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护士苦着一张脸万分可惜地说:“很抱歉,郭先生似乎心情不太好,或许你们可以改日再来看望陈小姐。”

  倪弁天皱起了眉,正想再让护士通融一下,就感觉指尖一片温热。纤细的手指握着他的,来不及等他高兴,就见郭子潇一脸颓废地站在他们身后。满脸的胡渣,因疲劳而充血的双眸有几分吓人。他没有说话,自顾自转身,易舒放开了倪弁天的手,跟着郭子潇走去。

  失去了指尖的温度,倪弁天有些失落,但还是很快跟上了两人。他们在走廊尽头站定,病房门口的牌子上写着陈子瑞的名字以及值班医师的名字。

  推门而入,只有一个人的病房显得非常空荡,偌大的病床上躺着一具消瘦的躯体,露在被子外面纤细的胳膊上缠着厚厚的纱布,裸露的肌肤遍布了淤青。他空洞的眼神望着天花板,对他们的进入毫无反应,就像一个没有生命的傀儡娃娃。

  “子瑞……”易舒低低地喊了一声,床上的人儿依旧沉静如一潭死水。

  他的子瑞呢?那个灵动的男子,有着梦想而又坚韧的男子……他笑一笑,就像春日的暖风,他简单的一眼,就让人无法忘怀。所以,这个没有血色、没有生气的人儿怎么会是他的子瑞?

  怎么……可能。

  更{Q新最)5快kt上`:酷匠?网r

  易舒艰难地挪动步伐走到床边,陈子瑞身上的伤口更加清晰地展现在他眼前。嘴角的裂口已经结痂,但旁边五指印的淤青却让人无法忽视。他睁着漂亮的双眸,但是连眨眼都没有,混浊的视线没有焦距。

  伸出手想要拨开他粘在脸上的发丝,却被突然出声的郭子潇吓得连忙缩回了手。他沙哑着嗓子说道:“别碰他,他现在不能受一点刺激。”

  易舒失落地垂下手,别开了脸。眼泪顺着脸颊滑下,他的心好痛,明明子瑞什么都没有做错,为什么要如此残忍地对待他?

  眼前的景象让倪弁天也为之动容,他揽过易舒的脑袋,让他在怀里哭。原本低声的抽泣很快变成了痛哭声,但是为了不打扰子瑞,他还是尽力忍耐着,瘦弱的肩膀不住地颤抖着。

  “都是我的错……”郭子潇站在床边,出神似的看着病床上的男子,“如果不是我说要回来给爸庆生,子瑞待在英国就会好好的,都是我的错,我的错!”他捏紧了拳头,眼中却还是泛起了泪光。

  他永远都无法忘记那个场景,当他焦急地和人寻到子瑞的时候,他半裸的身体倒在一堆垃圾后面,他不停地叫唤他的名字,他却毫无反应。他用垃圾堆里的碎瓷片割开了自己的手腕,流出的血液染红了破碎的布料。

  万幸的是,手腕的伤口不深并且血液很快凝固了疤口,他成功活了下来,却成了半死不活的样子。对他来说,死去是不是比这样屈辱活着更好?

  听到郭子潇自责的话,易舒停止了哭泣,他用力抹干眼泪,用坚定的语气说:“一定要让那些人都下地狱,这些禽兽不如的王八蛋!还有……还有殷宁,决不能放过他!”

  倪弁天皱眉道:“一定要彻底打垮殷宁,不然她又会找各种机会进行报复。可是,殷宁也是个相当谨慎的家伙,要抓到她的把柄很难。”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