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咖啡店,易舒坐电梯回到了地下停车场。皮鞋在地面敲击出毫无节奏的声音,暴露了他杂乱无章的内心。

  昏黑的停车场,一点火星飘落,尼古丁的味道在空气中打圈。

  他靠在车门边,低着头看不到表情。任由两指间的烟越燃越短,他沉思着,完全没有感觉到身边人的接近。

  易舒抽出他快烧到手指的烟,扔在地上踩灭,他才后知后觉地抬头,露出一个有些牵强的笑容道:“怎么这么快啊?”

  “发生了什么事?”易舒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看他这副失魂落魄的样子他就有不好的预感。

  被拧灭的烟蒂升起烟雾,易舒蹙眉咳了几声,只听倪弁天用有些不真切的声音道:“陈子瑞出事了。”

  “你说……什么?”易舒睁大了眼睛,后退了一步撞上了身后的一辆车,警报系统刺耳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停车库,一遍又一遍,就像恼人的魔咒。

  二十分钟前,倪弁天仍然拿着手机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拨号,电话那端传来的始终是女子甜美的提示——“你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Sorry!Thesubscriberyou……”

  有些头痛地揉了揉太阳穴,他将手机丢到了一边,然而下一刻手机却奇迹般地震动了起来。

  连忙按下接听键,只听对方颓废而疲惫的声音传来:“喂?你找谁?”

  “郭子潇,我是倪弁天。”

  对方沉默良久,答道:“你找我什么事?”

  酷匠a网正+版%G首w发

  倪弁天突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于是他只好问道:“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郭子潇冷哼了一声,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一样,似哭非笑地说:“不好的事?不,我的身边就没好事过!是我没保护好子瑞,都是我害的……”

  电话里是男人压抑而痛苦的啜泣声,倪弁天捶了一下面前的方向盘,不禁爆了粗口。没想到还是迟了一步,他们还是没有成功阻止悲剧的发生,他又该如何向易舒交代?

  “是不是殷宁做的?告诉我,我或许可以帮你。殷宁最近出现在了本市,易舒一直心神不宁,害怕子瑞出事,可是没想到还是……”倪弁天不再说下去,电话那头隐忍的哭泣让他难受极了,一个男人只有痛心到极点的时候才会毫无形象地在别人面前流泪。

  听到“殷宁”的名字,郭子潇像疯了一样吼出来:“你们能帮什么!不要出现在我眼里,滚得越远越好,只有你们离开我们的视线,我们才是安全的!”

  嘟嘟嘟——

  电话被挂断,他甚至没来得及了解情况,只是他唯一知道的是,已经有悲剧发生了,而且是在易舒极为重视的陈子瑞身上。

  他粗暴地打开车门,又重重地关上,在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燃。他有些颓靡地靠在车上,低着头不知在想什么,直到易舒抽掉了那根一口未吸的烟才回过神。

  他告诉他陈子瑞出事了,他的眼里满是不可置信以及沉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