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对方挂了电话易舒仍处在迷茫中,这是在和他开玩笑的吧?他觉得自己都快疯了,本以为经过三年的磨砺,他早就收了心,不再去想那些不切实际的事,可是眼前的现实却把他又推向了风口浪尖。

  到底是去还是不去,这个问题足够折磨他了。

  这时电话又响了起来,易舒想该不会是柴经理发现他刚刚通知错认了吧。拿起手机看来电显示,发现是付老师。

  他压了压惊,尽量让自己恢复平静后才接起电话。

  “付老师,是我。”

  “易舒啊,你的面试……”

  “老师。”易舒截断了他的话,接道:“刚刚有人打电话来说我过了,周一就可以去上班,可是我……”

  这回轮到付老师打断了他的话,他显得很高兴,笑着道:“我就知道你行的,好了,周一要努力哦。至于你的学分就不要担心了,你只需要交掉最后一篇毕业论文就可以了。”

  “好的,谢谢老师。”

  挂掉电话,易舒有些欲哭无泪。

  我到底在做什么啊!他有些懊恼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算了,有工作机会就把握吧,这份工作对他来说非常重要,再说倪弁天现在应该在北方读书,自己肯定不会遇到他的。

  给自己了一点心理安慰,易舒感觉舒服多了。他一定是把自己逼得太紧了,况且就是遇到了他又如何,当时年少,他才对自己表白了心迹,可是如今过去了那么久,恐怕他早就忘了自己吧。

  易舒嘲笑了一下自己的矫情,像他这样已经是名副其实的大少爷,又怎么会看上他这个贫民窟的毛头小子呢。

  ~~~~~~~~~~~~~~~~~~~~~~~~~~~~~~~~~~~~~~~~~~~~~~~~~~~~

  走回家时,已经是下午了,易舒饿得肚子咕咕叫,正打算泡个方便面填一下肚子,却发现桌子上放着几道冷菜。

  他叹了口气走进房间一本正经道:“小玦。”

  坐在窗前认真阅读的少年抬起头来,露出一个不逊色阳光的灿烂笑容道:“哥,你回来了,快去吃饭吧。”

  转眼间,曾经柔弱不堪的少年也十五岁了,正是肆意挥洒青春的年纪,然而他却总是待在这小小的房间里鲜少走动。从来不抱怨生活的无趣,也从来不提出过分的要求。也正是因为如此,易舒才格外心疼这个懂事的弟弟。

  “小玦,我跟你说了很多次了,不用给我做饭,我吃泡面就好。”他坐到了床边和他平视,少年已经长大,他已经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亲昵地摸他柔软的发丝。

  “哥哥,我身体已经好多了,再不动一动,我就快忘记自己原来也是可以行动的了。”易玦的话显出一丝悲伤,命运对这个乖顺的少年太残酷,剥夺了他太多太多。

  易舒叹了口气,说:“等我吃完饭就带你出去走走吧,公园里的月季花开了。”

  “真的吗?”少年的瞳孔中迸射出名为兴奋的光芒,对于他来说,能够出去一趟太不容易了。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易舒笑,只有面对Crystal和家人的时候,他才能露出舒心的笑容。

  “嗯!”易玦高兴地放下书,从抽屉里拿出了傻瓜相机,那是易舒在他生日的时候送他的,是他最宝贝的东西。

  看到弟弟细致地擦着相机,他的眼里满是柔和。轻轻走出房间,将桌上的菜放进微波炉里加热,入口,满满的都是温馨的感觉。

  那一刻,他有些想哭。他突然之间有些迷茫,这么多年的辛苦到底终点是什么。

  e'酷&;匠%网d正f}版&4首Jh发

  易玦努力地活下去,却连出一趟门也是那么奢侈。妈妈早出晚归地工作,依然改变不了他们家贫困的现状。而他恐怕是这个家里最幸运的人了,可是他居然还那么贪心地想要更多更多……

  嘴里的菜突然变苦了,但是不可以轻易放弃希望,弟弟和妈妈都需要自己,他决不能再任性,只要做好秘书的工作,一定能给家里减轻不少负担。

  布满血丝的双眼里,显示出了一种不容置疑的坚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