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舒啊易舒,终究是凡人,而且还是凡人中那种无权无势的人。当他认清自己的时候,便是恐惧的时候,也是放弃爱的时候。

  没有人,可以给他爱的勇气,即使是他自己也不行。

  易舒眼中的绝望刺痛了倪弁天的心,看着他贝齿咬着的下唇,倪弁天心中一动,俯下身含住了他被咬得血迹斑斑的唇。

  呼吸间全是倪弁天的气息,纯净而干脆,仿佛仍旧是高中时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易舒的胳膊环上了他的脖子与他贴得更近,口腔中炽热的感觉几乎要将彼此融化。

  感受到他主动的倪弁天震惊了一下,很快又抛开所有与他痴缠。

  他的青涩,他的热情,他的战栗都令倪弁天疯狂。

  倪弁天的手游走在他光洁的皮肤上,而易舒却没有反抗,修长的手指穿插在他的黑发中,与他一同燃烧。

  听说绝望到极点的兽类会仰天嚎出最后一声悲鸣,而绝望到极点的人类却会做出他们生平觉得最疯狂的一件事。

  他在燃烧,是因为想将自己燃尽……

  “易舒!”倪弁天清醒过来,一把拉开了他。

  t最{B新,章=节;上酷匠4B网$

  他的唇边还挂着暧昧的银丝,脸颊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一双凤眼因沾染上了情欲而妩媚到了极致。

  难道他……

  倪弁天伸出手探了探易舒的脑门,热度还算正常。难道真的是喝醉了?他记得他走之前最多只喝了一杯红酒,原来真的有一杯倒的人,那之前和他清晰对话的人又是谁?

  倪弁天第一次觉得他快被一个人弄疯了,易舒这家伙居然只有在喝醉的时候才愿意接受他,清醒后他依然是将他拒之门外的易舒。

  但是,他至少明白了,易舒还是喜欢着他的,所谓酒后吐真言,他说的话是真的,只是酒将他的理智慢慢侵蚀。

  怀里的人儿还想蹭上来,倪弁天强忍着将他压到身下为所欲为的冲动,将他推回到座位上,系好安全带。等他满头大汗地做好这一切的时候,易舒已经已经靠在座位上睡着了。

  他的呼吸平稳,睡颜一派天真,全然没有了刚才的磨人样子。只是两道弯眉中间却蹙了起来,挤成了一个小小的川字。

  他的去处成了难题,若是他彻夜不归,恐怕他家里就要鸡犬不宁了吧?

  翻了翻他的包,找到了公司配给的手机。通讯记录上除了公司人员外,还有一个备注为“弟”的号码。

  是了,他记得易舒有个多病的弟弟,那么必然常年在家休养,发个信息给他就行。

  打定主意,他快速地打出一串字:弟,哥今日工作事忙无法归家,不用担心。

  按下发送,只等了一会儿就收到了对方的回复:你是谁?

  他暗暗惊讶,这小子倒挺精,还没等他感叹完,对方的电话随之而来。

  接?不接?

  他纠结了一会儿,最终还是按下了接听键。

  “喂?”对方的声音有些疑惑,却并不慌张。

  “我是你哥的上司。”倪弁天干脆也不撒谎:“你哥在宴会上喝醉了,你家在哪,我把他送过来。”

  “请问,能冒昧问一下您贵姓吗?”

  “我姓倪。”

  “噢。”对方露出了然的语气,“那么,倪先生,麻烦你了。我们家的地址是西环路冬皎巷,您把车子停巷口就好,我想您的车子开不进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