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别过来,好歹我救过你,你不能恩将仇报啊,”随着唐雪柔的慢慢靠近,我终于失去了最后一丝理智,绝望的讨价还价道,希望能博得这位昔日善良校花的一丝同情。

  “噗”唐雪柔见我狼狈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脸色也随即恢复了正常,纤纤玉手慢慢向我的手伸了过来,若是平时校花对我这样主动我早就屌丝心泛滥抓住她的手了,然而此刻我惊魂未定哪里敢多想,手赶忙像蜗牛的触手一般缩了回来,无奈唐雪柔已经抓住了我的手,我一缩直接将唐雪柔身子带的一个踉跄,直挺挺的摔在了我的怀里,一股少女的体香瞬间弥漫开来,让我不由得忘记了所有恐惧,又开始心猿意马起来。

  唐雪柔被我这么一带先是愣了一下,而后脸颊瞬间变得潮红起来,娇嗔地说道:“哎呀讨厌,刚才还那么怕人家,现在却有这个样子。”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这才缓过神来,赶忙推开唐雪柔不住地道歉道,生怕引得这个魔女生气了一会我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唐雪柔也没有再计较这个事情,而是再次捉过我的手掌仔细探查起来,不一会便秀眉紧锁起来,我看到了她的表情很是奇怪,赶忙抽出手来在眼前比划了一下,却发现我的手心皮肤光滑如初,没有丝毫不对劲的地方,我刚想要说什么唐雪柔却先严厉说道:“把舌头伸出来给我看看。”

  “你说看就给你看啊,你是谁啊,”我对于唐雪柔说话的口气很是不满,于是转过头去不再看她,唐雪柔见我态度忽然强硬起来也愣了片刻,如玉的指头抓住我的下巴硬生生的将我的头转了过去,我再一次想起了唐雪柔昨晚的精彩表现,于是只好再次服软道:“大姐我好像没惹你吧,你别在这里折腾了,赶紧走......”

  我的话还没说完,只感觉一阵清香扑面而来,唐雪柔一头秀发轻抚过我的鼻尖,嘴上传来了一阵温暖,我完全没有想到唐雪柔会忽然吻我,然而唐雪柔可爱的舌头不断的探索了一阵,酥麻的感觉让我大脑中一片空白,嘴里的苦涩气息也瞬间减少了不少。

  当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唐雪柔已经端正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手里削着一个苹果,柔声说道:“月明你昨晚又一次救了我,如果没有你,估计我现在早就灰飞烟灭了。”

  “那么说昨晚的事情都是真的?”我惊讶的问道,唐雪柔没有说话而是轻轻点了点头,我不由得一脸懵逼起来:“那今天为什么大家都不记得周明了呢,好想他从来没有存在过一般,还有,你一直叫我月明,月明是谁?”

  酷u匠{《网J"唯l|一正版G\,其f`他!都是H盗!版h

  “这个是因为......”唐雪柔手里的动作顿了一下,而后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其中有些事很奇怪,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周明想要用我的身体让他的阴阳之体分开从而达到他的野心。而月明...”唐雪柔说着露出了一丝胆怯的神色,如同一只受惊的小鸟一般。

  我情不自禁的伸出手将唐雪柔拥进了怀里,喃喃地说道:“别担心,我会保护你的,无论有什么困难。”说完这句话之后我才意识唐雪柔现在人鬼未明,我自己陷入一个又一个奇怪的事情当中自身难保,哪里能力去保护唐雪柔。

  “嗯...”唐雪柔一脸柔和,没有揭穿我那有些自大的话语,轻轻地躺在了我的腿上,“咳咳,”忽然传来了几声咳嗦声,我的主治医师一脸笑意的站在门口看着我俩,唐雪柔脸色一片潮红,但还是丝毫不乱,冲着我的主治医师问道:“大夫,您有事么?”

  “小姐您好,您是病人的女朋友么?”医生笑意未减的八卦道,而我被医生这么一问心里更是一惊,赶忙想要解释,没想到唐雪柔的速度更快,点了点头柔声说道:“嗯,是的,医生您有什么事情么?”

  “噢,也没有什么事情,只是探望时间快过了,小姐您该离开了。”医生说着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唐雪柔的原本巧笑嫣然的表情明显冷了一下,随后马上恢复正常,细声道:“好的,谢谢医生了。”而后嘱咐了我几句好好休息便起身离去,医生看完之后冲我点了点头,跟着唐雪柔走了出去。

  我百无聊赖的拿起手机,发现艾薇刚刚更新了新动态,于是我便给艾薇打了个电话,结果艾薇挂掉了没有接,然后马上给我发短信说自己在上晚自习,不方便接电话,直接发QQ信息就行,我也没有多想便用QQ和艾薇聊了起来,一个多小时过得很快,艾薇说准备回去了我这才恋恋不舍得关了手机,简单的吃了点东西而后躺在床上发呆。

  艾薇的音容笑貌在我耳边眼前久久的挥之不去,我想这便是别人所说的爱情的味道,再说艾薇品行端庄,长得也是十分娇美,我不由得自我审视了一下,看看自己到底什么地方可以引得那样一位美少女对我主动投怀送抱。

  然而正当我想的时候,我的主治医生推门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我说:“精神还不错,吃饭了没有?”

  这一句话问得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还是木讷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已经吃过了,但是我的主治医师没有注意我的动作,而是自顾自的将一个饭盒放在了桌子上,对我说道:“你女朋友给你做的,趁热吃吧。”说完便转身准备离去,走到门口好像忽然记起了什么似的转头对我补充道:“还有,记得晚上不要随便走出房门,因为这层楼下去便是太平间,到时候万一吓到别怪我没有提醒你。”

  我心想我一个学法医的什么样的尸体没见过,再经过昨晚的事情我估计我现在的胆子已经算是大的不行了,但是昨晚那种事情说给寻常人谁会相信,于是我还是充满友善的点了点头表示感谢,医生这才放心的开门走了出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