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环路……那不就是他家的位置吗?

  西环路以北百泽庄园,富人的聚集地,傍山依水,一方富饶。

  西环以南冬皎巷,旧时筒子楼仍未拆迁,居住着一批粗俗的贫民。

  很久前富人区就对一街之隔的贫民感到不满,联合上报后引起了政府重视,政府也赞同拆迁并下达文书,谁知那群贫民集体造反,在政府政府大楼闹了一个月,这个工程只好罢工。但是富人们并没有因此善罢甘休,他们注资造墙,将贫民区从他们的视野里彻底隔离。

  他从来都不知道他们可以两两相望,他们之间的距离如此相近,可是他当初却也是签下筑墙同意书的其中一个。

  即使我们的距离那么近,可是你的心却封闭在了自己的世界,而我,却是其中一个作俑者……

  启动发动机,停在路边的轿车重新驶上繁华的街道,隐没于一片灯红酒绿中。

  飞扬的汽车尾气中传来一声愧疚的叹息——对不起,易舒……

  ~~~~~~~~~~~~~~~~~~~~~~~~~~~~~~~~~~~~~~~~~~~~~~~~~~~~~~~~~~~~~~~~~~~~

  西环路,这条几乎每天都要经过的路,在此刻却显得如此陌生。

  打着方向盘右转到一个巷口,老旧的标识依稀可辨——冬皎巷。

  逼仄的巷子,灰暗的空间,接触不好的路灯时明时暗,一个身着单薄的少年站在路灯下,瘦弱的身子仿佛会被风吹走。

  他下车,夜晚的风打在身上竟有几分刺骨之意。

  俊朗的少年迎面走来,眉眼像极了易舒,只是易舒的脸上总是坚毅的样子,而这个少年却是阴柔的。

  “倪先生,真是麻烦你了。”少年的声音被风吹散,好看的唇形已经泛紫。

  倪弁天皱眉,将身上的外套褪下披到了身上。

  少年微微错愕,问道:“您不觉得这件衣服盖到我哥身上更合适吗?”

  倪弁天摇头:“你还不懂你哥吗?穿着吧,我不会冻着你哥的。”

  少年站了一会儿,终是赞同了他的意见。

  “让您见笑了,我身单力薄,恐怕要劳您走一趟。”

  倪弁天从车里把易舒抱出来,被冷风吹得瑟瑟发抖的他很快贴近热源,紧紧抱住了他,小脑袋还在他怀里蹭了蹭。

  酷☆;匠…"网Q唯P|一正l版,》x其他|t都$Y是盗版!

  他用公主抱的姿势将易舒抱了起来,怀里人的重量让他蹙起了眉头,作为一个成年男子,易舒的体重轻的可怜。

  调整了一下姿势让他睡得更舒服,他对着前面带路的少年说道:“跟我说话不需要用敬语。”

  少年单薄的背影一顿,依然用轻到近乎无声的语气道:“不经意间已经成习惯了,哥哥常说,说敬语不是因为低人一等,而是让人知道,就算穷,我们也没失了教养。”

  “呵呵。”倪弁天轻笑,“还真是他的风格呢。”

  “请问您……你和我哥的关系真的只是上司和下属吗?”少年转过身,狭长的凤眼在昏暗的灯光下幽幽的。

  “被一个少年郎这样问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呢。不过,我喜欢你的直率,比你哥这个口是心非的家伙好多了。没错,我喜欢你哥,我是他的高中同学。”

  他的步伐很稳,丝毫没有因为抱了一个人而显得吃力。

  “是么……”他并没有感到惊讶,反而是一副意料之中的表情。哥哥他并非是个口是心非的人,他只是习惯性地思考太多,因为他的处境不得不让他思考。

  倪弁天若有所思地望着少年的背影,旁观者清,从前他或许不信,但此时却不得不信。

  或许,只不过他遇到的是易玦吧,一个近乎淡出欲望的少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