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约在上午,倪成明出差去了,只带了柴郡一个人过去,倪弁天便自作主张给易舒放了假。公司绝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倪弁天的真实身份,便对他这种随心所欲的做法颇有微词,倪成明这个老狐狸早有耳闻,不过只要对工作没有任何影响,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驱车向子瑞的家,和易舒家一样,巷子太小根本开不进去,他们只好停在巷口。虽然不是什么豪车,也引起了巷子里人的好奇,三姑六婆的全来凑热闹。

  受惯了瞩目的倪弁天很淡然地替易舒开门,倒是易舒面对众人的目光有些惊吓,被脚下的石板路差点绊倒。

  “你们找谁家哈?”一八卦大妈立马凑了上来,他们平日里太过无聊,就靠着一点陈谷烂米嚼舌根,如今有新鲜事自然不能放过。

  “大姨,陈家没搬吧?”易舒望了望子瑞家原本的方向,那栋破败的筒子楼依旧。

  大妈摸着自己浑圆的肚子笑道:“小伙子你好笑咯,俺们这儿原来可是叫陈家村的,喏,俺姓陈,这个也姓陈,那个也是,你找哪个陈家?”

  易舒毕竟也是筒子楼出身,对于巷子里人的冷言嘲语早已了然于心,他们最喜欢看别人闹笑话,以满足自己空虚的心灵。

  “只是拜访好友而已,各位不用兴师动众,不劳烦大家了。”易舒自然不会把事情全盘托出,不然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子瑞家都会成为焦点。

  自从子瑞走后,他虽然交代易舒要照顾一下他的父母,实则易舒鲜少去他家,他受不了子瑞父母看他的怪异眼光,好像是谴责易舒把他们家儿子弄走了似的。子瑞也从来没再提起过,距上次来这儿,掐指一算也有两年多了。

  C最新章节*上酷匠、b网0S

  筒子楼有个好处,十年前长这样,十年后也未必有什么大变化,只是那种斑驳,显得更加沧桑了。接近地面墙壁上的青苔又厚了一层,浓密的样子呈现了少有的生机。

  看热闹的人群渐渐散了,似乎是最近大妈们追的一部热播韩剧开始了,他们便像打了鸡血一样回去看电视了。

  嘛,人也是要与时俱进的嘛。

  松了一口气的两人走进了楼里,潮湿的发霉味迎面扑来,倪弁天皱起了眉,默默地用袖子捂住了鼻子。

  收回余光,易舒在心底感叹:到底还是富贵人家出身啊。

  这里的条件比易舒住的冬皎巷还要差点,但是人们的心态比那儿的人却要好不少,因为听说今年政府给他们发了补贴,陆陆续续有人都搬了出去住了新房。

  敲了敲一扇充满铁锈的门,良久都没有反应。易舒只好边敲边喊着:“有人在吗?”

  好一会儿,门内才传来一阵拖鞋的“踢踏”声,一个沙哑的男音传来:“来啦来啦,一大早的谁呀?”

  开门的一刹那,易舒甚至还想着开门的人是子瑞,但很快又嘲笑自己的矫情。门后的老大爷佝偻着背,用颤巍巍的声音问道:“你们找谁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