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总,我是来应聘的,我叫马娉婷。”她的声音都带着一种成熟女人的妩媚,和易舒这种初出茅庐的大学生相比,实在占了太多优势。

  听到有人出声,倪成明似是不耐烦地微微偏过了头,挺拔的鼻梁上和两道剑眉之间蹙了起来。早就知道倪成明脾气怪异,她却在这时候自寻麻烦,看来她是没戏了。

  易舒瞬间解读了倪成明表情的内容,他在倪成明的眼中没有看到对马娉婷任何的好感,只有因为打断他思路的愤怒。

  不知为何,这三年来易舒越发能够通过别人的表情来猜测对方的心理活动,说得难听些,其实就是察言观色的本事又高了些。不过,这只有当他遇到不熟悉的人时才会警觉心大开,像和Crystal在一起时,他都懒得去猜那个二货朋友在想什么。

  见倪成明完全无视了他,马娉婷有些不甘心,想她如此具有风韵,这个倪大总裁居然视而不见,该不会是个弯的吧?

  因为倪成明喜怒不定的气场,马娉婷也不敢再多说话,只能有些气愤地咬着下唇。

  不愧是父子,脾气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易舒不禁暗暗摇头,倪成明因为有足够的资本,所以不在乎将自己的脾气暴露出来,但是倪弁天虽然隐忍,但从他和他的接触来看,他还是有潜在的倾向的。

  罢了,像他们这样的有钱人,有点怪脾气也无可厚非。只有自己这样的穷人家才需要敛住脾气、腆着面孔看上司的脸色行事。

  终于,倪成明转回了正题,他沉声问道:“如果让你们简单地描述一下你的工作,你会怎么形容?”

  酷O匠jx网"唯》~一U正w?版}B,《(其)他~都$是nj盗;|版iQ

  马娉婷立马抢先回答道:“为boss解决一切需求。”说完,还顺便有意无意地用眼神挑逗着,可惜倪成明一直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接着,韩兮想了想说:“兢兢业业完成布置的任务吧。”

  她的回答立刻引来了马娉婷的嗤之以鼻,如此平淡的回复怎么可能得到倪总的赏识?虽然马娉婷的回答也没有得到他的肯定,但她仍然对自己信心满满。

  最后,易舒很简单地说道:“安分守己。”

  “哦?”倪成明突然一挑眉,颇为有兴趣地打量了一眼易舒。原来这个男孩就是他老哥给他介绍来的,而他表哥的教学宗旨向来都是“安分守已”四个字,他倒是很好奇,虽然将这四个字挂在嘴边容易,但是真的就能做到吗?

  倪成明的恶趣味上来了,他突然很想检验一下他表哥的教学成果。但他还是不动声色地说道:“你们三个都先回去,等待回复。”

  韩兮和易舒都很顺从并且恭敬地微微鞠躬后退了出去,唯有马娉婷一脸愕然地呆在原地。倪总居然没有当场就聘请她,她的魅力有多少男人可以抵挡,这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

  让他们回去等结果就很有可能是面试失败了,她极不甘心地叫了声:“倪总,我……”

  还没等他说下去,倪成明有些凛冽的眼神就把她吓得住了嘴,他的声音明显带了怒意。

  “你可以滚了,明白了吗?”

  “你……”马娉婷一跺脚,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屈辱一般飞奔出了他的办公室。

  看着她离开的窈窕倩影,他低低地嘲讽了一句:“切,愚蠢的女人。”

  他倪成明可以说是一个相当成功的男人,要什么女人没有,他招招手倒贴上来的美女就随他选,而他需要的是一个真正能够派上用场的助理、秘书,而不是一个荡妇或情人。

  他最讨厌的就是自作聪明的女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