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件发出没多久,易舒手边的内线电话便响了,他接起电话非常公式化地说道:“你好,倪总办公室。”

  “我是倪弁天。”对方立刻挑明了身份。

  “倪……经理,有什么事吗?”易舒换了只手接电话,发现那只手的手心居然出了汗,他对倪弁天的紧张居然到了一个他根本没想到的程度。

  “你应该也看到了,晚上会有酒会,你一起出席,把你那套老土的装扮换下来。”

  “什……什么?我?为什么是我?”易舒惊叫了一声,连忙张望了一下玻璃门,看到倪成明没有过来才舒了口气。

  没想到对方居然轻笑了起来。

  “易舒先生,难道你忘了自己是易秘书吗?这也是你的工作之一,倪总在酒会上很可能会谈成不少生意或接下一些饭局,你都要记录下来。”

  易舒抽了抽嘴角,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啊,之前那么多次酒会倪总都没有叫他,为什么偏偏这次就要去了?

  他心里这么想着,嘴上居然也说出来了。等他反应过来时,又是一顿窘迫。

  “因为,这次我也去啊……”他故意说得又缓又慢,语气竟然带着点暧昧,“如果不行的话,我只能找其他人当女伴了。”

  他瞪大了眼睛,刚要惊呼一声“倪弁天你疯了吗”,就看到门外倪成明站在门口,一副风雨欲来的样子。

  连忙调整好面部表情,用秘书公事公办的语气道:“好的倪经理,我会把您的意思转告给倪总,有新的消息我会再联系您。再见。”

  挂下电话再去看倪成明的表情时,显然他因为听到了“倪经理”的称号而掩去了不耐烦。

  “弁天说了什么?他怎么不亲自打给我?”倪成明走近,带着一股无形的压迫。

  到底要怎么把倪弁天的话转述给倪成明,难道真的要告诉他倪弁天要让他一起去酒会吗?这怎么看都是一种自寻死路的方法吧……

  推了推眼镜,易舒起身向他鞠躬,然后说道:“倪经理怕您忙着,所以先打给了我,他交代我晚上的酒会同行,可以确认您的行程。”

  倪成明挥了挥手:“既然弁天这么说了,你就去吧。”语毕,他又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易舒,补充道:“午休时间到我这儿来拿卡,去商场买套礼服,知道吗?”

  易舒面色微窘,点点头道:“我知道了,倪总。”

  “嗯。”他微微颔首,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去了。

  重新坐回椅子上,易舒扶额,难道他走过来看他打电话就是为了确认自己有没有打私人电话?这也太变态了吧,易舒能够体会之前那些秘书的难处了,只是他需要钱才不得不保住这个工作。

  nM看正$/版W=章Q?节上‘酷{g匠^$网

  为五斗米折腰的人才是平凡人吧。他一手托着下巴,另一手在键盘上输入着没有完成的文件。

  从倪成明那里拿了卡后,易舒纠结到底要去哪家买,要是买太便宜失了倪家的面子,买得太贵惹得倪成明不高兴该怎么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