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颠簸的人力车震得易舒有些昏昏欲睡,筒子楼的街道小巷都比较狭窄,公交车站离这儿有不少路,易舒便难得“奢侈”一把。

  车轮压过青石板路左摇右晃,不过车夫似乎已经习惯了,依然很悠闲地踩着车。他的背部有些佝偻,踩车却十分有劲,一张沟壑的脸上写满了朴实。

  “大爷你要是累了就休息休息。”易舒好心道。

  他们贫苦人家出生的最能互相体谅,也没有什么高人一等的想法,从另一方面来说倒是挺平易近人的,但他们骨子里却总有一种淡淡的自卑感。

  “小伙子,别看我这把老骨头,还有劲着呢!”

  车的的话逗笑了易舒,让他有些紧张的心情变得平静了些许。

  易舒下了车给车夫钱,车夫问道:“小伙子,你等会要去其他地方吗?”

  易舒点了点头道:“还要回家的。”

  “你把书包放这儿吧,我等你下来再载你回去。”车夫笑了笑,眼角的皮拢在一起形成了深深的纹路。

  “大爷,这……耽误你做生意了吧?”易舒有些不安。

  “没事,我正好休息会儿呢!”说着他往后座一靠,“来,书包搁这儿,保准给你看好!”

  “谢谢大爷了。”易舒不再推辞,将书包放到了车上,转身进了筒子楼。

  易舒并非第一次来子瑞家了,但他这次到访没那么理直气壮,毕竟他欠了子瑞一个很大的人情。

  他一直都觉得在他和子瑞的友谊中,他总是不断地索取,而子瑞却心甘情愿地付出。这本是一段不公平的感情,但是两个人的固执却意外地贴近,或许他们一些潜在的共同点才让他们默契无比。

  来到他家门前,他敲了敲门,不一会儿门便开了。

  子瑞的鼻梁上架着一副蓝黑框的眼镜,此时有些滑落,他把眼镜推回原位,掩盖了他青色的眼圈,笑问道:“钱收到了?”

  “大概吧。”易舒勉强一笑,“你知道的,我来这里,也不过是想跟你说声谢谢。”

  “我知道,我知道。你这家伙不就是良心上过不去吗?你这小混球,真的有良心还问我借那么多?老子的血汗钱都被你抽干了!”子瑞一边抱怨着,一边勾住了他的脖子把他往屋里拽。

  易舒停住了脚没进去,在子瑞疑惑的眼神下解释道:“家里还煮着东西,要给小玦送餐去。”

  闻言子瑞也没有勉强,但分明显出了几分落寞。

  “等等,看完这个再走。”子瑞突然出声。

  易舒点头,站在原地等他,不一会儿便见他举着个白色信封出来。

  “匿名道歉信,是你让那个人寄的?”子瑞甩了甩手中的信。

  被他识破,易舒便也大方承认了。

  “这个人,是不是叫方归燕?”见易舒一脸惊讶的样子便知自己的猜想没错,他继续说道:“他前段时间转到我表妹的高中了,一所分校,挺鱼龙混杂的。之所以知道方归燕是因为他转校第二天就被围堵殴打了,肋骨断了三根,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只剩最后一口气,不停地喊:‘殷宁姐,我错了,饶了我……’”

  易舒背部一阵寒意,他没想到方归燕最后的结局会是这样,同时他也震惊于殷宁的势力。这真的是一个十七岁少女做出来的事吗?

  f…最~新H章…节a上酷匠x%网u~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