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步走向角落,她的礼仪还不允许她迈出大步子,只好只好迈着急促的小碎步。幸好她的高跟鞋踩在地毯上,不然一定能听到清晰的“哒哒哒”的声音。

  易舒的位子离他们那里还有一定的距离,但是他现在却也不能贸然移动。

  SunshineCafé一向以昂贵的价格和至高的服务为理念,普通人望尘莫及,一杯咖啡就要上百块甚至几千块,只有那些暴发户会偶尔消遣。但是,也正是因此,这里人比较少,适合比较私密的谈话。

  托倪弁天的福,他给易舒点了一杯卡布奇诺,因此并没有服务生来打扰他,而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带着这杯卡布奇诺小心翼翼地挪动位置。

  他的手心除了汗,滑腻腻的感觉让他感觉都快拿不住杯子。

  他刚要迈出步子,就听门口的风铃“叮铃”晃动,吓得他连忙又缩了回去。

  然而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来人居然是Crystal。

  b酷…k匠网""永n久“免费+看小s说

  或许是易舒的视线太过热烈,Crystal也看到了易舒。两人大眼瞪小眼了一会儿后,易舒反应过来,连忙竖起手指放在嘴前让他噤声,然后他指了指角落,Crystal看到后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

  Crystal弯下腰偷偷坐到易舒对面,然后小声说:“殷宁怎么回来了?”

  和易舒在一起这么久,他或多或少也知晓些易舒和殷宁的渊源,而他们两人同时出现,也绝非偶遇那么简单。

  果然,易舒从口袋中掏出了录音笔的一角,Crystal立刻会意,他这才发觉殷宁对面的女孩有些眼熟,这不是郭家的大小姐郭月月吗?他们两人什么时候凑到一块儿的?

  无数问题塞满了Crystal的脑袋,上流社会几乎每个人都知道殷泽贪污案的揭发者是郭家人,殷宁会找上郭月月,绝非好事!

  不过嘛……这反而引起了Crystal的好奇心,他朝易舒招招手示意易舒把录音笔给他。

  见易舒一脸不解的样子,Crystal用唇形说:交给我,放心!

  Crystal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易舒犹豫了一下还是给了他。

  将录音笔自然地放进外衣口袋,他提着LV的斜肩包朝殷宁那边走去。他故意隔得比较远的时候就故作惊讶地喊了声:“呀,月月,好巧啊,来喝咖啡?”

  郭月月被吓了一跳,看到来人是Crystal,她勉强露出了一个笑容道:“恩,是啊,Crystal哥一个人来的?”

  虽然易舒和不少上流社会的女生都有点小过节,但是Crystal作为同是上流社会的一员,他和其他人也维持着表面上的“好朋友”关系。

  “不是哦,我今天有约啦!殷宁姐,好久不见,还是那么美丽啊。”Crystal面不改色地说着场面话,其实心里在狂呕。

  殷宁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勾了勾嘴角,做了基本的礼仪,但赶人的意思非常明显。

  Crystal也没在意,只是挥了挥手,在离他们五桌左右的地方脱下了外套挂在了椅背上,将斜肩包挂了上去。

  正好这时,Crystal原本约好的朋友也到了,他热情地迎了上去,全然没有因偷录别人对话而造成紧张。然而,也正因为如此打消了殷宁和郭月月的疑虑,他们很快又进入了神秘的对话状态。

  上流社会的人果然一个个都是演技派,他们可以将自己的面具运用自如。

  那么,倪弁天呢?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他是否也戴着自己的那张独特面具呢?

  易舒抿了一口卡布其诺,将自己消极的想法抛开,既然选择再相信一次,他就没有打算再无限地去纠结自己。

  想来Crystal的录音应该会很顺利,或许是时候该离开了,他不想有和殷宁任何的正面接触,那只会让他觉得毛骨悚然。

  这条路既然选择,就注定荆棘。如果没有倪弁天的支持,他一定不会是最后的赢家。

  不要背叛我,一定!

  喝完最后一口咖啡,他站起身,将外衣紧了紧遮住了面部。在门前的“叮铃”声中离开,留下一个修长却萧条的背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