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州的早春仍有寒意,并不十分清新的空气夹杂着学校旁工厂排放出的废气被一同吹来,引得人连连打喷嚏,惺忪的睡眼终于又打开了半分。

  呼朋引伴的低届生欢笑着路过高三生的身旁,格外让他们显得萎靡不振。

  易舒裹紧了身上的深色外套,将脖子又缩进几分。他吸了吸鼻子,却又觉得干燥的空气难受得紧,手上皮肤开裂处越发觉得疼痛和瘙痒,好像有数只小虫在上面徘徊。

  加快步伐往高三教学楼走去,身后的女生们猖狂的笑声让他紧了紧眉头。

  一个大嗓门的女生说着:“敏儿姐,你和倪学长真的好恩爱啊,学长还每天给你买早点,真是羡慕死了!我也好想找一个这样的男朋友啊!”

  酷.;匠$网首~B发

  另一个声音有几分尖锐的女生插话:“死相,你这嗓门非吓跑了男生不可!”

  “呵呵。”有些温润又带有几分娇羞地笑声响起,三分得意,七分炫耀地说道:“我叫他不要这么引人注目,可他非要给我买,我也没办法呀!”

  史敏儿假装苦恼地叹气,红彤彤的脸蛋上带着满足的笑容,眼底含着的满是爱慕与依恋。

  她已经深陷于沼泽,心甘情愿地下沉。易舒无比确信,这场恋爱游戏投入的只有史敏儿,真正不在状态的却是倪弁天。易舒不明白倪弁天为何会选史敏儿成为他的女友,但于他而言也没什么区别,权当是看了一场笑话。

  默默转过头,易舒继续迈步淡然走向教室,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看到易舒离去的背影,史敏儿褪去了笑容,原本柔情万种的眸子刹那间变成了戾气。

  易舒,弁天是我的,他爱我,只能是我的!

  她握紧了手,和其他两个女生并肩走向高二的教学楼。

  被假象蒙蔽的人沉溺其中不可自拔,无论是忠告还是威胁都已入不了耳。史敏儿坚信倪弁天爱着她,他会保护她,这样,殷宁又何足为惧?

  入戏太深的人,只会葬送自己。

  高考倒计时。

  亦魔、二模、三模接踵而至,而倪弁天却早已拿到一所重点大学的通知书,只要他通过面试,便可入校就读。

  史敏儿死缠烂打不让他去面试,而是希望倪弁天留下来高考,这样他仍可以伴她左右,让她每天都处于幸福的温床。

  那多大学也在北方,虽离殷宁的学校相距甚远,可离位于南方的柯州更远,失去他庇护的史敏儿又该如何?她无法承受这相思之苦,同时,殷宁往日对她的威胁又袭上心头,她终于感到了一丝害怕……

  即使史敏儿向殷宁汇报的时候都极力避开她和倪弁天的发展,殷宁一开始尚且能够相信她的说辞,久而久之便产生了怀疑。史敏儿能和倪弁天在一起本就受人嫉妒,原先和殷宁混过的小部分人仍在校内,不断有人向她打小报告。虽然史敏儿本人解释只是演戏,但以殷宁的性子来看,她的谎言持续不了多久了。

  倪弁天就是她的保护神,只要他还在,殷宁的残留势力就不敢对她怎么样。可是一旦他离开这里,她就凶多吉少了,殷宁绝对没有成人之美,而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类型。

  她必须做点什么,既能让她继续待在倪弁天身边,又能让殷宁不能动她的方法。

  而她史敏儿除了有几分姿色外便一无是处的女孩想到的唯一方法,只有一个。

  某天课间,倪弁天收到了史敏儿发来的短信:弁天,今日午休时间请来体育器材室,我有重要的事对你说!

  体育器材室是百中除天台外的另一个绝佳地点,外面的门锁一拉就掉,可是进去后从里面锁门就没有人进得来,是逃课潇洒的好去处。

  倪弁天给她回复了一行字,想了一会儿还是删掉了那排字,转而只发了“知道了”三个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