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铃。。。叮铃。。。

“哥哥,欢迎回来。”一个略带甜美的娃娃音从屋里传出,我刹那间还没反应过来,当门一打开,看见那刘海遮过眼睛,黑压压的秀发,还有那娇小的身躯,带着诡异的微笑。。。。。。

“刘雨!你怎么在这里?!”

刘雨微微一笑,并没有说话。此时林燕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身上一样是穿着粉红色单薄的睡衣,但没有平时那么的整齐,脸上还有些许赶不及退去的红韵。

“过几天比赛,刘雨都住在我们家里。”

“哦哦。。。叶灵怎么样了?”对于刘雨住进来我都不太在意,这也是正常的事情,我在意的当然是叶灵妹妹。

“现在在房间里休息呢。”

我把手中的零食随手放到了桌上,刘雨和林燕直接就围了上去,开始翻找了起来,我倒是不在意这些东西,直径就赶往房间。

原先破旧的小阁楼就在前两天稍微有装修过,连同着其它的房间一起,现在的状况像是一个普通的出租房,算不上好,当然也不算差。至少房门上是没有窟窿的。

我轻轻的推开房间的门,看着叶灵妹妹熟睡的样子,我没有叫醒她的意思,只是轻轻在她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随后又静悄悄的退了出去。强行带着伤势打了场球赛,虽然结果是没有晋级,但付出的努力和汗水是等同甚至更多的,感到疲倦是很正常的。

我又回到了大厅,看见林燕和刘雨已经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刘雨身上穿的是一件黑色的睡衣,和林燕身上粉红色的款式大致相同,似乎已经把这里当成自己家。。。。。。

我又不得不从新把一线生机寄托在王通身上,如果他能顺利追上林燕,林燕的三观肯定会正回来。我当然不会把我可爱的燕儿妹妹这么便宜就交给王通,到时再想办法让他们两分手。最后的结果是林燕依旧单身,可三观却是正常的,这才是我想要的结果。

这种玩弄别人感情的做法虽然很不人道,但是在当今这个单身汪和基佬成群的年代,要是百合的人数又上升,那是件很可怕的事情。

我拿起手机,首先收到了陈岚岚安全到家的贺电,聊了两句之后便草草结束,毕竟今天的重头不在她。

“我:徒儿,在吗?”

“王通:师傅,怎么了?”

“我:。。。不是说回头微信联系吗?”

“王通:哦,不小心忘了,抱歉。”

“我:没事,对了,林燕的事你有什么准备没?”

“王通:我准备在运动会结束的时候再表白一次。”

“我:成,你得要有方法,记得。。。。。。”

虽然是同龄人,但此时我已经是脱单的状态,所谓脱单有先后,妹纸有专攻。我懂的自然是比他多,随便扯两句还是有底气的。

我发消息大概打了十几分钟的字,就站在走廊上,想到什么就说什么,都是平时林燕在意的一些小细节,我发的消息能占满三个屏幕,不见王通回复,应该是在努力的记忆吧。

时间也不早了,该是做饭的点,菜谱都想得差不多,就差动手实践。

在这之前我得先去趟洗手间,先前在比赛的时候就想去,可是妹妹们的比赛随时都有可能开始,很容易错过。打算结束以后去,结果下起了大雨一时间也忘了去。最后就是回到家里,又被突如其来的刘雨吓到。。。。。。

不过我已经完成了刘雨交给我的“任务”,应该不会再有更多麻烦的事情。我也没多想,拐弯走进走廊尽头的洗手间。

我进去后随手带上门,也不顾及里面微微的昏暗,虽然伸手不见五指,但马桶发位置还是能确定的,我接完手后冲了水,很舒畅的松了口气,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不少。

我刚一开灯打算洗手,才猛烈发现。。。。。。

“刘雨!你怎么在这里!”我立刻就跳了起来,看见了瘫坐在洗手间角落的刘雨。

此时的刘雨脸上阵阵的闷红,甚至扩散到全身,右手透过黑色的睡衣在搓衣板似的欧派上来回游走,左手则是在下身,整个人都一塌糊涂的样子。。。。。。

“咕噜。。。你怎么了。。。”我情不自禁了咽了口水,强行抑制着体内发洪荒之力,颤颤巍巍的问道。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我。。。我感觉身体好奇怪。。。”刘雨很勉强的回答着我的问题,身体十分不适的样子,接着说道“先前在另一个房间里用了那个香水。。。”

说着,刘雨指了指洗漱台上的玻璃瓶子,我转过身去一看,果然是似曾相识的样子。。。aphrodisiac spray,催情喷雾。。。

此时的情况异常的尴尬,我在洗手间里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只能是默默的看着自己情不自禁动作的刘雨。。。

“那东西是催情喷雾。。。”我无奈的向刘雨解释道,只见刘雨一脸震惊随后又茫然的样子,手依旧是在不断的游走着,频率越来越快,丝毫没有顾及我就站她面前这件事。

睡衣的扣子直接是被解开,露出雪白的肌肤,上身完全显露在我的面前,嗯,搓衣板本来就可以剩下穿背心这件事。。。

呼。。。呼。。。刘雨急促的呼吸着,整个人都使不上力气的样子,鸭子坐的姿势瘫坐在地上,玲珑娇小的曲线此时显得十分完美。

“叶凡。。。快来帮帮我。。。”此时刘雨原先那个病娇腹黑的样子完全被颠覆,一脸欲求不满的样子。

“不。。。不行!”我差点没一头撞到墙上冷静一下,这次我可是没有喷到药物的,只有刘雨一个人,如果我对她做些什么,绝对是说不过去的,我可是有女票的人 。。。

“视频。。。”刘雨咬字清晰的说出了这两个字,随后把脚盘缩了起来,把宽松的睡裤轻轻退下一半,两腿直接M字开。。。。。。。

此时千千万万的无奈与碎念涌上心头,我本来就有些控制不住的洪荒之力更加躁动了起来,从来没见过被人威胁做这种事的情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雷针说:

上章的答案下章再来,昨天没更新十分的抱歉,因为停电,高考,断网等总总原因,望大家见谅。那么经接着严肃的问题,答不答应刘雨的要求?答应回复1,不答应回复2。按照人数和理由来排接下来的剧情。。。望大家积极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