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轻轻的下着,窗外院子里的百合花朵随风摇曳,虽然被风雨交加,但仍保持着洁白而鲜活的生命力。

  刘雨懒懒的趴在窗前,看着院子里的花草被雨水灌溉着,散发无限的生机,远处还传来阵阵的蛙声,雨依旧的淅淅沥沥。刘雨已经深深的沉浸其中,那种安静和生机的氛围,即将一去不复返。

  “妹妹,车到了我们走吧。”

  听到有人叫唤的声音,刘雨才从沉浸中醒来,推起身旁的行李箱,今天她即将离开这里,去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尽管只是家门到围栏的距离,夏沐子还是很认真的撑起了沉重的雨伞,本来应该为离开而伤心哭泣的刘雨看着车里的人,勉强装起了笑颜“哥哥,久等了。”

  刘雨和刘殇是亲兄妹,年龄只相差一岁,由于种种原因学习的年龄相同,如今他们要离开原本住的宅院,搬到县城里去上初中。仅管一开始有多么不愿意离开自己的家,但还是为了学习不得不放弃那些美好的事物。

  车开动了,看着渐行渐远的宅院,刘雨还是没能止住泪水,一粒粒珍珠似的眼泪夺眶而出,沿着少女稚嫩的脸颊滴落下来。刘殇抱着比自己年幼一岁的刘雨,希望这样能给她一些慰籍,但不知何时自己的眼睛里也闪烁着泪光。

  离别对于十二三岁的少女来说,固然是件悲伤的事情,但是无论悲伤与否这些都是要面对的,凡事没有永远。就像那在风雨中摇曳的百合,迟早有天会枯萎,但它那摇曳的身姿,含苞的生命,人们会永远铭记。

  车开进了拥挤的城市,城市里来来往往的人群,川流不息的车辆,很难让人有太大的印象。城市每天都在变化着,每次的变化都欣欣向荣,人们看到的大多都是光明的一面,很难有人会注意到黑暗的角落。就像那盛开的百合花朵,没人会去留意阴影,留下的全都是满满的生命力。

  车行驶到一栋公寓前停了下来,雨仍然断断续续的下着,刘雨打起了伞为刘殇撑着,车便离开了。刘殇卖力的抬起了两人的行李箱,从一楼到二楼,咲子打开门,欣喜的说道“妹妹,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啦。”

  可刘雨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虽然屋内十分整洁宽敞,有卧室有厨房,客厅里还摆着一张大沙发。但是没有庭院没有蛙声更没有风雨中摇曳的百合花。

  “好啦,明天就要去初中上学了呢。”刘殇牵起刘雨的手,带进了屋内。听到初中,刘雨倒觉得有些期待,便带着期望和刘殇一起把行李箱里的东西整理进柜子里。

  整理一直到了晚上才完工,晚餐只好将就着吃附近便利店里的盒饭。到了晚上雨还是没有停下,变得更加猖獗。

  晚饭后,才接到了家人打来的电话。

  “殇儿,你们到了吗?”

  “下午就到了呢。”

  “那边的公寓感觉怎么样?”

  “挺好的,您别担心了。”

  “抱歉,我和爸爸在外面忙着做事,也脱不开身,没什么时间去看你们……”

  “嗯嗯……我知道,您别担心了。”

  “明天你们就开学了吧?今天记得找点睡,晚安。”

  “嗯嗯,晚安。”

  挂完电话,刘殇才松了口气。刘雨和刘殇的父母常年在外面打工,也是四处奔波。作为长子的刘殇当然知道父母的不易,自己还要帮忙照顾着比自己年幼一岁的刘雨。

  “哥哥,妈妈说了什么?”刘雨眨着水盈盈的大眼睛,满脸好奇的看着刘殇。

  “妈妈说,让我们好好学习,有时间了就会回来来看我们。”刘殇一边说着一边抚摸着刘雨的头,看着刘雨脸上洋溢着笑容,刘殇也感到些许欣慰。

  “妹妹,时间差不多了,我们洗洗睡吧。”刘殇笑着说道。

  “嗯嗯。”刘雨很懂事的点了点头。

  +看p正w版v◎章…节j上酷~匠…。网FK

  两人走进了浴室,这里的浴室虽然没有之前的家宽敞,但是也不算狭窄,里面还有一个大浴缸,容纳下夏沐子和夏咲子是绰绰有余的。

  互相搓完背,冲洗完之后,两人泡进了浴缸里。在这情窦初开的年纪,对于两性的知识和概念都是极为淡薄的,不知这种单纯的日子还能过上多久。

  “妹妹,我们好久没有像这样泡澡了呢。”刘殇觉得要是能一直停留在这一刻就心满意足了,不为别的,只要能和妹妹在一起就心满意足。

  “嗯嗯。”刘雨笑着点了点头。

  ……

  两人吹干头发换上睡衣时,时间已经过得挺晚,本打算回屋就睡觉,没想到夏沐子却兴奋了起来。

  “哥哥,这就是初中的校服吗?”刘雨看在衣架上挂着的衣服问道。

  “嗯嗯。”刘殇点了点头。

  刘雨便什么也顾不上,扯下睡衣,正是一丝不挂的去试着穿上校服。校服的设计跟水手服有些类似,不过就是衣服换成较长的针线衫,一样是短裙,还有过膝带条白杠的黑色长袜。

  刘雨赤身裸体的样子,刘殇已经见怪不怪了,刘雨一直都是这样的习惯,有时晚上还裸睡呢。

  刘殇当然早早的就发现和刘雨生理上的不同,但却感到有些怪异,也没多想,年少无知的时光就这么匆匆流去。

  刘雨穿上校服便开始蹦蹦跳跳的,短裙随着刘雨一起摇曳着。感觉有些累后,便心满意足的坐在镜子前,打量着穿校服的自己。

  刘殇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从衣柜里翻出来两件白色短小的衣物递给刘雨。

  “哥哥,这是什么衣服?”夏沐子一边把玩着一边问道。

  “是内衣内裤啦,总之要穿在里面就对了。”刘殇耐心的解释道,隐约能知道一些端倪。

  “穿校服的时候要穿吗?”刘雨好像理解了,又脱得一丝不挂,先穿上内衣内裤,又穿起了校服。

  “当然要穿啦,从今往后都要穿。”刘殇依旧很耐心的解释道。刘雨也没有多问为什么要穿,既然个个都说了,那么多穿两件也没什么,何况较为轻盈,虽然被包裹着的部位感到有些不适,但之后便慢慢习惯。

  “妹妹,差不多啦,该睡觉了。”刘殇走上前去,帮着刘雨把校服卸了下来,怎么也不肯穿上睡衣,最后无奈之下刘雨只穿着内衣裤便躺在刘殇的身旁。关了灯后,整个世界就黑暗了下来,透过窗户传来少许黯淡的月光,依旧能听得见淅淅沥沥的雨声。

  两人拥挤在一个被窝里,感受着彼此的温度,还有微弱的呼吸,两只小手也不知什么时候十指相扣在一起,就这样进入了甜美的梦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雷针说:

这章本来想走完陈墨家的这段剧情,进入下个剧情再插播,但陈墨家可能还要涉及到一些比较高能的描写,还在研究中,今天怎么说也是一宿没睡,不能只更一章吧?所以献上番外篇:病娇妹妹刘雨的过去(一)此篇主要描写的是刘雨转换成病娇模式的过程,外翻篇不超过五章,第三人称描写,不喜轻喷,直接跳过也不太影响主线,只算一点小铺垫而已。今晚上如果研究透了会回来更正片!望大家长期支持!再次感谢昨晚三香波!(ง •̀_•́)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