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二最后的期末测试结束那天,意味着地狱般的高三即将来临,连两个月的暑假都缩短到一个月了。

  易玦从医院出院了,在家静养着,一切都比以前更加小心。

  易家的生活拮据无比,所有好的都让给易玦,易舒显得更加销售,精神也有些不济。他没有告诉家人他在一家百货商店打工,但即使他不说,他的早出晚归也早就引起了易玦的注意,有一次易舒回来的甚至比舒仪还晚,易玦替他圆谎说最近出的课题需要和同学商讨。

  借走了十万,给了那个男人五万,易玦的病一共开销四万八千元,剩下两千他存到银行,拿着微薄的利息。他努力打工,只抽出十分之一用于日常开销,其余的全部存起来,等子瑞走的前一天就给他,或许连一万元也到不了,至于能让他的良心好过些。

  一整个暑假,他一天就打三份工,早上到下午两点的理货工作,然后赶到餐厅洗盘子,晚上到低年级的学生家里辅导课业。

  他行尸走肉般地重复着每天的工作,晚上回家后倒在床上就睡着,第二天又开始继续工作。忙里偷闲的时候,他会复习功课,但是没有动过一点暑假作业。

  易玦天天在床上养着,皮肤白皙,脸蛋也圆润了起来,而一向健康的易舒双颊凹陷,眼睛死气沉沉的一片,原本就不白的肌肤更加黯淡无光。

  不只一次劝易舒放弃几份工作,但他只是摸摸易玦的头发叫他不要担心。

  开学的前一周,易舒接到了一个意外来电,是子瑞打来的,他说一周后就准备出国了。

  易舒有些惊讶,问他为什么这么快就走了,实在是有些突然。

  子瑞说:“你知道郭子潇的动向吗?”

  “诶?为什么提起他……”

  他被退学的是闹得太大,好一点的学校都不敢收他,差一点的他们又看不上。

  “难道说……”易舒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

  “嗯,他父母决定要他出国,不过他的英语烂得可是出名的,所以他找到了我,他家出钱供我读书,我负责带好他们的宝贝儿子,让他能在英国顺顺利利地混完。”子瑞只是简单滴说了一下,不过听他的语气就知道他还是挺高兴的。

  易舒不忍坏了他的兴致,只好附和道:“啊,那恭喜你。那天需要来送你一下吗?”

  “嗯……还是别了,听说他妈妈还打了你。总之,QQ也好,微信也好,随时可以找我,不过你这家伙,既然手机都开机了,为啥不上QQ,为了那家伙值得吗?”

  子瑞的语气有些愤愤不平,易舒想了一会儿才明白过来“那家伙”指的是倪弁天。

  “‘天书’那个号我不再上了,我会上大号的,不过别期待我会即时回复。”

  “是是,易舒大人,您可真忙啊。”或许是心情不错的缘故,子瑞久违地调笑着。

  但是易舒却没有那个心思,草草应付了几句便收了线。

  J酷匠P网d正版6首OK发'

  他长呼了一口气,将手机放到桌前,将脸埋进了双拳中。抑郁,强烈的抑郁……就好像你拼尽全力跑完了百米赛跑,但最后却被罚因抢跑而被记为无效成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