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回到教室,不安分的郭大少就立即贴了过来,嬉皮笑脸地问道:“易舒,于妈找你问什么呀?”

  易舒翻开物理练习题,提起笔头也不抬地说:“离我远点吧,于妈已经察觉到什么了,你的亲亲宝贝们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呢。”

  “哈——”郭大少拖长了声调,在他旁边的座位上坐下,露出一口白牙道:“你是不是在吃醋呀?我早就跟她们分了,是她们自己死皮赖脸的。”

  “死皮赖脸么……”易舒手中的笔顿了顿,对于之前他为倪弁天做的一切,是不是可以算是死皮赖脸呢?

  如果对方同样爱上了你,那么你的死皮赖脸就是执着的体现,可惜的是,对方不爱你,那么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犯贱。

  “郭子潇,你的感情游戏,我玩不起的。”易舒的笔尖在纸页上发出沙沙的轻响,郭大少不做声,听他说下去,“你有约的家世可以很轻易地得到一样东西,带式因为太容易所以你便很快厌倦。你觉得我有趣,不是因为我真的吸引到了你,而是你觉得我的存在违背了你之前的观念。”

  易舒的视线不曾从纸页上转移分毫,嘴上却口若悬河地给郭大少洗脑,因为这番话他已经说过不知道多少次了。

  以往郭大少都要辩解个半天,可是今天却意外地安静。易舒疑惑地抬起头,手中的笔却突然被抽走,猛得摔在了地上。

  清脆的声响引人注目,不少同学都将好奇的视线投向这边。

  更e{新\最_快上酷K匠‘8网~v

  易舒皱起了眉头,看来暴风雨前的平静已经维持不住,眼前年少气盛的少年终于沉不住气要爆发了。不过这样也好,他就有足够的证据说明两个人根本合不来。

  所有人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今天体委追求副班终于要有个结果了吗?有的人看中带着好奇,有的带着鄙视和厌恶。喜欢郭大少的女生更是既兴奋又紧张,恨不得他一怒之下打一顿易舒,看他还怎么装清高。

  只是令所有人都出乎意料的是,郭大少渐渐敛去了那一副盛怒的表情,转而露出了十分悲伤的神情。

  “易舒,你看着我。”郭大少的声音永远都是阳光而充满活力的,可此刻却心酸得快让人落泪。

  见他一副快情绪失控的样子,易舒也有些慌乱,更加不愿看着他。

  他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看,你就是这样,连看都不看我一眼,你的心到底有了谁,才一个眼神都不施舍给我?”

  谁都听得出来这话有多自嘲,易舒自然也明白。郭大少想用这话激他,他抬头对上他的眸子,很认真地对他说:“是,我就是这般,你早该看清的。”

  他的瞳孔收缩,倒映着易舒不青涩却也不成熟的倔强脸孔。原来他当真这样绝情,连一个台阶都不让他下,他确实喜欢他,却也不允许易舒这样践踏自己的感情。

  “如果你心里真是那个人的话,你的结果会和其他人一样。”郭子潇冷冷地丢下一句话,面无表情地从其他同学面前经过,整个教室都处在了冷到极点的氛围中。

  所有人将视线转移到了易舒的身上,却见他狭长的丹凤眼中毫无波澜,弯腰捡起被丢掉的笔,换掉了笔芯之后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继续做题。

  诡异,太诡异了……同学们突然意识到副班才是一个真正不能惹的人,简直是杀人于无形的作风,为什么以前居然没发觉呢?

  他突然抬起头向四周扫视了一圈,惊得那些看好戏的人忙装作在做各自的事。其实易舒只是以为大家一时间全都安静了下来是上课了,但环视了一圈后发现果然是自己想多了。

  从眼镜盒里取出黑框眼镜戴上,发觉自己越来越依赖于透过镜片看这个世界,让他把这不真切的生活看得如此透彻与清晰。

  易舒与郭大少之间的不明关系被他一个人强行掐断,他不相信一个虽即将成年却仍不过是个心智不成熟的少年能站起来愈挫愈勇。况且他本就希望郭子潇能够放弃,无论对易舒还是对郭子潇都是最好的结果。

  可惜,事情总是不按预期的方向发展,也总有人不安于短暂的平静。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