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话中,灰姑娘的魔法在凌晨十二点解除,只有一只水晶鞋给王子留下了信息,而王子正是靠着这只鞋找到了心爱的女孩。

  脱下老气的黑色职业套装,修长的身躯穿上灰色的西装,中西结合的风格不仅没使它看上去不伦不类,反而显得十分干练。

  “谢谢你。”倪弁天拢了拢易舒打上了发蜡的发丝,将他额前的几缕刘海拨开,露出了他上挑的凤眼。这双眼睛曾经一直被掩盖在厚重的镜框下,如今显露出来,竟带有一丝媚意。

  易舒唇瓣微启,有些疑惑地问:“为什么谢我?”因为他有些暧昧的举动,他的脸颊浮现了两片红晕,不由侧身避开了倪弁天。

  见他一副如避蛇蝎的模样,倪弁天的眸色暗了暗。然而,尽管如此,他还是忍不住想要亲近这个他日思夜想、思念成疯的人。

  “谢谢你,谢谢你完成了我十八岁的愿望。”倪弁天的手情不自禁地抚上了他的脸,身体也缓缓凑近了他。

  或许是这气氛感染了易舒,他居然没有躲开,直到倪弁天冰凉的薄唇落在了额上他才惊慌地推开他,湿漉漉的眸子染上了怒意,更多的是不知所措。

  “我我我……我只是为了工作而已,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易舒恼羞成怒地辩解。

  …酷)C匠Js网pc首发

  “嗯,好,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他虽然这么说着,脸上却带着挪揄的笑容。

  易舒虽然不甘,但他可以辨别,这是倪弁天真实的笑容,是出于真心的愉悦的笑容。

  倪弁天终于因为易舒而露出笑容了,他,何尝不是完成了自己曾经的愿望。

  “你真的,变了很多。”易舒有些别扭地说。

  没想到倪弁天并没有问是哪里变了,而是问他:“那你喜欢吗?”

  “别胡说八道!”易舒别开脸,退出他的暧昧范围。为了化解尴尬,他看了看时间道:“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走了,倪总等急了会责备我的。”

  易舒作势要离开,被倪弁天一把圈住腰拉了回来,只是他收放自如,知道不放开易舒会引起他的反抗,所以很快收回了手。

  “今晚,你是陪我的,不是陪我父亲的。”不知为何,他说这话的时候居然有些醋意。

  易舒有些莫名其妙地说道:“可是我对倪总说的是给他记录日程的!再说了,我……我为什么要陪你,你们这种上流人家的礼节我可不懂!”

  “诶。”他长长叹了口气,道:“说到底,你还是觉得我们是两类人。易舒,你听着,人生来注定不平等,有一生下就贫困的人,也有一生下就富裕的人。你的家庭或许不富足,但是你是有光明正大身份的人,而我呢,我是一个私生子,越少人知道我的存在越好,那时候我总是感到抬不起头,我觉得我这辈子都抬不起头,因为所有人都会看不起我!”

  “不,不是的!你那么优秀,大家都是真心仰慕你的!”倪弁天眼底流露出的悲伤让易舒觉得心如刀割,原来不光三年前他能左右他的情绪,现在依旧可以。

  看着易舒紧张的神情,倪弁天笑着说:“别难过,现在我已经不在乎了。因为,我开始明白一个道理,一个人成不成功并不是看他的身份,而是他自己对待生活的态度。易舒,生活瞬息万变,你永远跟不上适应它的节奏,所以不要让自己去适应生活,应该让生活去适应自己。我们,要学会打破陈规。在你眼里,我们是不平等的,但是这对我来说是不公平的。我希望得到你平等的对待,不要因为我的生父是倪成明,就将我从你的世界挤出去,好吗?”

  他说话的时候,易舒始终没有正眼对着他,而是全身颤抖着。

  不能动摇,易舒,不能动摇!他在心底不停地提醒自己,指尖深深地扎入手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