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瑞他,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易舒颤抖着声音,但最终还是问了出来。

  可是他只能很无奈地摇了摇头。

  “我要见子瑞,我一定要见他!”易舒的手握成了拳头,青色的筋络暴露在了单薄的手背上,“殷宁,殷宁,殷宁……为什么每次都是他,他为什么总是伤害我们!”他怒不可遏地扬起手,却发现根本无处发泄,只好泄愤似的跺了一下脚,疯了似的跑了出去。

  自然,倪弁天不可能就这么放任他跑走,他一把圈住易舒细瘦的腰,无视他的拳打脚踢,将他硬是塞进了车里。

  “放开我,殷宁那个混蛋,居然伤害子瑞!”易舒努力挣扎着,但无论如何也解脱不出倪弁天的桎梏。

  “冷静易舒,就算你这样莽撞地找她理论也讨不到丝毫好处!你做的一切也会功亏一篑,反而更加帮不到陈子瑞!”听到倪弁天的话,易舒挣扎的动作小了些,他继续安抚到:“我们要从长计议,我先去查郭子潇的手机定位,等我们找到他们再说,好吗?”

  怀里的人小幅度地点了点头,他放开了他,扯了扯被他抓得褶皱的衣襟。

  “对不起。”易舒用手掩住了脸,身体有些不自然地蜷缩起来。他总是这样,自顾自地发泄起感情,又自顾自地不让别人介入,说到底,他还是太傻,还是不成熟。

  好丢人……

  将脸埋在了臂弯里,一只温暖的手替他顺着背。末了,揉了揉他毛茸茸的头,收起利爪的他还是挺可爱的。

  见他乖乖地缩着不说话,他拿出手机给技术部打电话,让他们定位一下郭子潇的手机。

  所谓高手自在民间,很快技术部便兴高采烈地打来电话邀功:“倪经理,查到了!地点是第一人民医院!”

  倪弁天偷偷瞄了一眼易舒,发现他似乎没有听到,匆匆说了几句便挂了电话。

  替易舒系好安全带,他抬手抓住他的衣袖,湿漉漉的眸子盯着他问道:“他……在哪?”

  看着他这副脆弱的样子,他是在不忍心告诉他可能陈子瑞在医院,但是他知道他的性格,告诉他事实是最好的决定。

  “人民医院。”倪弁天叹了口气,看易舒愣愣地点了点头,说:“走吧,我想见他。”

  倪弁天点头,发动了车子,空荡的停车库回荡着引擎的轰鸣声。

  半路上的时候,Crystal给易舒发了短信,通知他录音到手,殷宁和郭月月已经离开。易舒给他发了倪弁天的手机号,让他把录音内容发过来一份。

  很快,倪弁天的手机便收到了录音文件,他在开车不方便用手机便递给了易舒。易舒的手指定在文件上方良久,最终还是按了下去。

  将手机声音调到最大,尽管有一些杂音,但依然可以隐约听到两个女声的交谈。

  最p新x章,节、上酷s#匠、R网

  “陈子瑞进医院的事是不是你做的?”一个有些愤怒的尖锐声音,应该是郭月月。

  另一个低沉的女声带着挪揄的语气道:“怎么,难道你承认那种低贱货是你嫂子不成?你哥哥变成同性恋,不就是陈子瑞那个贱人干的好事吗?”

  “就算我不承认他,那也是我的事,你没有权力动郭家的任何人,而你明显伤害了我堂哥!”

  “郭月月,请你弄清楚,我叫人强奸的是陈子瑞,不是你堂兄郭、子、潇!”殷宁一字一顿地说着,清晰地从录音中传出。

  易舒拿在手里的手机从他掌中滑落,录音仍在播放,而此时易舒的脑海里却只回荡着一句话——强奸的是陈子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肥猪派说:

  标题不能超过三十个字,不过就是为亲爱的一二三四环huan加更的啦,爱你么么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