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话似乎结束了,易舒却有些震惊,郭月月的悬崖勒马让他有些感动。比起殷宁那种诡计多端的人,他更欣赏用实力来获得的人。郭月月是个护短的人,如果她能快点发现子瑞的好,两人一定能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友。

  就像……从前的他们。

  可是,郭月月的拒绝就表明了他们无法知晓殷宁的计划,她到底打算做什么?他们又该如何反击?

  看来这件事有些棘手,这个圈子里现在可没有人想要得罪杨万博,殷宁这次的棋压对了。倪弁天不由皱眉,难道他连让易舒安心的能力都没有吗?他揉了揉太阳穴,打开电脑说:“我看下邮件,公司最近事务比较多。”

  “嗯……”易舒轻声回应,却明显心不在焉。

  邮件,邮件……信……

  方归燕的信。

  三年前,子瑞曾想交给他的信中到底写了什么?那会是这件事的突破口吗?

  突如其来的想法让他坐立难安,他迫不及待想要证实自己的猜测,可是如今子瑞的样子很难从他那里得到信息,或许他该亲自走一趟到子瑞曾经的家中。

  易舒歪头看着倪弁天认真的神情,深邃的双眸中倒映着电脑的蓝光,散发着盈盈的温柔。

  他想,人的这一生真的很不容易,好不容易喜欢一个人时,对方却不理不睬,回眸时发现爱上的时候却已分道扬镳。这么兜兜转转,遇到一个真心的人时,不管有什么理由阻碍,或许都应该珍惜吧。

  毕竟,他易舒曾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人。

  难道那些成长教会他的只是退缩吗?不,他要为曾勇敢的自己道歉,他要重拾曾经的信仰——有他在,一切都无所畏惧。

  偶一抬头,看到易舒的眼神时,他怔了一怔,他记得这神情,和他三年前的模样是一样的,对自己充满了信任和爱慕。那一瞬间,他以为是自己眼花,但他的表情太温柔,连月光都不及一丝一毫。

  倪弁天回以他一个含着暖意的笑容,易舒的眼神往旁边瞥了瞥,耳根却泛了红。

  “能陪我去一下子瑞的家吗……”他的手指互相搅动着,小心翼翼地问着。

  倪弁天听出了他语气中的软弱,倪弁天环住他瘦弱的身子,在他耳边低语着:“当然,易舒,只要是你希望的,我一定陪你。”

  这样温暖的拥抱已是久违,回想起曾经医院中的那个拥抱好像已过去了很久很久,他的怀抱终于还是为他停留。

  o(酷G匠$网!首$@发

  闭上眼睛,易舒静静地枕着他的肩头,享受这片刻的幸福。

  多希望时间能够静止在此刻,没有一切外界的阻力可以分开他们,彼此之间只是互相爱慕的恋人。

  月光柔和的夜晚,究竟预示着又一场腥风血雨,还是一切尘埃落定,那时,他们仍不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