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郭月月还想说什么,被郭总劝回去了,一副泫然欲泣的表情惹人怜惜极了。

  旁边其他人见郭月月铩羽而归,不由轻声议论,即使捂着嘴也漏出了几丝嘲讽的笑声。

  娇生惯养的郭月月何曾受到过这样的对待,平日里都是她招招手,那群男生便蜂拥而至,如今她却因为倪弁天而被那些女人嘲笑!

  她不甘地咬紧了下唇,胸膛因为愤怒而起伏不定。她攥紧了白色小礼裙的边缘,踩着牛皮小红鞋怒气冲冲地走向厕所。

  哗哗的水流大开着。

  郭月月手撑洗手池,看着镜中有几分狼狈的自己。

  可恶!她郭月月何时碰过壁,她一定要得到倪弁天,让他心甘情愿地娶她,让那些嘲笑她的女人都跌破眼镜!

  还有……那个在他身边的男子,一看就是根本不懂上流社会的贫民,想要飞上枝头做凤凰,休想!没想到倪弁天居然会喜欢上一个男人,不过看这个样子一定是那个不要脸的男人勾引倪弁天的,像倪弁天这种身份的人,要什么样的人都能有,不过是偶尔换换口味,想必不久之后那个男人就会哭着求倪弁天不要甩掉他吧。

  郭月月嗤笑一声,似乎被自己心里的想法安慰了不少。

  “郭小姐。”

  郭月月一抬头,看到镜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身着艳丽的女子,玫瑰色的长裙衬得她肤色胜雪,栗色的长发垂落在她呼之欲出的酥胸前。她娇笑着,鲜艳的红唇划出一个诡异的弧度。

  “殷宁!怎么是你?”郭月月脸上愤恨的表情转为震惊,“你们家不是,不是……”

  ‘看wA正y-版n章7…节x上酷6,匠网q

  一阵肆意的笑声打断了郭月月的话:“是啊,我们殷家确实被你们郭家打垮了,但是,我想来参加个宴会嘛,还是易如反掌的。”

  “你的意图是什么?虽然是我们郭家揭发殷泽贪污,但是你们害我堂哥在先,是罪有应得!”郭月月就像只长满了刺的小兽,浑身充满了攻击性。

  殷宁摇了摇手,“我不是来报复你的,别紧张。只是,我想告诉你一些有趣的事,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没有!”郭月月说完就要往外走,他堂哥郭子潇早就提醒过他要远离殷宁,因为她善于耍弄心机,当年他退学就有一半功劳源于她。而郭家为了报复而揭发了殷宁的父亲殷泽的贪污行为,因贪污数目巨大而被判有期徒刑二十年,殷家散尽家财也只将刑期将至十五年。

  可以说郭家这一举动对殷家是一次重创,只要殷家有翻身机会必将再次对郭家出击。如今殷宁依然能够出现在这上流社会的聚会中,说明她已经成功勾搭上了另一户人家。

  看到郭月月毫不迟疑地离开,殷宁双手抱胸,露出了胸有成竹的笑容,她用缓慢而清晰的字句道:“如果我说,这件事和易舒以及倪弁天都有关系呢?”

  果然,郭月月离开的脚步一顿,转过头问:“你说的易舒指的是倪大哥身边的那个男子吗?”

  殷宁但笑不语,仿佛认定郭月月这条大鱼会上钩。

  “明晚七点SunshineCafé,静候佳音。”殷宁说完,与郭月月擦肩而过率先离去。

  长廊尽头的转角处,隐没在黑暗中的男子捏紧了衣角,他的手却不自觉得有几分颤抖。

  SunshineCafé,当年故事的后续到底是什么,而殷宁为何重新出现?难道当年的故人又要重蹈覆辙那段历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