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的易舒,沉着内敛,待人和善,工作认真,与世无争。他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得很低,三年来能够交心的朋友也就Crystal了,但是他在外面租了房子,而易舒也不住校,两人的往来并不像普通朋友那样密切。

  易舒喜欢Crystal直爽的性格,不同于子瑞,Crystal有足够的实力不去向别人低头,也不需要去讨好别人,只是他的倔性和子瑞如出一辙。

  易舒倔,子瑞倔,Crystal也倔。大概就是同类相惜的缘故吧。

  只是这三人里能够倔到最后的却只有Crystal,易舒和子瑞的倔终究会被无奈的现实所磨平,他们需要去迎合别人,要懂得察言观色。

  L更新最r◎快.上☆C酷匠^网

  伦敦那边,子瑞和郭大少也上了大学,听说郭大少被子瑞照顾得非常好,整个人都意气风发的。一年前曾开过一次同学会,易舒并没有出席,时隔已久,他对郭大少的愧疚仍然存在,他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索性避而不见。

  关于大家的消息都是Crystal带回来的,另外子瑞还让Crystal向易舒转告请他第二天单独出来见他。

  易舒不是没看出来子瑞在想什么,要叫他出来大可不必这么麻烦,随便一个信息便可。他这么做的原因就是说给Crystal听的,他在告诫Crystal,易舒身边还有他陈子瑞在。

  子瑞这家伙,吃醋也是这么可爱。几年没见,倒是成了个醋坛子了。

  ~~~~~~~~~~~~~~~~~~~~~~~~~~~~~~~~~~~~~~~~~~~~~~

  自然,易舒前去赴约,子瑞也没把郭大少给拖出来。别看郭大少人高马大的,其实粘人的很,还有小孩子和大少爷脾气,子瑞在伦敦就像个老妈子似的服侍大少爷。

  那天见面,子瑞越发美丽动人,虽然这么形容一个男生委实不太合适,但是子瑞本就长得男生女相,如今虽褪去了几分阴柔,但是那张明艳的脸还是让人无法忽视。

  大概是受英国的影响,穿衣风格非常英伦,一件白色针织高领毛衣,外面是一件卡其色的长风衣,黑色的牛仔裤勾勒了他修长的双腿,一双白色长靴霸气十足。

  看来郭大少没有亏待他。易舒露出一个宽慰的笑容。

  “两年没见了。”子瑞站在星巴克旁边的路灯下,整个人显得更加英伦,他五官本就深邃,此时倒真像是个异国少年了。

  “是啊。”易舒走近他,看他在寒风中略微有些发紫的双唇,忙说道:“进去吧,外面冷。”

  “好。”他露出了一个笑容,眼角弯弯的。

  易舒鲜少来这种小资情调的店,站在柜台前有些手足无措,子瑞帮他解围道:“麻烦两杯热可可,少糖。”

  “好的,请稍等,一共34元,您贵姓?”

  “郭……oops,sorry,那个,我姓陈。”

  “好的,陈先生,请稍等。”店员有礼貌地笑笑,将单子递给他。

  子瑞将手从风衣口袋中拿出,伸手接过单子,右手中指上的钻戒闪闪发光。

  等到他们取了热可可坐到位子上的时候,子瑞捧着杯子轻轻吹了口气,道:“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易舒也捧过杯子在手心捂着,暖暖的感觉让他冰冷的身体渐渐回暖。

  “嗯……谢谢你付钱啦。”易舒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你明知道我想说的不是这个。”子瑞娇嗔道,故意瞪了他一眼,却丝毫不带怒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