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舒,你想清楚,殷宁现在没对你出手可能只是觉得你的威胁还小。方归燕可能已经料到自己会出事,他在信上特别提醒要远离殷宁,看来他还不是泯灭良知的人。”子瑞推心置腹地劝诫他,希望他不要不如方归燕的后尘。

  “不会了……”易舒摇了摇头,属于他和殷宁之间的战争从他推开倪弁天的那一刻起便瓦解了,想必殷宁也没兴趣和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斗。

  只不过这只是易舒一厢情愿的想法,殷宁的世界里易舒虽不是个强敌,但却是个要她拿出精力去对付的人,倪弁天和郭子潇的视线都有在易舒身上停留,所以暴力除去不太行得通。

  “这信,你拿着吧,毕竟道歉的对象是你。”易舒没有接子瑞递过来的信。

  “好吧。”子瑞长叹了一口气,又像是长舒了一口气。代我向小玦和伯母问好。

  “我会的。”易舒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子瑞靠在门边看着易舒明显有些跛的脚离开,他干涩地笑了几声。是为了不让自己担心才故意不提起的吗?不过他陈子瑞向来顺人意,既然不想让他知道,他又何必故意提起。

  抽出了信封里的信纸,一张普通的A4纸,上面布满了褶皱,可想而知方归燕写下信的时候是十分紧张的,手里的汗水都弄皱了纸张。

  子瑞看完了信的内容顿时便明白了方归燕的心情,这封信不仅是封道歉信,更是封控诉信。

  方归燕曾有一段时间是殷宁的得力助手,那时候殷宁染上毒瘾,负责取货的就是方归燕。他之所以不敢自己一个人独掌秘密的原因就是怕自己离开殷宁后就会被“处理”,而这封信恰好成了契机。

  也就是说,只要指控殷宁的人不是方归燕,殷宁就不会让方归燕从此消失,因为她没有证据指证方归燕是泄密者。

  这封信就是一个定时炸弹,子瑞本来想交给易舒,这样他就有了对抗殷宁的筹码。可是当易舒拒绝的时候,他却鬼使神差地没有把信的秘密告诉他。他有一种莫名的预感,这信将会对他起到重要的作用。

  走出楼时,车夫依言等着易舒,两指间还夹着一根烟,颇为惬意的样子。

  看}正}《版。章WE节p上酷匠?《网

  生活不管贫穷还是困苦,只有给自己一个精神支柱,才能发现悠然和闲适都是自己创造的。和自己过不去的人,就算拥有亿万资产,也找不到生活的方向。

  回到属于自己家的筒子楼,他麻利地将热粥放入保温罐,又简单带了点下饭的小菜。他知道妈妈最近胃口一直都很差,他怕小玦还没恢复妈妈就倒下了。

  成功完成交待的事后,他揉了揉太阳穴,然后又马不停蹄地赶回医院。

  清香的菜肉粥果然让两人食指大动,洁白的米粒和碧绿的菜叶互相融合,肉末均匀分布着,口感完全不油腻。

  易舒见妈妈和小玦将粥吃了个底,这才想起自己还没吃过便只好吃了点小菜,然后往太阳底下一坐,开始温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