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总,好久不见,您的身体还是那么硬朗。”倪弁天率先打招呼,脸上是如沐春风的笑容,让人一见就觉得身心舒畅。

  显然这话取悦了肥肠脑满的郭总,他的啤酒肚因为大笑而一颤一颤地抖动着。

  “倪家果然人才辈出,倪贤侄生得越发俊朗了。这位是我家女儿郭月月,娇气得很,让贤侄见笑了。”郭总伸手将躲在他身后的女儿推了出来,脸上的笑容越发谄媚。

  “爸!”郭月月娇嗔,不依似的跺了跺脚,脸上快速飞上了两片红晕。

  易舒看得惊奇,这个社会居然还有这般宠护的女儿家,果然是有钱人家才能把孩子保护得这么好。看那双小鹿般灵动纯净却又含着羞涩的双眼,连对女子没什么兴趣的易舒也不由啧啧称奇。

  如此美好的女子怎会是郭总的女儿?易舒不由惊叹一下造物主和基因的神奇。

  TE酷匠网ov首发C

  三人互动和谐,易舒就像是多余的人,他只好静立在一旁,为了显得不那么尴尬,他从路过的侍者那里取了杯红酒。

  他学着倪成明的样子晃动了一下杯子,谁知液体根本不受他的控制左右乱撞着。忽的听到一声低低的嗤笑,易舒抬头看向郭月月,只见她也取了一杯红酒,带着钻石手镯的纤细手腕轻轻晃动着,酒杯内的红酒像跳起舞蹈,转出了一个小漩涡。

  再望向她的脸时,分明带着一丝得意和嘲讽。看来易舒之前对她的评价得收回,天下少女一遇到中意的人时,就都会露出敌意,哪怕这敌意来得不明不白。

  虽然表面上和郭总交流着生意上的问题,但倪弁天的注意力依然分了一部分在易舒身上,而郭月月的行为自然也落入眼中。敢在他眼皮底下欺负他的人,未免也太胆大了点。

  他不动声色地接过易舒手中的酒,收紧了搭在他肩膀上的手:“谢谢替我拿的酒。”

  他的动作自然而纯粹,就仿佛真的只是感谢好友而做出的举动。易舒自然是感觉到了倪弁天对他的维护,虽然心里有几分暖意,但是大庭广众之下他并不习惯这种触碰,所以还是尽量避开了倪弁天的身体。

  郭月月不淡定了,原先小家碧玉的形象消失无影,圆溜溜的大眼眯成了一条线,迸射出嫉妒和不甘的光芒。尽管在别人看来倪弁天和易舒只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但是郭月月却不会看错,倪弁天看易舒的神情分明带着爱恋和宠溺!

  只能说郭月月演技不错,只可惜暴露太快。

  倪弁天揽过易舒的肩膀,抿了一口红酒,颇有风流少年的味道,几乎把那些情窦初开的少女迷得晕头转向。

  “郭总,慢慢享受晚宴,我去和其他叔伯打招呼。”目的已经达到,他春风得意地揽着易舒离开了。

  一旁的郭月月拽着自己父亲的手不停地撒娇:“爸,你怎么就这么让他走了呀!”

  郭总无奈地拍拍娇女的手安慰他:“月月呀,老爸尽力了啊,再拖下去老爸的公司要破产了啊!本来老爸接的工程已经完工了,谁知道他说又有不对的地方,可能又要动工啊!诶……”

  郭总无奈叹气,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看来金龟婿是没指望了,就是可怜了自家的月月。难得有月月看得上眼的,可惜倪贤侄那样子分明是对月月没什么想法,不然也不会跟他朋友这么快就走人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