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灵的嘴唇感觉有些冰凉,吻起来十分的舒服,我情不自禁的撑开了叶灵的双唇,直接深入其中,叶灵有些愣住但没有要反抗的意思,反而还迎了上来。

  过了几分钟四唇分离,我和叶灵彼此间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叶灵的脸上不知不觉间泛起了微微的红潮。

  叶灵脸上的红韵直到耳根,视线也有些羞耻的偏离开来,一副生涩而可爱的表情。

  酷匠Wv网◇$永。久0免In费看小$说@A

  “嘛。。。妹妹好好休息,下午我也没去学校在家陪你。”说完,我强行抑制着自己满腔的热血,端着用后的碗筷直径走出了房间。

  叶灵可是我可爱的妹妹,再怎么亲密也是要有个度的,这点我还是很清楚的。不过叶灵粉嫩的双唇使我有些流连忘返的感觉,那种生涩的感觉要比和陈墨接吻更加刺激神经,不过也就只能点到为止。

  在洗碗的过程中,林燕把吃完的碗筷都送了下来,从面色来看,症状应该是好上了许多,下午肯定是能去上学的。

  “凡凡,灵灵在哪?”

  “在房间里,受了点小伤。。。”我恍然想起,叶灵受伤的事林燕是毫不知情。

  “诶。。。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林燕立刻就转身赶往小阁楼,我似乎想起来了,林燕和叶灵的关系还是十分密切的,毕竟之前在特殊的情况下亲密接触过。

  不过这是现状,等林燕有了刘雨之后,关系可能就会变得有些微妙。我当然是把一些时间先留给她们独处,自己默默的把林燕的碗筷也洗干净。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我才走上楼去“燕儿,你下午不去学校吗?”

  “叶灵都伤成这样了!还去学校干嘛!”林燕一脸着急的样子,坐在叶灵的床前。

  “好吧,那网球双打比赛怎么办?”我担心的是这一点,因为明天下午就是初选,今天下午要是还没有准备的话,明天准备有些仓促,仅管两个人的网球技艺可能较高,但网球双打是考验默契的事情,万一配合不好在初选就被淘汰,那就跟没参加这个比赛一样。

  我当然是希望能在更大的舞台上看着妹妹们挥舞的身姿,首先当然是要过初选。

  “明天下午才初选,来得及。”林燕淡淡的说完,随后拆开叶灵的绷带,帮叶灵按摩着。

  我倒是想起林燕家也就是我妈妈的家原来主传是学医术的,当年祖宗靠着学医养活一家老小,但因为有只传男不传女的约束,医术到我外婆那一代便中断了,所以我是一点都不懂这些。

  应该是林燕的爷爷当年作为女婿学了些太爷的医术,然后言传身教给林燕些许,看林燕的手法也是精通按摩正骨之法。

  我这才好好观察到林燕纤细的玉手上没有多少的纹路,肌肤光滑而富有弹性,一节节像莲藕般伸展,薄而不肥,让人有种捧着把玩的欲望。

  “好多了呢,姐姐谢谢你。”

  叶灵说完便和林燕抱在了一起,我只是默默的站在门外看着,一脸无奈,但也没去打搅。

  从叶灵直接称呼林燕为姐姐,我就能听出她们的关系已经是十分亲密,这一切都是潜移默化的结果。

  呼。。。。。。

  接下来的一个下午,没什么特殊情况的话,将会是我和两个妹妹一同度过,叶灵此时照样是穿着学校单薄短小的运动服,林燕还是那件粉红色单薄的睡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雷针说:

抱歉!明天定补!望大家长期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