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只是,易舒,没有只是。”他的语气从强硬渐渐变得温柔,“对于一个富裕出生的男孩家庭来说,他的父母希望他找的并非一定要名门望族知书达理的千金,他们会遵从自己孩子的心愿,如果他的伴侣坚强而有能力,能够真心爱着对方,那就是有资格——无论贫富。你明白了吗?那真的不重要,在感情中,从来没有贵贱,也没有赢家。”

  他睁大了眼睛,那双永远上挑甚至含着一丝朦胧意味的丹凤眼满是惊讶。他该说什么?他一直以来纠结不堪的问题在倪成明和倪弁天的眼里根本不是问题,而倪成明更是仿佛有成全两人的意味,到底是中间哪个环节出了问题?

  “可是,我们是同性啊!在社会上会被诟病的同性!倪总那么爱面子的人,怎么可能……”易舒觉得自己说不下去了。

  倪弁天用手指弹了一下易舒的脑门回答道:“父亲他是双性恋,所以他完全可以理解一个人喜欢另一个人,无论男还是女。”

  倪弁天不会告诉易舒,就在自己跟父亲坦诚说自己是同性恋后,父亲不仅没有勃然大怒,还哈哈大笑起来,说了一句:“我们倪家财大气粗,谁敢说闲话,就用钱砸到他闭嘴。”他曾经因为条件限制而不得不放弃了许多东西,包括倪弁天的生母,如今也算是弥补自己的一些过错吧。

  直到下飞机前,易舒还一直处在魂不守舍的状态,手上的工作更是七零八落,过海关的时候还文不对题,差点让人家以为他有什么不对劲。

  倪弁天无奈地看着身旁一直出神的人,这些年光是让外表看上去沉稳了点,内心一碰到大问题还是转不过弯,现在的这副样子可全然没了高中时的那种决绝。

  可是他却又不知名地有几分欣喜,因为人只有没有安全感的时候才会提着十二万分的精神去保护自己,而现在他这迷糊的样子全然是对自己放下了戒备,想要去依靠自己。

  酷-;匠《o网#唯‘一正k●版),'z其4他都T是t盗版◇E

  好事,这是好事。

  ~~~~~~~~~~~~~~~~~~~~~~~~~~~~~~~~~~~~~~~~~~~~~~~~~~~~~~~~~~~~

  入住了布里斯班的喜来登酒店,热情的金发前台女郎向倪弁天递过了房卡,顺便用英文祝他有一段美好的时光,末了,眨了眨眼睛暗示了什么。

  倪弁天没有多说什么,向他道谢后便揽着易舒的肩膀走向电梯。

  后知后觉的易舒发现倪弁天手上只拿了一张房卡,不禁问道:“欸?怎么只有一张卡?”

  “房间不是你订的吗?易秘书?”倪弁天打趣道。

  “不可能,我明明定了两个单人房的!”易舒拿出手机确认,订购单中明明白白地写着——一个单人房!

  “我……我现在马上去再买一个!”

  易舒伸手去按一楼的电梯键,被倪弁天半路拦下,“刚刚前台给我一张卡的时候我就知道了,我问了可不可以再订一个房间,但人家说房间已经满了。”

  晴天霹雳,易舒如同被霜打了的茄子,只能不停道歉:“对不起,都是我的疏忽!那个……要不你睡床,我睡沙发?不不不,我可以不睡的……”

  “傻瓜。”倪弁天轻笑,两指一滑,露出了另一张房卡,易舒的表情如释重负,又不禁对他的恶作剧有些愤慨,“干嘛这副表情,就算一个房间,难道我会吃了你不成?”

  那可真不一定……易舒心中暗想,但嘴上只能说:“呵呵,怎么会呢,我就是怕你休息不好会影响计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