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大多数人来讲,高三是个不折不扣的地狱,除了两种人——学渣和学神。学渣就是那些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混日子到底的学生;而学神则是天赋超长,考试对其而言不过是一场游戏。

  倪弁天称其为学神并不为过,他的作业永远只做最难的那道题,因为成绩从未掉出前三,所以老师也默认了这种做法。

  所谓的学霸则是指易舒这样的,并不一定具备超凡的天资,但通过后天的勤奋和题海战术而成为佼佼者。

  易舒唯一要感谢倪弁天的就是给了他从学渣成为学霸的信念,而没有成为口头的空话。

  可惜霸难成神,当神因太过优秀而感到无趣和寂寞时,霸依然需要努力、再努力,要比别人快一步、再快一步。

  炼狱式的学习让易舒终于没有空闲再去思考乱七八糟的东西。倪弁天终于在他脑中暂时被抹消,唯有在他累极而思维一片空白时,他的影响才会一闪而过,但也仅是昙花一现。

  晴雨交替,斗转星移,昨天、今天和明天好像毫无区别,只是不断地重复机械的生活,如行尸走肉般度过一天又一天,在眼前变换、更新的只有考卷的试题。

  然后,日子也不知究竟过去了多久,一条消息终于又在颓靡的高三生中如原子弹轰炸般的威力传开。

  那个清心寡欲的,那个高高在上的,那个如神祇般的倪弁天有女朋友了。英雄难过美人关,他到底还是栽在了低一年级的高二段花史敏儿手里。

  史敏儿……怎么会是她?

  Q最A☆新ej章#节;上KA酷%匠网':

  一块石头砸进了易舒平静已久的深潭,泛起了层层涟漪,却又溃散得极快,好像从来就不曾发生过什么。

  好累,他已经没有任何余力去猜忌,去争斗,去耍心机,他必须告诉自己:易舒,你此刻的放弃才能有新的开始。

  借口也好,逃避也罢,他于倪弁天而言不重要,也无需在乎。

  ~~~~~~~~~~~~~~~~~~~~~~~~~~~~~~~~~~~~~~~

  柯州百中学生中的“改朝换代”是在殷宁那届高三毕业后开始的,殷宁比倪弁天和易舒他们高一届,当然她的高考成绩也是惨不忍睹。

  殷宁自然是不需要担心前途,她父亲是高官,随便给她塞个二流学校不成问题。但或许这次她父亲也狠了心,给她送到了离这儿很远的北方学校,誓要让她学会独立。

  学校内原本独霸一方的殷宁被大范围抽走了势力,随着高考的落幕,仍留在校内的低届生开始往倪弁天这里自发地围拢,却被他拒之千里。

  他有意为王,但他只爱孤傲的王。

  因为倪弁天的不配合,势力很快被打散,又汇合成一批批小势力,互相的牵制却换来了学校久久未至的平静。

  只是,平静向来都是用来打破的,并且,亲手打破了这局面的人正是倪弁天本人。在众多小势力中,他选择了挂名于一个微小势力中,即使如此,也足够他们来猖狂地迅速发展而成为新的霸主了。

  没错,那个微小势力的领头正是史敏儿,而她也清楚明白她会获得如此殊荣的原因。一切,都是她与殷宁的一场交易。

  殷宁向来都是个顽固程度不亚于易舒的人,甚至比易舒更甚,因为她有资本来为她的执着筑基。

  无论她怎么闹,她父亲都铁了心要把她送到北方的学校,连以死要挟都没能让他回心转意。但是,她绝不允许别的猎人伺机而动。绝不!

  她趁机前往北方城市的前一天,她决定搏上一搏。打开手机登录了QQ,她熟练地找到倪弁天的头像,虽然处于离线状态,但她的直觉却认为他不过是隐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