门被打开,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出来,他连忙迎上去问:“里面的男孩怎么样了?”

  x酷匠C网D唯Vq一正($版;,其他tM都;N是R盗版o@

  “你是?”医生疑惑地看了看他的学生装扮。

  “我是他的……他的哥哥!”他明白,如果说是同学的话,医生只会嘱咐他去找他的家长,而不会告诉他实情。

  果然,医生听到他的回答后,面色略有好转道:“叫你们父母尽快把医药费交掉,你弟弟他有先天性房室瓣闭合不全,应该避免剧烈运动和过度的情绪波动,只要做到了就不会有什么大碍。”

  先天性房室瓣闭合不全,先天性心脏病的一种。这样的他到底是怎样在操场上飞奔起来的?他知不知道自己有心脏病?他又为何会突然病发?

  无数的问题占据了他的脑海,只能说易舒给他带来的震惊太多,他无法想象一个如此瘦弱的女孩到底是什么支撑它不倒下。

  “医生,我可以看看他吗?”

  “可以,等会儿会转到普通病房去,记得叫你父母快点把钱交掉!”

  医生又提醒了一遍,看到男生点头后才安心离开。

  很快,心电图室的门被再次打开,担架床被推了出来。易舒已经清醒了,只是脸色还有些苍白,他看到他还在这里,有些惊讶地睁了睁眼,尔后又归于平静,像是一潭死水,失去了它往日的灵动。

  他用手肘撑起了身子作势要起来,被倪弁天又压了回去骂道:“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吗?”

  易舒垂下眼睑道:“我不能住院,已经没有钱了。”

  “你弟弟的命是命,你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我没事,医院喜欢夸大事实,况且这种病住多久院都没用。别管我了,把手机还给我,你回去吧,关于你的事……我什么都不会告诉别人的,你放心吧。”

  他伸出手向他索要手机,青色的脉络显得皮肤更加苍白无力,明明他是拥有健康肤色的男孩,却被折磨成了这样。

  “你到底在胡说些什么!”

  “我说,别、管、我。”

  颤抖着声音说完,他的手更加坚定地往前伸了伸。他绝对不能让他就这么卷入,他可以接受任何人的施舍,除了他。

  他很生气,易舒知道。但这就是现在他想要的效果,无论之前倪弁天是否对他存有了一丝丝好感,他都要亲手打破。

  喜欢倪弁天的第一千零六十一天,他终于明白,从一开始他就是输家。无论他对他是怎样的感觉,现实都不允许他们在一起。

  一个是自卑的天之骄子,一个是骄傲的贫苦人民。

  自卑也改变不了他发光的事实,骄傲却同样改变不了他的命运。

  生活的苦痛折磨,到底在哪一天、哪一刻能够结束?那一天、那一刻或许才又爱你的资格。

  明白了,终于明白了,一切都只有易舒一个人在犯傻而已,所以,不在乎再一次了吧。

  倪弁天把手机放到了他的掌心,滚烫的,带着他的体温,仿佛要灼烧了他的皮肤。他有恢复了平日里掩藏一切的表情,他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他放心地对着他的背影流泪,因为他很清楚,他绝对不会施舍一个回头。

  他走远了,消失在了转角处。

  抹掉眼泪,他用力地拍打了几下自己的脸颊,直到泛起不正常的红晕。

  痛,才足够清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