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回来的路上发生看老婆婆这个小插曲,虽然也有鬼的存在,但是感觉挺有趣的,反倒是没有危险。

  好在这一切都结束了,我也回到了正常的生活,继续着自己的学生身份,而关于小语她说家里出事情了,依依不舍的和我道了别就马上离开了,好像很急的样子!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只配一个人,连小双也说她最近有点不舒服,灵魂有点不稳固,所以重新回到了我的身体修养,我猜想可能是最近发生的大多了,刺激到了小双所以她要缓一缓吧!

  可我就不同了,不管发生了什么我都能没心没肺的好好活着,因为我坚信一个只要自己高兴就好。

  但是最近好像没有高兴起来,身体就开始有些不舒服了!

  这几天身体不太舒服,我想应该是吃坏了什么东西,所以就想着去医院检查一下,可是没想到,这一去,却改变了我一生的命运……

  乘着11路公交车,我顺利的来到了c医院,由于这个市的名字取得还算不错,所以这里的很多地方都用安平来命名,就比如医院,光是医院就有4个重名的,不过人们很理智的划分了开来,把这四个医院称为:c一院,c二院,c院,c四院,其中还有一个c一院的附属医院。

  来到医院,挂了号,我就坐在旁边的长椅上静静的等候着。

  不一会,就轮到我了,听到医生叫我的名字,我连忙走了进去。

  一番复杂的检查,更是做了胃镜,不过好在没什么大事,就是肠胃炎罢了,医生给我开了一些养胃的药,我去药房拿了药,转身离开。

  出了医院不到一百米的地方有一颗柳树,柳树旁边有一个公交车站,由于天气的原因,几乎是所有等车的人都在树荫下休息。

  我也找了个位置,用手当做扇子扇着风,这鬼天气,真是热死了!

  旁边有一个穿着红裙子,踩着高跟鞋打着遮阳伞大约20多岁浓妆艳抹的女子骂骂咧咧的,似乎在懊恼车流的嘈杂,又似乎是想要到对面去,总之我也搞不懂她的意思。

  女子掏出手机,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向马路中间走去。

  就在这时,一阵突如其来的寒冷席卷全身,我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心想,这么热的天,怎么会感觉到冷呢?

  我不经意的向那名正在横穿马路的女子看去,就是这不经意的一看,让我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

  女子的身后,竟然还趴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红裙子,长长的头发垂到浓妆艳抹的女子的腰间,可是女子像是没看到一样,丝毫不知道自己的身后还趴着一个人!

  一瞬间,我仿佛意识到了,这个女人,好像不是人。

  看到这里,我只觉得后背冷汗直冒,不敢在继续看下去,这女人不是人,就一定是鬼,根据这么多年的经验,我可以断定那个趴在女子身上的就是鬼,因为如果有一个人趴在自己的身上,自己是不可能感觉不到的,所以,这就只有一个解释,那个趴着的女人,是鬼!

  强烈的好奇心还是让我克制了恐惧,继续看下去。

  那女人,不对,是女鬼,那女鬼趴在女子的身上,红色的长裙分外的显眼,顺着长裙向下看去,女鬼的脚并没有沾地,而是踩在了女子的高跟鞋的鞋跟上。

  怪不得,老人说,女人的阴气重,而人只有脚踏实地才会有安全感,同样身上的阳气也会多一点,而女人天生阴气就重,所以还是不要穿高跟鞋的比较好,所以在我们那边,女人基本上都是穿平底鞋,而现在,这个女子却穿了高跟鞋,没有做到脚踏实地,浑身阴气空虚,所以自然会被这女鬼盯上。

  女鬼的手,明目张胆的放在了女子的眼前。

  看到这里,我的脑中自动浮现“鬼遮眼”三个字。

  我张大嘴巴,想要提醒那个女子,可是,就在这时,那个女鬼突然抬起了头,阴狠狠的瞪着我,目光里带着一丝莫名的兴奋。

  她的目光好像有种魔力,我瞬间怔在那里,什么也不能做。

  “滴!”耳边突然传来刺耳的鸣笛声。

  女子彷徨的大叫:“我怎么看不到了?!怎么看不到了?!”

  女子一边叫着一边在马路上乱跑,这无疑是一种自杀的行为。

  我拼命的大喊,却发现怎么也喊不出来,无论我怎么用力,就是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就在这时,我看到那女鬼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那种目光,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阴森恐怖却带着毒辣,说不清的意味。

  “嗤!”耳边传来刺耳的刹车声。

  女子还没来得及惨叫就被撞飞,在她飞出去的那一瞬间,我看到了女鬼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酷A匠v\网b唯◎…一正版Q,其他/都{是盗版

  鲜血,飞溅出百米,溅在我的脸上,她死了,因为我,如果我及时提醒她,如果我再强一点,那么她也不会死,都是因为我!

  女子被撞飞,身体以一个不符合力学的角度折叠,下半身趴在地上,而上半身却以一个诡异的角度翻转了过来,头上脑浆崩裂,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我。

  周围的人都在大叫,死人了死人了,报警的报警,打120的打120,只有我,呆呆的站在原地,说不出话来。

  她死了,因为我!

  撞飞女子的是一辆红色的丰田跑车,一个浓妆艳抹同样是20多岁的女人踩着高跟鞋从车上下来,见到地上的惨状,忍不住惊声尖叫。

  “不会的,不会的,刚刚明明没有人的啊!怎么会撞人了呢?!”

  没一会,警车和120急救车就来到了现场,在原地拉起了警戒线,女子连看都不用看,已经当场死亡,脑浆都崩出来了,还有的救吗?

  警察对目击者进行了询问,带了一些人去做笔录,而我,则是在原地呆呆的站着,直到很晚才回到学校。

  坐上公交车,由于我脸上还有血,车上的人都一副很害怕的样子,窃窃私语。

  我呆呆的坐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