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我为什么没有爸爸?”

  那一天,倪弁天第一次被妈妈打,他用瘦到只剩皮包骨头的手用力地扇了孩子一巴掌,训斥道:“胡说!你的爸爸是倪成明,你有爸爸,明白吗?你明白吗!”

  原本就饱受委屈的孩子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眼泪淌满了整张小脸。

  “可是同学都说,我是野孩子,没爸爸的野孩子!”倪弁天一边挡着妈妈的攻击,一边抽噎着说出事实。

  廖颖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泪水骤然决堤。往事总是一幕幕重现,让这个瘦弱的女子受尽折磨。他搂过了孩子,用手一下一下顺着他的背,轻轻呢喃着:“我的好孩子,再忍忍,再忍一忍就过去了……”

  那天睡梦中,他的衣领似乎潮湿了。

  他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亲身父亲,在那个悲伤的雨季。

  手上抬着妈妈笑靥如花的遗像,他抬起头看到了那个高大的男人,他擎着一把黑伞为他挡去了寒冷的雨丝,对他说:“跟我走。”

  原来这就是妈妈念念不忘的人,也是害了妈妈一辈子的人,见到这个风姿凛然的男人时,他不知该喜该悲。

  那时的倪成明极少与他说话,只是一心宠爱着他的大儿子,他看着他的“哥哥”一步步堕落,整日游手好闲、不务正业。可是,即便如此,从来循规蹈矩、勤奋努力的倪弁天也从未得到父亲的称赞。

  即使他住在这个大家庭里面,却形同虚设。

  倪成明的转变是从倪崇耀死亡的那一天开始的,那一天他把自己灌得烂醉,扯着倪弁天的衣袖不知把他当成了谁,大喊着把他的儿子还回来。倪弁天终于忍不住将这些年母亲遭受过的苦难吼了出来,将事实真相说了出来,原本他不想接受倪成明对他的歉意,但是看着倪成明对自己的母亲毫无悔意,他还是忍不住说了。于是,倪成明带着深深的自责,开始对倪弁天弥补。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虚假,已有了自己成熟思想的倪弁天不再需要哪些所谓的愧疚和补偿。

  毕业那天,倪弁天对父亲说:如果你真的想要弥补你过去对母亲的错误,我希望你做到两点。第一,请每年去祭拜母亲。第二,请允许我自由选择配偶。

  倪成明毫不犹豫地答应了,自己已经历过一切,深知感情的事只要带上一点利益的纠葛就会变得不再美好,他不希望当年的事在儿子身上重蹈覆辙,并告诫儿子:当你找到对的人后,就不要轻易放手,也不要再放纵自己,这是一个男人的责任。

  不知不觉中早已泪流满面,易舒不知道自己为谁而流泪,或是为所有人流泪。

  爱情总是令人伤,令人痛,令人在放纵中悔恨,令人在愧疚中弥补。

  人总要在错误中才能意识到新的道理,人就是这么奇怪,不撞南墙不回头,不见棺材不落泪。

  “别哭,易舒。”他为他拭去眼泪,从口袋中掏出了什么东西。

  酷;匠@网正,版H首“发:

  易舒不顾眼泪还挂在眼角,直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人。

  他移开了凳子,在他面前单膝跪地,手中丝绒的盒子中静静地躺着一枚闪亮的戒指。

  “所以,嫁给我吧。你就是我要找的人,我不轻易放手,也不放纵自己,这是我作为一个男人的责任,也是我对你的承诺。”

  “你你你……”易舒猛得站了起来,结巴道:“今,今天是四月一号?不对……一定是你脑子坏了……要不,要不就是我脑子坏了……嗯,一定是这样的!啊,我要去冷静冷静!”

  于是,倪弁天看着易舒破门而出,像是受到了极度的惊吓落荒而逃。

  所以,他这算是求婚失败了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