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易舒呼吸完全平稳下来,易玦请倪弁天到客厅喝茶。虽说是客厅,其实是厨房的餐桌,一个四四方方的木桌子,桌角都已经被磨平了。若是没遇到易舒,倪弁天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坐在这样的地方。

  一杯姜糖水冒着丝丝热气,有一股甘甜的清香,就像这个家一样给人干净透彻的感觉。

  他抿了一口茶,腹内立刻腾起一股热气,整个身子都在回暖。放下杯子,他问道:“你和你哥两个人一起住吗?”

  易玦捧着杯子暖手,先是摇了摇头,又继而点了点头,“妈妈原先是和我们一起住的,但是她的工作很忙,她被聘请做家庭教师,其实是半个保姆,照顾那户人家的孩子。她常常抱怨说,她连自己的孩子都照顾不好,却要去照顾别人的孩子,可惜这生活就是这么可笑。”

  易玦说完,朝他淡然一笑,抿茶的样子就像久居桃源的世外高人。倪弁天听着他的陈述,就好像是讲着别人的故事,但是幽幽的语气中却又好像意有所指。

  “每个人都有苦衷吧,也不能怪你的母亲。”倪弁天发现在这个比自己小好几岁的男孩面前,他像是突然失去了语言功能,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因为易玦是纯然的,直率的,不加掩饰的,和那些商场上徘徊于虚实之间的狡猾商人完全不同,他现今引以为傲的交际在他面前显得那么可笑。

  他想,在易家人面前,没有人可以觉得自己比他们高人一等,无论是在倔强的易舒面前,还是淡然的易玦面前。

  喝了半杯茶的样子,易玦问道:“您和我哥发展得如何?”

  倪弁天觉得在这个少年面前,自己没有任何掩饰的理由,他清亮的眸子似乎可以看穿一切。

  “可以说……非常糟糕。”倪弁天垂眸,额前的刘海遮住了眼睛。没有见到易舒前,他想了一百种方法去追求他,可是真正遇到他了,那些方法却一个个都不适用。

  什么追求神器、秘籍、必杀招,在易舒身上全都自动瓦解,因为易舒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不给自己爱上倪弁天的机会。

  “果然。”易玦煞有介事地点头,但是他又话锋一转道:“只是,我希望你不要被哥的假象给骗了。”

  “什么意思?”倪弁天不解。

  易玦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推到了倪弁天眼前。

  照片中的男子白衣似仙,被太阳照射的枯黄发丝也似乎有了生气,双掌中托着一朵开得娇艳的花朵。他倾身向前去嗅花的芬芳,那陶醉的神情即使看着照片的人也仿佛能够闻到。

  只是——

  “这也不过是张普通的照片吧?”倪弁天问,虽然里面的易舒真的很美,他有多久没有露出这样甜美的笑容了?

  “看反面。”

  O更新-√最-快…J上~f酷匠e网

  他将照片翻转过来,白底黑字,娟秀端正的字体明明白白地写着——

  无君相伴时,花娇人憔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