音响起后,整个门应声而开,一丝冷风从里面吹了过来。让我不由得抖了一下身子。

  我也没有再管许多,一个转身便进到了门里,而后不管三七二十一便开始找了个角落解决私人问题,就当我正在舒服地时候忽然觉得背后好像有人在看自己,我不由得哆嗦了一下,而后快速的转过头,然而映入我眼帘的景象再次让我张大了嘴巴。

  借着门外射进来的光芒,一张张白色的床单映入了我的眼帘,一双双脚支撑在被单外面显得更是冷气十足,白天我主治医生的的话忽然涌上了我的心头——楼下是太平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