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手边的杯子如优雅的绅士般又抿了几口苦涩的咖啡,然而他的心情却非常不错,因为他引以为傲的儿子倪弁天在下午就回到本市,晚上的私人饭局正是和儿子沟通的好机会,自然不管他什么王总还是李总了。

  难得的,今天一上午都没有发脾气,倪成明也没有刻意找易舒的麻烦,工作全都有条不紊地进行。倪成明在会议上解说的时候总要指责秘书放映速度不一致,而易舒却没出错,因为他用空余时间将他的稿子反反复复看了将近二十遍。

  临近中午的时候,付老师打电话给倪总询问易舒的工作情况,倪成明才稍稍从儿子要回来的喜悦中清醒过来。他回顾今日易舒做的一切工作,居然挑不出一丝毛病,但是他向来很少称赞人,于是便只回答“尚可”。

  付老师也没多说什么,能听到倪成明的“尚可”就说明易舒做得很好了,他从心底里为易舒这个学生感到自豪。没有打扰多久,他就挂了电话。

  午饭时间,其他同事都互相邀请去公司餐厅吃饭,但是价格也相对昂贵。易舒自然不会选择去餐厅吃饭,委婉拒绝了韩兮的邀请后,他坐在休息室泡了杯茶,啃自己带来的面包。

  面包是他周六在超市买的,已经不太新鲜了,失去了面包应有的嚼劲和香味,在嘴中味同嚼蜡。易舒是不奢望能够吃到什么美味的,只希望食物能填饱他的肚子,给他能量来工作。

  啃到一半时,他突然感到肩上被人一拍,如同惊弓之鸟般惊颤了一下。

  对方连忙好脾气地道歉道:“对不起易舒,我没想到你反应这么大。”

  易舒连忙平复了一下,问道:“柴经理吃饭这么快?”

  柴郡露出明媚的笑容,摇了摇头,“没呢,在找能够吃饭的同伴。”

  易舒听懂了柴郡了潜台词,他居然想和他一起吃饭?易舒有些不明白,他这副尊荣,虽然不是什么四五十岁的秃顶大叔,但在同龄人中也显得老气横秋,他到底是出于什么想法才会想到来邀请他一起吃饭?他可不会天真地认为年轻有为的柴郡会真的找不到进餐的同伴。

  “柴经理的魅力有目共睹,你往门外一站,想和你进餐的人一定能站成一排。”易舒笑,不动声色地继续啃面包。

  “看来不接受我柴郡魅力的也只有你了,可真是让我伤心呢。不过,咱这儿有个规定,那就是新来的员工可以免费享受一次公司餐厅的高级待遇。怎么样,你确定要放弃?”

  易舒的脸瞬间爆红,他居然想歪了,柴郡来邀请他只是因为公司的特别待遇,而自己居然自作多情地想多了!而柴郡为了不让他难堪,还特意给了自己一个台阶下,但却让他感到更加窘迫。

  “这个……”脑子突然浆糊了,易舒支支吾吾也不知到底该怎么回答,他虽然经过几年的历练变得更加稳重,但是他唯一不能接受的就是自己的自作多情!

  更-K新G最?快上{6酷匠,网l

  “易舒,易舒!”清脆的女声化解了易舒的尴尬,韩兮跑过来说:“刚刚去餐厅听人家说新员工可以免费一次享用午餐,我特意来叫你啦!”

  易舒在心里感谢了韩兮一百遍,然后抹了把头上的汗说:“恭敬不如从命。”

  “柴经理也一起吧!”韩兮对柴郡嫣然一笑,那天在倪成明办公室的稳重此时都还原成了小女生的活泼。

  也是,这个年纪的女生对柴郡这样的男人确实没有什么抵挡力。

  易舒理解地拍拍他的肩,对柴郡说:“经理,这回你有伴儿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