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发榜事件过去一周了,一切又好像归于了平静,易玦的病情得到了控制,舒仪又回去上班了。

  最j新JG章i;节z(上DB酷`匠(网pP

  那之后,易舒再没有遇到过倪弁天,或许是他下定决心要断掉念想,便有意无意躲着他。

  不需要再发光发亮吸引倪弁天视线的他变得像以前一样沉默寡言,也不再过问任何班级事务。他的整个生活重心都只围绕着学习,他希望能考上一个好一点的大学,为将来早作打算,他一定要让妈妈和弟弟过上好日子。

  郭大少的追求攻势丝毫不减,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他们两人心照不宣地不去提那天发生的事,但除了必要的礼节用语之外,易舒的反应依然淡得可怜。

  女性天生就是一种嫉妒心极强的生物,即使他们或多或少都从郭大少那得到了他们想要的好处,但是贪婪一旦被满足过非但不会消减,只会越发渴求。

  再笨的人也能看出端倪,况且郭大少从来都不是一个低调的人。

  学生的恋情被不被发现一般就看同学的保密工作做得是否到位,而既然同学中已经出现了不满的人,那么被于妈听到风声也只是早晚的事了。

  果然,一天下课后易舒就被叫到了办公室于妈摆出一副知心姐姐的样子,决定和易舒展开一次关于人生的探讨。同性恋这种东西,虽然在那时候不被普及,但是不代表不被认知,身为一个教职工,于妈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问题,但是对于妈来说易舒是个好学生,还有被挽救的余地。

  抱着无限美好打算的于妈还没开口就被易舒抢了先机,“老师,你如果想问我和郭子潇同学的事的话,我非常坦诚地告诉你我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希望您不要听风就是雨。我想老师你应该是个明事理的人,所以不会这么做的吧?”

  “那……那是当然的!”于妈的长篇大论一下子失去了地基,分崩离析地很彻底,只好和易舒东拉西扯聊了点学习上的事。

  “老师,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还有几题没解完呢。”他几乎没给于妈多少反应的时间便已经站起了身,礼貌性地鞠躬。

  “啊,那你先去吧……”于妈尴尬地推了推眼镜,看着易舒纤细的背影消失在了转角口。

  “诶,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学生。”于妈摇了摇头,她确实喜欢优等生,可是她却讨厌过分成熟和精明的孩子。

  明明一年前还是个骂不敢还口,默默无闻不说,甚至有点畏畏缩缩的男孩,到底是什么促使他让自己快速成长?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身为班主任,于妈自然了解易舒家的经济状况。如果真如同传言说的易舒和郭子潇走在了一起,那也肯定是易舒搭上了他,毕竟郭子潇家的情况,要什么样的女孩子没有,而且偏偏还非找了个易舒这样的……男孩?

  于妈理了理教材,看来最近要盯紧点,可不能让易舒做什么错事影响了他的成绩,不然她的奖金可又要少了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