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硕的大挎包压到了少年背上,易玦面不改色地对易舒道:“雏鸡也有羽翼丰满的一天。”语气中颇有得意的意味。

  他很久都没有这样表现出喜悦了,一直都是那副超脱淡然的样子,和少年时期的倪弁天有几分相似。对易舒来说,他不求弟弟成熟懂事,只希望他能获得他的快乐,那就足够了。

  只到半路,行李就被前来接送的倪弁天接过,两个男人的视线在空气中相交,仿佛达成了某种共识。

  飞机飞离地面的那一瞬,易舒仍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他第一次坐飞机,而且一坐就是头等舱。身为高级会员的倪弁天可谓享尽各种特权,对于从来没进行过长途旅程的易舒来说,倪弁天不得不对他特别照顾。

  所幸的是易舒并没有出现晕机的症状,只是那失重的一瞬间让他的心猛得紧了紧。

  倪弁天提出让易舒休息,但是这次倪成明只指派了他们两人去考察,工作任务量非常大,易舒是万万没有闲情闭目养神的。

  坐在舒适的躺椅上,易舒翻看着一张张的资料,突然又放下了纸对倪弁天说:“为什么倪总最近好像很器重我,连这么重要的事都叫我一起过来?”

  f:酷s~匠G网h√首{3发

  看着易舒一脸有些蠢萌的样子,倪弁天不禁逗他:“听说父亲最近在找新的秘书。”

  “啪”得一声,易舒放下了手中的纸,鼻梁上的眼镜都滑下了几分。

  “难道是我最近工作出错了,倪总想要换人吗……”易舒十分紧张的样子,要知道这样一份高工资的工作可不是这么轻易更够找到的。但又转念一想,仿佛有点不对劲,与其说倪成明是因为不满而支开他,不如说是有些放纵他。

  莫非……

  易舒心中一颤,不可能,倪成明怎么可能会承认他们的关系,他是这样一个完美主义者。而且倪成明又那么好面子,他怎么可能接受一个不仅性别相同而且还家徒四壁的易舒?

  易舒最终还是抬头望向倪弁天的表情,企图得知答案。而倪弁天则是一脸无奈地揉了揉太阳穴,慢条斯理地说道:“易舒,有时候你真的想得太多,要不是你这些年总是一副死读书的样子,我还真以为你是小说看多了。”

  被嘲讽的易舒有些恼羞成怒,张口想要辩驳,却被他打断。

  “在你的印象中,是不是富裕家庭就不可能接受贫穷的家庭?”

  易舒想了想,缓缓点了一下头。

  “那么,是不是所有富裕家庭的人都很势力,瞧不起别人?”

  这回易舒想了挺久才回答道:“不算是所有吧,但至少半数以上都是这样。”

  “好,最后一个问题,你觉得,富裕家庭的人是不是没有可能爱上不富裕的人?”

  这个问题,倪弁天问得有些认真,连带着易舒也有些紧张。他连忙解释道:“当然不能一棒子打死所有人,只是……”

  他被强行打断,因为倪弁天的手挡住了他想要争辩的唇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