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瞬间,易舒的脑海中唯一的想法只有逃跑。站在他面前的已不再是高中时期身穿白色运动衫或衬衫的少年,他一身灰色的西装,剪裁就像天生为他定制。他比那时更高了,他对他的仰望,更加遥不可及。

  他曾经倾注所有的恋爱对象,如今的他更加优秀,更加耀眼,也更加优雅。

  摘下了昔日的黑框眼镜,他黑白分明的双眼已收敛了那莫名的冷漠。不同于倪成明张扬自己的乖张,他在刻意掩去自己不合群的性格,唇边甚至有了儒雅的笑容。

  弁天,弁天……他曾深爱,或者说至今仍爱却不敢爱的人,他无法欺骗自己,胸膛中跳动的心脏如此疼痛。因为,他脸上的笑容并非出于真心,那只是一张面具。

  倪弁天也看到了易舒,他脸上满是复杂的神色全部落入了他眼中。虽然对于他的出现,他也感到十分惊讶,但仅是一瞬间,他便敛去了自己欣喜的神情。

  神一定听到了他的祈祷,自从器材室那里被拒绝后,他的心备受煎熬。倪弁天没有想到,易舒明明坚持了那么久,却最后选择放弃他,不信任他。

  易舒,你怎么可以选择若无其事地逃走,为什么不好好面对我?

  只是,这一定是上天的安排,他到父亲的公司工作,而他又被父亲召回。这是一次机会,他不会允许他再逃走,他也不会允许自己再错过他。

  ,酷.)匠.=网2永k}久免费●看p小@说4Y

  他不想让他将现实作为借口,他只是一味逃避,而他只想遵从他的心,他的所有感情都隐忍太久。私生子也好,富二代也罢,曾经在乎的身份在年岁的增长中越来越不值一提。

  漫长的大学时光中,他用学习来麻痹自己,对那些美女有意无意的示好置若罔闻。

  他就像是中了易舒的毒,在他心中没有人可以取代易舒的地位。在不知不觉中,他早已倾心于他。

  他们是同类,在不同的境遇中敢于去冲破。可是,他什么都做到了,独独却放弃了他……

  身体就像被施了定身术一般,虽然倪成明下了指令,可是他根本没有勇气踏出一步。

  倪弁天好像看出了他的犹豫,在父亲动怒前,他率先走上前一把拽住他细瘦的手腕,心像被重击了一般,但面上却依然保持着儒雅的笑容:“麻烦你了。”

  手中的行李箱被硬塞到了他手里,他厚重的眼镜下狭长的凤眼中满是错愕。他温热的手掌覆在他冰冷的手背上,如遭雷击。

  易舒连忙抽出手,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无论如何,此时此刻都不允许他多说什么。

  “走吧。”倪成明负手朝外面走去,易舒连忙拿出手机给司机打电话准备到门口接送。

  挂下电话,他看到倪成明和倪弁天并肩而行,两父子面上都是笑容,然而落入易舒眼中却满是怪异的气氛。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