狭长的桌子对面坐着几个校领导,正一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地看着他们,就像审讯犯人的架势一样。

  郭大少和易舒并排坐在桌子的另一边,压迫的视线一直没从他们身上离开过,心理承受能力不好的人估计马上就会投降。

  易舒不动声色地坐在椅子上,眼神一派坦荡,但仔细观察还是能发现校服运动衫已经紧紧地贴上了后背。他必须冷静,只有这样才有为自己申诉的转机,一旦惹恼了眼前这几个人,他们将罪名强行压到他头上的话,有一百张嘴都说不清。

  他唯一明白的事,这些人要毁掉他的前途很简单,而且不出乎他意料的话,他们将会把事情的罪恶源头往他身上抛。

  郭家要帮儿子抹消一个记录很简单,只需投给学校一笔钱。可是,他呢……

  他悄悄往旁边斜了一眼看郭大少的情况,却看到他低着头一脸沉郁的样子。

  说实话,这次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照片确实是让人动了手脚,但是他们两个出现在同一个画面中却是不容更改的事实。到底他们该怎么做才能全身而退,而郭子潇是否肯配合他又是个问题。

  掌心密密地出了汗,易舒的眼神也不自在地飘了一下。

  酷匠◎网m唯%;一4*正版!,*其@?他Mp都l;是{*盗I版

  看到两人渐渐沉不住气,校领导明白他们出击的时间到了,只有慢慢磨光了他们的锐气,才能打乱阵脚,让他们最快认错。

  教务处主任轻咳了一声,表示正式开始询问,她是个拥有丰腴体态的中年女性,一身修身的职业西装托着她傲人的胸部。

  她推了推眼镜,果断先从易舒下手。

  “易舒同学,请你诚实回答我的问题,如果你的态度良好,我们会考虑减轻你的处分。”见易舒点头后,她将一叠打印出来的纸堆到易舒面前,问道:“这里面的人是你吗?”

  易舒倾身向前,装作第一次看见这些东西的模样,然后很认真地识别着。他抿起了唇,这么做完全就是为了拖延时间让郭子潇说句话,如果郭大少不表态,他就不清楚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也想不好应对的策略。

  但是,直到他看完了最后一张照片,郭大少依然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坐在那里充当“思考者”。

  “怎么样,看了那么久看出些眉目了吧?”主任不耐烦地催促道。

  易舒只好放下照片道:“PS的痕迹很严重,我实在无法确认,就体型上来看,和我有几分相似。”

  主任皱起了眉头,她似乎有些小瞧眼前这个戴着黑框眼镜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男孩了。虽然是既不承认也不否认的态度,却让人无可指责,因为他说的没错,这些图的唯一缺陷就是PS太过了。

  “易舒同学,难道你连自己都分不清是不是自己本人吗?”主任提高了声线,释放了无形的威严。

  “如果一件事对我来说很正常,我不记得又有什么奇怪?我想对于助人为乐的郭子潇同学来说,为忘了带伞的男同学借一借伞也是非常乐意的。”易舒刻意加重了“男同学”三个字,好像这件事再平常不过,何必拿来说事。他故意把话题引到郭大少身上,就是为了让他开口表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