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面的景象二次震惊了他,座椅和设施看上去都已经很老旧了,只有坐垫是新添增的,还有一瓶满的香水放在前面。

  当他坐到驾驶座上的时候,易舒忍不住开口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笑着不答,只是伸过手帮他把安全带系好,温热的呼吸拂过他的脖颈,让他瞬间起了鸡皮疙瘩。他明晃晃的笑容在他眼前徘徊,竟让易舒片刻失神。回过神来的时候,他鼻梁上架着的黑框眼镜已经被他摘下。

  “你做什么?我看不到了啊!”原本应该愤怒的语气,竟有点像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娇嗔。

  “易舒,我以为你看得到。”倪弁天离他很近,鼻尖都快蹭到一起,他可以清晰地看到易舒一根根纤长的睫毛。

  以前,他总想着希望能猜透他的心思,而他现在才发现他的心思真的很难猜,他所希望的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他温热的指尖描绘着他狭长的凤眼,这双眼睛即使看透了疾苦和困顿,还是这样澄澈和纯然,因为他一直坚信他的心是纯净的。

  “易舒,你和那些人是不同的,所以我不相信那时你爱的我仅仅是因为我的外表或者其他。我知道你要强,自尊心也很大得能吞下豺狼虎豹。所以,我不逼迫你,这次让我来追求你,好不好?”

  他的语气几乎让他迷醉,流连在嘴边的“好”就要脱口而出时,易舒一手推开了他。

  “倪经理,我……不懂你的意思。”他别开眼,不敢去看他的神情。

  “不要装傻,你懂我的意思的。这辆车是二手车,每一分钱都是我自己的,我希望你能看到我的决心。易舒,我希望和你是平等的,别把我放在遥不可及的位置,我就在你的身边,你知道吗?我……一直都在你身边。”

  ¤最e=新)H章节.$上a酷“匠网6

  “怎么可能……怎么……”他几乎失声,颤抖的嘴唇暴露了他波动的情绪。眼前这个优秀的男人,像神话一样的男人,居然愿意降低自己的身份,想要和他在一起?

  “是真的,都是真的。”倪弁天握住他的手,“我和你是一样的,靠自己的实力赚着钱,然后我们可以拥有自己的房子,自己的家,那一直是你期望的不是吗?”

  “不,不是的,不是的!”他已经泣不成声,他以为他足够理智,可是倪弁天居然比年少的易舒还要病入膏肓,他居然会有那些天真的想法!

  易舒抽出自己的手,逼迫自己停止无意义的泪水,用强硬的语气道:“倪经理,请你自重。你希望以实力赚钱,这自然是很好的想法,但是,你想和我在一起,那是天方夜谭。就算你认为自己可以和我在一起,那倪总呢?倪总又怎么会同意?包括我自己,我也不会同意。那些山盟海誓总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变得像泡沫一样易碎,当你被现实逼迫的时候,你曾经不管多么深爱的人都会变成憎恶的对象!”

  他的歇斯底里居然引来了停车场的保安,大叔敲了敲玻璃窗问他们情况。倪弁天打开车窗说:“没事,跟同事有点意见不合。”

  大叔理解地点头,拍了拍倪弁天的肩膀说:“有话好好说,小伙子别太当真啊。”

  “您说的是。”倪弁天应着,扭头去看易舒,见他看着大叔和自己之间的一唱一和,又气又羞,眼泪全都逼了回去,刚想辩驳几句那大叔却像功成名就一样离开了。

  “这也太奇怪了吧?他……他怎么会不知道你是倪总的儿子?”

  “你想想,除了你我还有我父亲,好像没有人应该必须知道我是倪成明的儿子吧?”他的话让易舒大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