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达医院,易舒将纸上的内容边走边说给倪弁天听,他也有些震惊殷宁居然参与了贩毒,而且据年龄来看,殷宁从十六岁左右就参与了。

  让易舒惊讶的是殷宁的魄力和无畏,让她能如此胆大妄为的或许是她的父亲殷泽,正是他选择的包容式教育让殷宁目中无人。

  都说平凡人最愚昧的是无知,那些权力和财力皆备的人又何尝不是。

  对于倪弁天和易舒的不请自来,郭子潇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他只是淡淡扫了一眼,便继续拿着毛巾为子瑞擦着手臂。

  等他做完一切回到一边的座位上时,倪弁天才开口道:“你想好了吗?究竟是坐以待毙,还是为陈子瑞讨个公道。如果你是个男人,就为床上你心爱的人出一把力,这张纸,看不看都取决于你。”

  他的手心,躺着的正是那张复印件,如果郭子潇选择沉默,倪弁天恐怕要动用一下他父亲那边的力量,他个人对警察局那边并没有什么人脉关系,单凭举报,恐怕无法将事情做得干净利落,更有可能引火上身。

  易舒紧张地看着郭子潇,想必经过几日他已经慢慢平静,刮掉了那颓废的胡渣,眼中的红血丝也不那么明显了。他确信他已经开始有了理智,而现在就是抉择的时候。

  缓缓从座椅上站起,他利落地接过了那张纸。倪弁天的眼中含着仿佛“孺子可教也”的神色,他退回易舒身边,轻轻拍打着他的肩安慰,让他觉得好像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没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无论是他,还是子瑞。

  最"新i~章●3节{!上mD酷匠…网'

  郭子潇的反应比易舒想象中的要冷静太多,他看完信,拳头紧了又松,尔后将纸还给倪弁天,道:“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说吧。子瑞他……欠他的必须要还。”

  “嘛,不如加上我?”病房的门被打开,来人带着一副新潮的墨镜,丝质围巾松松垮垮地系在脖子上,长长的头发垂落到腰间,嘴角挂着一丝笑容。

  “月月?”郭子潇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你怎么来了?”

  郭月月摘下太阳眼镜,朝易舒点头算是打招呼,易舒也不含糊地回以一个点头。不知为何,从听到郭月月拒绝殷宁的那刻起,他就对这个女孩讨厌不起来了。

  “你……对子瑞不介意了吗?”郭子潇还是有点不敢相信郭月月要出手帮忙,要知道郭月月的母亲在警察局是有一定地位的人。

  “哈,哥,你也太小看我了吧?”郭月月晃了晃手里的墨镜,漫不经心地说:“其实我只是想给某人留下一个好印象而已,才不是为了陈子瑞呢。”她瘪了瘪嘴,透露出一股小女生的孩子气。

  易舒忍不住轻笑:“嗯,公平竞争嘛。”

  临走前,易舒在路过郭子潇身边时,只用他能听到的声音说:“子瑞要的不是你欠他的,他只是想要你给他幸福。”

  他没有去看他的表情,但他僵直的身体,足以表明一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