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实,好像从倪弁天来的那一刻起,没有人公布过他是倪成明的儿子,只不过易舒本来就知道,所以先入为主了而已。难道说,倪弁天真的有打算和普通人一样成为一个工薪族,靠自己打拼吗?

  甩了甩头,将心底升起的那丝感动抹去。就算他此刻能坚持,也会因为将来一成不变的生活感到无趣和麻木,他不清楚自己家里的贫困程度,也不知道自己的弟弟离不开自己。那么多因素加起来,他无法相信他能坚守对他的感情。

  所以,与其倒是被反打一耙,不如现在识时务地放弃。只是,到底要怎么对他说他才能让他明白这生活的疾苦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承受的呢?

  他开启了发动机,车子驶离了出去,只是他并没有带他去商场,而是去了一家小餐馆。

  如果不买到衣服,倪总会生气的!

  易舒一把拉住准备下车的倪弁天,脸上满是焦急,他可不想因此丢了工作,这个工作一个月的工资就足够他们一家维持一个半月的生活,而且伙食也能明显改善,小玦的身体也健朗多了,他决不允许这样怪异的理由就让自己失去了经济来源。

  “哦,对了,忘记给你衣服了。”他从后座拿过一个包装很漂亮的盒子,但是上面居然落了层灰尘。

  他用手掸了掸上面的灰尘,引得两个人纷纷咳嗽起来。

  “不好意思……”他有些窘迫地将盒子递给易舒。而易舒见他微红的脸颊,居然下意识地想笑出来。

  连忙收敛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易舒打开了盒子,被里面做工精致的礼服震惊。

  他颤抖着手拿出西装,上好的面料拂过他的肌肤,上乘的质感让人爱不释手。灰色的西装没有任何装饰,却有一种神圣的不可亵渎感。从款式来看,这件西装的剪裁显然是独一无二的。

  酷匠}网正v◎版首bE发、Z

  当然,里面还配了衬衫和西裤,连新皮鞋都准备好了。

  “这是我十八岁生日的时候买的。”倪弁天的话差点让易舒把东西摔回盒子里,他一脸惊悚地对着他,他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道:“那时候父亲要为我举办成人礼,叫我去礼服店买一身西装,在柜台那里看到了这套衣服,脑中突然想象你穿着它的样子。等我回神的时候,已经把它买下了……”

  易舒觉得自己很伟大,居然一天内让倪弁天尴尬两次,原本像他这样阴晴不定的人,半句话就可能引起他情绪的不快,可见他这几年确实改变许多。

  “十八岁……是高三的时候吗?”易舒回忆,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时候他应该和史敏儿在一起吧?

  “是的。所以,你能帮我圆了十八岁的愿望吗?”他很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从前总是含着戏谑和忧伤的眸子里却满是认真和深情。

  有人说,爱可以改变一个人,年少的易舒为这句话死去活来,后来的易舒对这句话嗤之以鼻,现在对视着倪弁天眼睛的易舒却对这句话有了相信的冲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