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倪弁天替他拉开座位,然后坐到了对面的椅子上。

  他从抽屉中取出一叠厚厚的资料,缓缓推到易舒的面前。

  易舒疑惑地接过资料,翻开了第一页。于此同时,倪弁天解释道:“这是殷家近几年的动向,因为殷泽属于比较公众的人物,所以要找这些资料并不困难。”

  易舒快速地浏览了一下这些资料,主要就是关于殷泽被检举贪污的事。

  “这些有什么用?”易舒合上厚厚的资料,依然不太明白倪弁天的用意。

  “殷宁从学生时代起就是个锱铢必较的人,检举殷泽的就是郭家,殷宁不会这么简单放过郭家。既然她回来了,那么恐怕郭家就是她报复的对象之一,还有,恐怕你也是其中之一。”

  “哼,你倒是挺了解她。”易舒撇过头,却没发觉自己的语气好像带着醋意。

  倪弁天并没有生气,反而好心情地勾了勾嘴角,“反正,有我在你肯定没事,我向你保证。”

  “现在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殷宁回来摆明了是有阴谋的,我们必须知道他想对郭家做什么,因为郭家现在不只是郭子潇他们,还有子瑞!”

  说到昔日的好友,易舒经不住又担心起来,不知为什么,他的心头总是萦绕着一种不祥的预感。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却总是让他觉得什么事将要发生。

  “你冷静些。”倪弁天安抚着他,“既然你昨天见到了她,那你有没有得到什么信息?告诉我,我们一起想办法解决,我不会再让她伤害你,也不会让她伤害任何你在乎的人。”

  “我联系不到他……”易舒扶额,神情有些动容,“昨晚去厕所的时候,殷宁和郭月月进行了交谈,他们会在今晚见面。他们一走,我就立刻给子瑞打电话,但是一直都处于关机状态,我来公司的路上也不停打电话,还是关机。”

  “那么,郭子潇呢?”倪弁天盯着他,有些戏谑地笑道:“你该不会不敢给他打电话吧?”

  易舒别开眼,似乎是默认了。

  无论是子瑞还是郭子潇,他们都在高中生涯中因易舒受到了不同程度的伤害,易舒做不到若无其事地向他们问好。

  “好吧。”倪弁天叹了口气,似是妥协,“郭子潇那边的联系交给我,今晚,我和你一起去SunshineCafé。”

  “为什么不直接提醒郭月月不要去赴约?”

  倪弁天摇头:“失去郭月月这个目标,殷宁就会转换下一个目标,还不如尽早知道她的计划,才能将她的阴谋扼杀在萌芽状态。”

  易舒若有所思地点头:“我没想过有一天能和你合作,不管怎样,谢谢你。”

  他起身,向他鞠躬,然后转身离开。

  H更v$新、最快T上|{酷0G匠$网}

  关门前,他听到他说:“易舒,你从来都没有必要跟我说谢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