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的车流量很小,但是也很难打车,午休时间只有一小时,商场离这里又远,要是迟到了就更糟糕了。

  想到这里易舒就觉得头痛,都是倪弁天那家伙害的,就不能让他安心地做好工作吗?

  “欸,易舒哥,你要去哪啊?”门口的杨梓问他,一双灵动的眸子满是狡黠。

  “有空再告诉你吧,我现在已经晕头转向了!啊,我问你哦,这里到底哪里能打到车啊?”面对这个天真纯然的少女时,易舒也总是不自觉地像对待弟弟易玦那样对待杨梓。

  他焦虑的样子逗乐了杨梓,她咯咯咯笑了起来,明媚的小脸上因为淡淡的妆容更加动人。她一掌拍在易舒背上,害得他重心不稳往前冲了几步。

  “好了,不逗你了,其实刚刚倪经理交代我,让你到酒店前面的停车场去,他在那里等你。”

  她一边说着,一边用暧昧的眼神看了易舒一眼:“易舒哥,我听说倪经理一直没有女朋友呢,像他这么帅却没有对象的,公司里面的人都怀疑他是那个……同性恋呢!”

  “瞎说什么呢!”易舒拍了一下她的脑袋,杨梓立马一副“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的表情。他笑着跟杨梓再见,然而一踏出明路的大门,他脸上的笑容便自动消去了。

  紧紧攥着手里的金卡,那力度几乎使卡的边缘嵌入他的皮肉中。摊开手心,阳光的照射下,信用卡散发着土豪的神圣光芒,扎得易舒睁不开眼。但是他却如此固执地盯着它,像要看穿它一般,任由那刺眼的光芒灼烧他的眼睛。

  干涩,疼痛,眼球的感官就好像和身体分离了开来。

  一只干净而有力的手覆到了那张卡上,遮掩了耀眼的光芒。很久之前易舒就觉得这是一双属于音乐家的手,可是倪弁天从没执起过任何乐器。

  “我们走吧。”他温声说道,那语气柔和地就像对恋人说的情话。

  他取走了他紧握着的卡,将他已经被勒出红痕的手掌包进自己的掌心。

  他们这样,到底算什么呢?易舒不理解。说着像情人之间的话,做着像情人间的举动,可是却从不挑明那层关系。

  可是他却不得不承认,这样做好像真的能让他心安理得,让他觉得自己好像并没有做错。因为,因为他们并不是情侣呀,所以,大概他也没违背自己的原则吧……

  身边的男子没有反抗,让倪弁天感到很意外,握着他的手又紧了紧。瘦到几乎只剩下骨头的手,指甲修整得很干净,手指也很修长,明明这样漂亮的一双手,手心却满是坚硬的老茧。

  (酷匠…网正H版¤;首发!e

  他曾经以为自己会执起一双柔若无骨的令人无限怜惜的小手,然而此刻他握住的这双手却更让他动容。

  这个男人,才是他想要保护的,才是足以让他怜惜的。

  出乎意料的是,他并没有一辆豪车,只是开了一辆黑色的丰田车,想起倪成明那种爱炫的性格,这实在是不符他的作风。

  看出了易舒的想法,他绅士地为他拉开车门道:“易秘书不会不给面子吧?”

  易舒抽了抽嘴角,这个称呼绝对是对他的戏谑。倪弁天的心思向来藏得很深,他表面上很严肃正经的话,其实心里不知道是这样嘲笑的。

  “自然是……不会的。”易舒咬牙切齿地说完话,一屁股坐进了车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