炽热的太阳不经让人有些饥渴难耐,反正我刚是解渴了,和陈墨在亭子里,陈墨总算的原谅了我,我同时偿到些期待已久的新鲜的甜头。

  我咽了咽口水,回味着那股新鲜的味道,算一算这趟下来也不愧,上次在摩天轮上火急火燎的,都没来得及品尝,这次算让我如愿以偿了。

  “哥哥,你们回来啦。”

  “嗯嗯。”我笑着点了点头,并没有太靠近叶灵。此时的叶灵已经运动到满头大汗,陈岚岚在一旁很耐心的教导着打网球的技巧和原理,听着很专业的样子,因为我一点也听不懂,只能在一旁滥竽充数的点头表示默许。

  陈墨原谅我并且被食用完之后,变得有些扭捏了起来,脸上还残留着点点红韵,默默的站在我的身后,什么也不说,看起来很乖巧可爱的样子。

  “我们来场双打的比赛吧。”陈墨笑着说道,听到这句我突然一阵暖意涌上心头,双打指的当然是陈墨,陈岚岚和叶灵,雪儿她们要参加比赛的提前练练手。

  然而我只要站在球场中间当裁判,球拍不会挥,但凭我看了那么多年《网球王子》的经验,规则还是略知一二的。

  我站在一旁不仅能欣赏到妹妹们挥洒着汗水舞动的摇曳身姿,还有陈岚岚摇摆不定恍恍惚惚的欧派。从更衣室里出来之后,我对陈岚岚的欧派更加注意了起来,原来认为只是和陈墨差不多的程度,但全裸着才能发现已经是在向望月学姐靠齐的程度。

  陈岚岚穿的背心都是紧身的,绷紧着欧派应该是为了抵制一些过多的发育,毕竟妹纸胸前顶着巨物也是很累的活,同时也很容易磕磕碰碰的,不太方便。

  不过对于我而言,欧派都是比较无关紧要的事情,能大就大些,不能大也不强求。

  “事不宜迟,你们准备下开始比赛吧。”我很认真的站到了网线的旁边,催促着她们快些开始,毕竟上体育课的时间不是很充裕,之前的那段已经是过了半节课。能早点开始早点结束的话,说不定还能打上两轮。

  妹妹们纷纷点了点头,然后站到了球场两侧,网球双打比赛即将一触即发。

  “网球双打靠的主要是队友间的配合,现在还不太默契的情况下,你们分成前后场吧,雪儿前场,叶灵后场。”

  更新最快X上ZE酷E匠网L

  陈岚岚井井有条的指挥了起来,看起来很能干的样子,难怪能当上班长以及剑道社副社长,在同龄人里算及其优秀。但就是这么优秀的人,是我可爱的妹妹之一。

  叶灵和雪儿是分成了前后场,陈岚岚和陈墨则是分成了左右场,我一脸懵逼,也不知道有这么多讲究,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比赛开始!”

  刚拉起了两个球,叶灵和雪儿就占了下风,毕竟才是刚学不久初来乍到的新人,自然是没有参加过有经验的陈墨和陈岚岚的水准。

  虽然占了下风,但她们依旧是一脸认真的样子,没有向困难低头。

  砰砰砰。。。。。。

  草绿色的网球在场上飞驰,从左场弹到右场,再从右场弹到左场,每一拍似乎都恰到好处的样子,不时会有些失误,球总是停留在左场,便是叶灵和雪儿所在的场。

  叶灵和雪儿要不断的奔跑着才能跟上球的节奏,然而陈墨和陈岚岚最多就前后挪动消耗的快些,横坐标两人几乎成为一个壁垒,目前为止没漏掉一个球。

  我只能在一旁为妹妹们默默的加油,毕竟是新人还差了两个年纪,被虐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陈墨和陈岚岚对于比赛似乎都没有留手放水的意思,全神贯注的接住每个球,千方百计的让妹妹们摸不着套路。

  可能是因为有些疲倦,雪儿打出了一个特别轻的球,在台上缓慢的跳着,这个恰到好处的机会被陈墨逮到,陈墨用出了和之前完全不同的挥舞方式,当球拍把力都作用到球身上,本来应该落下弹起落下弹起直到失去弹力的网球突然活跃了起来。

  陈墨手臂挥出的力量没有丝毫收留,网球飞起的速度使得肉眼已经难以捕捉,仿佛有总扶摇直上九万里的气势。

  我的表情大为惊叹,这个情节好像在哪里看见过,难道就是传说中越前龙马经常使用的必杀技,外旋发球。

  估计得没错这球会差不多在球场的边缘线上降落,让人防不胜防。

  叶灵妹妹是后排接球,但是离界限的位子还有两米的距离,网球下落的时间只有区区几秒,叶灵却还是想要接到。

  身体朝后快速迈了两步,球拍举过头顶,就在迈第二步时身体成前倒后仰的趋势。。。。。。

  扑通!

  “妹妹!你没事吧!”看着叶灵妹妹就在我面前摔倒在地,我没有片刻的犹豫就赶了上去,表情当然是十分的紧张,生怕叶灵妹妹有什么闪失。

  雪儿也从一旁凑了过来,陈墨和陈岚岚也没有什么怠慢,一时间所有人都围着叶灵。

  “呜……没事……我没事……”叶灵的表情显得有些痛苦,显然这一屁股摔下去疼痛肯定是少不了的,就是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后遗症。

  我搀扶着叶灵起身,叶灵似乎浑身乏力的样子,最后干脆直接一把抱起叶灵,对,公主抱。

  叶灵玲珑小巧的身躯并没有多少重量,平时经常锻炼的我抱起叶灵简直易如反掌,此时我也顾不上陈墨的脸色,淡淡的说道“走,去医务室。”

  说完便直径走向医务室的方向,陈墨和陈岚岚以及雪儿什么话也没说,默默跟在我的身后。

  走过操场我抱着叶灵引来了许多关注,叶灵似乎也发现了这一点,有些害羞的把头埋进我的怀里。

  叶灵妹妹大腿的触感丝毫不比陈墨差,反而还更有一种细腻娇小的感觉,毕竟比陈墨要小上两个年纪。

  要说这事也得是因为陈墨的一个外旋发球引起的,但我丝毫没有要责备陈墨的意思,毕竟球场里当然是要认真的,不小心受伤了怎么能怪对手的球打太远呢。

  但我用眼睛的余光瞟到陈墨,发现她就默默的低着头,顾不上吃醋,脸上写满了内疚与自责。

  我怀里的叶灵还没着落,自然是没空余的时间去安慰陈墨,只能让她自己想开一些了。

  ……

  “小腿有些轻微的拉伤,没什么大碍,绑个绷带,三五天就能康复。”医务室的工作人员认真的说道。

  “可明天就是初选的时间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雷针说:

这是今天的份,望大家长期支持。妹妹受伤咱也很难过,接下来当然是要好好照顾,但明天就是运动会的初选,女友还在自责当中,之后应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