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舒始终没有抬头,他怕轻易动弹一下,贮在眼眶里的眼泪就会流下来。

  众人好像完全遗忘了于妈的存在,她轻咳了一声道:“郭子潇同学,你有什么去向安排?”

  他从容地笑了笑,眼底却带着苦涩,“谁知道呢,总有去处的。”他故意说得轻松,引来一些同学的交头接耳,不外乎是什么富二代当然不用担心前途啊之类的。

  郭大少充耳不闻,迈开长腿准备离开,一个身着华贵的美妇人却突然出现在了教室门口,众人纷纷将视线转移。

  “妈,你怎么上来了?”郭大少有些惊讶,怕是母亲嫌他动作太慢上来催他了。

  “怎么,还怕你妈拿不出手吗?”郭母年纪四十出头,皮肤保养得却仍像二十多岁的少妇,一头蓬松的黑色大波浪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恰到好处的妆容配上一身干练的职业套装,让人联想到职场女强人。

  “不是,你在下面等我就好,何必穿着高跟鞋走那么多楼梯……”他的视线移到了她的脚上,一双漆光打底的黑色高跟鞋,鞋尖是手工缝合的鳄鱼皮。

  “管好你自己,我就是太宠你了才把你宠坏了。“郭母美眸微瞪,将儿子的话堵了回去。

  “郭夫人,有什么事可以帮忙的吗?”于妈已经深刻怀疑自己的存在感了,为什么一个两个都当她不存在似的?

  听到于妈发话,郭母才正视了她一眼,道:“照片里另一个男孩是谁?”

  “妈!”

  郭大少想要打断母亲的问话,却被狠狠打断:“闭嘴!”

  教室里安静了一会儿,一个身穿被洗得快有些泛黄运动校服的男生站了起来,他的背脊挺得很直,却不肯抬起头颅。

  “抬头。”郭母发话,威严的气势不容拒绝。

  易舒犹豫了一会儿,确定眼泪不会直接淌下来才抬起头对上郭母的视线,狭长的丹凤眼含着粼粼的水光,青涩的脸庞却有着与年龄不相符的坚定。

  这回郭母没多说什么,直接甩了一耳光子给易舒,他并不白皙的脸上泛起了异样的红色,被储在眼眶中的泪水终于滑落下来。

  “小小年纪不学好,你自己说该不该打?我替你妈好好教训教训你!”

  “郭夫人有话好好说,不要对学生动手啊!”于妈终于反应过来,上前拉开了郭母,郭大少也急忙扯开母亲。

  “妈!这事是我的错,跟他没关系,有气你就冲我吧!”郭大少看到易舒十分狼狈的样子,心下不忍,不管怎么说都是自己母亲太鲁莽了。

  郭大少架着母亲往外走,他可不想让别人再看戏了。

  “死小子你还敢顶嘴?我气,当然气!我气你被这种男生就迷得晕头转向,尽丢我们郭家的脸面!”郭母挣扎着,但儿子的力气却比她大出许多。

  易舒抬起胳膊在衣服上蹭掉了眼泪,这泪不是因为肉体疼痛而流的,而是比那痛上千百倍的心灵创伤。

  “郭夫人,请你自重。”他的语气很平静,擦掉泪水的脸上只有一脸倔强和沉稳,有那么一瞬间,郭母以为自己看错了人。

  郭母最终还是被郭大少拉走了,免费看了一场闹剧的同学们开始活跃地交流起来。易舒重新坐下,和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只有脸上的火辣还在提醒着他这并不是一场梦境。

  “安静上自习!”于妈吼了一声,又对易舒说:“脸上没事吧?要去保……”

  “不用了老师,我没事的。”比起心里那股抑郁难平的愤怒,这点小伤对他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他以为往后的生命中估计不再会出现郭大少了,可是世事难料,命运总有一根无形的绳索将众人缠绕在一起,逃不开,剪不断……

  Ts酷"{匠网*正版`◎首1u发I5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